荒原第二季

荒原第二季
英文名:
IntotheBadlandsSeason2
別名:
荒蕪之地,深入惡土,深入險地,窮山惡水,美版西遊記
主演:
吳彥祖 阿拉米斯·奈特 歐拉·布萊蒂 莎拉·伯格 艾米麗·比查姆 奧利弗·斯塔克 瑪德琳·曼托克 艾麗·艾恩奈茲 尼克·弗羅斯特 馬爾頓·索克斯
狀態:
更新至1-10集
類型:
歐美劇,劇情,動作
導演:
尼克·科普斯,托亞·弗萊瑟,帕科·卡貝薩斯,馮德倫
編劇:
艾爾弗雷德·高福,邁爾斯·米勒
播出:
2017-03-19
平台:
AMC
劇情:
第1-2集 荒原第二季第1集劇情介紹 極荒之地 六個月後,惡土已恢複了平靜。在潔德的… 簡介劇情

喜歡看“荒原第二季”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荒原第二季第1集劇情介紹

  極荒之地

  六個月後,惡土已恢複了平靜。在潔德的運作下,大家都相信是萊德殺死了奎因和雅各比。雖然奎因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但已經沒人在意。潔德如願做了領主夫人,萊德也擁有了三塊領土,以及其他領主的尊重和大批剪刀軍的擁護。然而豔寡婦可不打算一輩子蟄伏在庇護所裏,她廣施恩惠,拉攏並收留賤民,導致油田的勞動力不足,產量下降。萊德此時極度膨脹,沒有仔細思考便帶著潔德前往油田視察,正中豔寡婦和蝴蝶軍的埋伏。剪刀軍被打得措手不及,萊德損兵折將,連潔德都落入敵手。豔寡婦沒有為難潔德,隻是讓她給萊德帶個話,這片領土從此物歸原主。

  這段時間裏,MK在深山中接受著武師艾瓦的培訓。身邊都是同類人,讓MK覺得自己不再是個異類。而他表現出的能力讓艾瓦都有些無法駕馭,這就讓MK開始向往著更高的階段。在與宗師見過麵後,MK明白了自己的修為尚淺。但宗師也了解到了這個孩子體內蘊含著的潛力無可限量,便決定親自指導MK的修煉。

  最苦的應當就是桑尼,被河帝賣到極荒之地做苦工。這片荒涼的地方,到處殘留著古代文明的遺跡。波爾多礦的礦主是這裏的地頭蛇,領著一幫監工殘酷的壓榨著苦工。苦工們幾乎沒有一天休息,隻有完成了當天的定額才能吃頓飽飯,而完不成定額的人將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波爾多礦其實就是千年前的垃圾填埋場,裏麵的垃圾經過長時間日曬雨淋,已經慢慢石化。苦工的工作就是在充滿毒氣的坑道裏挖掘出古文明留下的物品,直到死亡。為防止逃跑,每兩個苦工的腳會被鐵鏈鎖在一起。桑尼的搭檔是身材龐大臃腫的八戒,一個純粹的利己機會主義者。不過八戒有個好處,除了睡覺,他的嘴永遠不停,有時也會給桑尼帶來些有用的消息,以了解惡土的情況。這個胖子看似愚笨,其實心機頗深,從後背上的紋身就認出桑尼曾是剪刀軍。但他從沒有跟任何人說起,一直藏在心底,等著最好的出售時間。

  桑尼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回惡土,找到薇兒和自己的孩子,腳上的鎖鏈和旁邊肥胖的八戒,成了他最大的累贅。每周波爾多礦都會有場搏鬥之夜,無非是讓那些一直無法完成定額的苦工在競技場裏被高大的屠夫用各種方式打死,在血腥中滿足其他苦工的優越感。苦工們圍在競技場周圍興奮的大叫著,桑尼卻從中看到了逃離的辦法。隻要進入競技場,他就有辦法逃走,隻是還需要一張礦山的地圖。

  找地圖並不成問題,八戒找到年紀最老的苦工,手工繪出了礦山地道的草圖。同時桑尼每天將自己的勞動成果送給別人,讓自己無法達到監工要求的定額。八戒看出桑尼是在策劃逃跑計劃,可桑尼拒絕帶他一起逃走,讓他心生怨恨。恰巧身邊有個苦工挖出一枚黃金戒指,八戒一把搶過來歡歡喜喜的向礦主邀功。哪知一枚純金戒指隻換來24小時的休息時間,失望之餘,八戒向礦主透露出桑尼剪刀軍的身份,還有逃跑計劃,想用桑尼的自由換取自己的自由。

  桑尼被監工押走時,心裏充滿了對八戒的痛恨,還有無法再見薇兒的絕望。此時的薇兒虛弱的躺在陰暗的地下室,身邊響起新生嬰兒的洪亮哭聲。她低頭激動的看著自己的孩子,但抬起頭來,看到奎因似笑非笑的麵容,心中不免擔憂。

  荒原第二季第2集劇情介紹

  惡土內外

  在桑尼被抓走的那一晚,薇兒回到小鎮隻看到街頭鮮血橫流。桑尼的刀被折斷丟棄在地上,角落裏奎因奄奄一息。薇兒救活了奎因,出於感激,奎因也對薇兒照顧有加。經過幾個月的休養生息,奎因聚集了一批仍向他效忠的剪刀軍,秘密訓練,尋找機會東山再起。薇兒的孩子出生後,奎因特地按惡土的古老傳統,進行授名儀式。奎因就著犰狳殼喝下鹿血,將嘴角殘留的血抹在孩子的額頭上,並向手下宣布孩子以後就叫亨利。

  而莉蒂婭的隱居生活則被打亂。沒有了奎因的保護,浪人偶爾會來到深山進行騷擾。兩名浪人不僅攪亂了正在舉行的婚禮,還想對帕裏斯行凶。信徒們都跪在地上,對惡行不做絲毫反抗,接受諸神安排的命運。莉蒂婭冒著生命危險殺死浪人,救下大家,得到的卻是父親的斥責和其他人異樣的目光。她想向兒子尋找幫助,但被萊德無情的拒絕。

  萊德正忙著召集領主秘會,這個消息傳到了沃多的耳朵裏。蒂爾達成了蝴蝶軍的攝政王,沃多則是豔寡婦的謀士。萊德召集秘會,說明萊德不敢與豔寡婦正麵對決,隻有通過這種方式說服其他領主,一起討伐豔寡婦,奪回油田。豔寡婦覺得,如果去參加秘會,就是有去無回。不過沃多另有考慮,萬一其他領主答應了萊德的要求,以蝴蝶軍的力量無法抵抗這麽多軍隊。不如參加秘會,據理力爭。如果說不通,就在會議現場大開殺戒,玉石俱焚。

  惡土之中,暗流湧動。惡土之外,也不安穩。MK在宗師的指導下,開始從失去的記憶裏尋找黑暗的自我。桑尼則要想辦法逃出波爾多礦。八戒以為自己出賣桑尼就能換來自由,沒想到他的叛徒行徑讓礦主很厭惡。作為懲罰,桑尼被丟進了競技場,但為了降低桑尼的殺傷力,桑尼的左手被鎖上鐵鏈,鐵鏈的另一頭是肥胖的八戒。兩人成了一根繩上的螞蚱,桑尼忙著對付屠夫時,八戒幫著選擇逃路的路線。

  穿過迷宮般的礦道,兩人踏上一望無際的大草原。八戒看著久違的綠色,心情無比激動。他掏地洞抓地鼠,生起一堆火就想吃。桑尼沒他這樣的好心情,要想辦法砸開手上的鐵鏈。徒勞的砸了一通後,還是八戒用手裏的牙簽捅開了手腕上的鎖眼。也許八戒是很現實,而且貪吃、怕死,可他的小聰明也的確是回惡土的旅程中不可缺少的。正好八戒也想去惡土處理一些未曾解決的事,就這樣兩人穿過荒原來到了惡土邊界。隻見邊界上聳立著數百米高的圍牆,綿延數萬公裏,如何越過高牆,成了眼前最大的問題。

歐美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