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弄的鍾聲

桂花弄的鍾聲
別名:
外灘的鍾聲,桂花弄的鍾聲
主演:
俞灝明 吳謹言 陳瑾 代旭 陳潔 牛犇
狀態:
更新至1-36集
類型:
大陸劇,劇情
導演:
管虎,費振翔
編劇:
洋子,李雲良
播出:
2018-12-10
平台:
浙江衛視,安徽衛視
劇情:
第1-2集 外灘鍾聲第1集劇情介紹 1966年夏天,文革的風暴已經波及到上海外灘後麵的一… 簡介劇情

喜歡看“桂花弄的鍾聲”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2集


  外灘鍾聲第1集劇情介紹

  1966年夏天,文革的風暴已經波及到上海外灘後麵的一條叫“梧桐裏”的弄堂。

  阿盛帶著幾個紅衛兵來到俞佩佩的家,要找到那把大提琴,那是資產階級的樂器。此時,俞佩佩的外婆,音樂學院教授何音,正在學校被紅衛兵批鬥。

  俞佩佩抱著大提琴逃了出來,阿盛帶著紅衛兵去追,經過弄堂,正好被住在樓上的杜心生看到,他從窗口扔下一個鉤子,俞佩佩把大提琴盒勾住鉤子,杜心生把大提琴拉上樓。

  批鬥大會中,小組長要弄堂的街坊鄰居揭發何音的“罪行”,同住一條弄堂的胖嫂、周姐、老虎灶爺爺並不願意揭發陷害何音教授,找借口離開批鬥大會。

  阿盛不懷好意地打量著俞佩佩,扯下她肩膀上軍綠包,從裏麵倒出一疊樂譜。阿盛逼她交出大提琴並打了俞佩佩一個耳光,不僅拿水潑她,還拿剪刀去剪她的裙子。

  杜心生從樓裏衝出來,擋在俞佩佩的身前,他和阿盛廝打起來,杜家的兄弟姐妹跑出來,拿著菜桶扣在了阿盛頭上,擺平了阿盛。

  杜家一家六口擠在石庫門的房子裏,杜母和杜心生讓俞佩佩把琴藏在杜家,俞佩佩擔心連累他們,但杜心生向佩佩保證,會保護好大提琴。

  杜家兄妹對大提琴充滿好奇,就在俞佩佩撥動琴弦的時候,阿盛帶著一幫紅衛兵衝到杜心生家裏。

  杜母帶著孩子在門口盡量拖住阿盛,杜心生帶著俞佩佩和大提琴躲在廚房裏。就在阿盛快要發現他們的時候,杜父回來,並趕走了阿盛他們。

  杜師傅幫忙將大提琴藏到海關鍾樓,埋在沙床裏麵。阿盛不服,繼續找俞佩佩的茬,一日,俞佩佩被紅衛兵抓住。阿盛扳過她右手準備用搬磚砸下去,揚言“我們不鬥你,隻是廢了你的手!”正要砸下的瞬間。杜心生趕到。

  阿盛仗著人多,把杜心生綁了起來,一陣毒打,阿盛的哥哥阿昌趕到,製止了阿盛們的暴力。杜家正在吃飯,小組長上來告杜心根的狀,一家人團結應付過去了。

  阿盛猜到大提琴的藏匿處,帶著紅衛兵衝進海關鍾樓。阿盛在激情振奮地演講:“在新中國的海關大樓上,不能容忍繼續敲響英帝國主義的報時音樂,帝國主義統治的殘餘鍾聲不能再響了!我們要聽東方紅!”。

  潮水般地紅衛兵們衝進海關大樓,並直接往鍾樓上衝,場麵有些失控。

  杜師傅為了保護海關鍾樓這個曆史的遺跡,奮勇阻止阿盛這幫人衝擊鍾樓,他和阿盛發生衝突,被阿盛推下樓去,此時,杜心根正好看到杜父跌落的過程,但隻看到了紅衛兵的包並未看到與杜父發生衝突的阿盛。杜心根慌亂中跑出鍾樓,被正好駛過的車撞暈。

  醫院中,杜父重度昏迷,心根隻是受了輕傷。最終杜父還是去世了。杜家兄妹在家裏給父親的亡靈點蠟燭放紙船,鄰居們也都來了,胖嫂、周姐、小滑稽、老虎灶爺爺也都帶著杜師傅生前喜歡的東西,安慰著杜母和孩子們。

  俞佩佩帶著留聲機來到杜師傅靈前,想用大提琴聲為杜師傅送別。

  夜晚,杜心生對著父親的遺照,表示會好好照顧這個家,照顧好家裏的人。一家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外灘鍾聲第2集劇情介紹

  苗師傅是杜師傅的結拜兄弟,他向組織提出讓杜心生頂替其父來海關鍾樓工作。並親自帶杜心生了解鍾樓的運作。杜心生向苗師傅表達了對父親死因的疑問,認為是有人把父親推下樓的。

  杜心根的惡作劇讓小組長找上門來警告杜家,說是政治問題,再不管教就要送進勞教所。杜心生打了杜心根,杜母責怪心生打得太重。

  心根離家出走,杜母和心生在外麵到處找心根。杜心生在海關大樓找到心根,告訴他,爸爸不在了,我們是男人,要挑起家庭的重擔。

  心根想起來那天是有人把父親推下樓梯的。心生懷疑是阿盛幹的,跑去問阿盛,在和阿盛廝打中被小組長拉開。杜心生質問郭阿盛,阿盛說謊抵賴,小組長心裏知道了真相,但還是替兒子圓了謊。

  阿盛和小組長回到家,小組長質問阿盛,阿盛承認杜師傅是他推下樓的,但不是故意的。阿昌進門聽到,要抓住弟弟送去公安局自首,爭取寬大處理,阿盛不肯。小組長拿錢想讓阿盛逃走。

  此時心生帶著心根衝到小組長家中,質問郭阿盛。心根發現了郭阿盛的背包就是那天自己看到的凶手的背包。郭阿盛向杜母承認是自己失手將杜師傅推下樓的,杜母讓阿盛去自首。

  阿昌來到杜家,希望阿盛能在杜父遺像前鞠躬謝罪,杜心生拒之門外,但杜母選擇原諒阿盛,她告訴心生,人不能帶著怨恨活著,這也是他們父親杜師傅不想看到的。

  佩佩外婆低血糖暈倒,佩佩來找心生幫忙將外婆送進醫院。

  心生和佩佩的交往,在梧桐裏引起很多的風言風語,這讓杜母和家人擔憂。一個工人階級的後代怎麽能和出身資產階級的子女糾纏不清呢?杜母去找佩佩,說心生要頂替父親去維護海關大鍾了,這是個難得的機會,希望佩佩能理解不要再和心生來往了,這回影響心生的前途。佩佩知道杜母的心意,答應杜母,她和心生隻是鄰居、同學,答應不再理會心生。

  胖嫂的丈夫被抓走,整條梧桐裏處於風雨飄搖人心惶恐之中,沒有安全感,也沒有尊嚴,更沒有安定的生活。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