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有英雄

獨有英雄
別名:
我就是角兒
主演:
周一圍 李小冉 包貝爾 薛佳凝
狀態:
更新至1-34集
類型:
大陸劇,曆史,劇情
導演:
楊文軍
編劇:
高鋒
播出:
2013-10-31
平台:
湖北衛視,新疆衛視
劇情:
第1-5集 獨有英雄第1集劇情介紹 故事從一個盜墓的晚上說起。大疤臉曾因發丘盜墓犯了… 簡介劇情

喜歡看“獨有英雄”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5集


  獨有英雄第1集劇情介紹

  故事從一個盜墓的晚上說起。大疤臉曾因發丘盜墓犯了重案藏身在馬三跳的戲班裏當雜工。馬三跳唱戲不慎把腿摔折了,戲班子就散了夥,大疤臉攛掇著馬三跳和三個戲子一起幹起了盜墓營生。他們順著黃河故道來到了灶莊地界一片高粱地,天降大雨,大疤臉借助盜墓工具發現了龍樓寶殿,叩謝了雷公之後幾個人就開始循著蛛絲馬跡開始探索未知的寶藏。大疤臉挖開一個木板正在向裏麵張望,不小心大家都掉到了下來,大家下來才知道原來這下麵是煤窯,開始大家都心灰意冷,但是經過馬三跳的講解之後大家覺得他們日後一定會發大財的,大疤臉害怕大家搶自己到手的財富,起了殺心,向戲班子的人開了槍。棉花兔在洞外聽到了槍響覺得不對就下來洞穴一看究竟。看到了三個戲子被殺害之後,嚇得心驚膽戰,無意中發現馬三跳還有心跳,就救了他。

  馬三跳醒來,托付棉花兔去濟南府去找自己的兒子叫馬玉郎。於是棉花兔就日夜兼程趕到濟南找馬玉郎,實現自己對馬三跳的承諾。

  馬玉郎是濟南的名角,他的生活裏有兩樣最愛,一是唱戲,二是他的師姐。棉花兔跟著戲班子的人來到後台,見到了馬玉郎。馬玉郎開始對棉花兔很反感,但是看到了棉花兔手上的扳指知道是自己爹托他來的。棉花兔對他說讓他趕快去見他爹,不然就見不到他爹了。馬玉郎說自己沒有爹,說著就上台唱了戲,想起小時候爸爸對自己的嚴加管教,一時失誤將手裏的方天畫戟掉到了台下。

  馬玉郎正要去看父親,彩蝶來找他還拿出了指套讓他好好練習,還拿著自己的首飾讓他在路上應個急,還叮嚀他要平安回來。馬玉郎就跟師姐告了別坐上了馬車。

  大疤臉來找麻姐說世上隻有醜女最值得信任,然後就托付給她一雙木鞋,還給了他她兩塊鷹洋,還說值很多銅板。

  大疤臉來到煤窯裏發現少了一個人,四處尋找看到梯子上的血跡,知道原來有一個人沒死,在洞外發現了棉花兔一時著急掉下來的棉花兔。大疤臉拿著撿到的棉花兔去集市上打聽棉花兔的下落。大疤臉來到棉花兔家裏想要殺了馬三跳,馬三跳說讓他把自己當做他的兒子有什麽要交交代就交代自己,還要背烏盆記,看看是自己先背完還是他先斷氣。說著就一隻手捂著馬三跳的口鼻開始背起來。馬三跳正在掙紮,聽見門外的馬蹄聲就趕快躲了起來。

  郵差發現了有人就開槍,驚動了馬玉郎,馬玉郎猜到是大疤臉害爹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馬三跳說自己知道兒子恨自己。馬玉郎說自己一點都不恨他,問他到底是誰把他害成這樣了。馬三跳說自己之所以撐到現在還沒死就是想要他趕快回到戲班子好好唱戲,人的命才是財,什麽都不要爭,讓兒子快走。馬玉郎說自己要為爹請郎中,馬三跳說自己有個心願就是讓兒子當麵叫自己三聲藝名。馬玉郎知道爹想回到戲台上就大聲叫了馬三跳三聲。

  馬三跳斷了氣,來到院子裏看見棉花兔正在整理他二姑奶的儀容。棉花兔說讓他趕快走,不然自己就將他和大疤臉都殺了。馬玉郎說自己爹也走了。

  第二天,馬玉郎和棉花兔分別埋葬了自己親人。花小和鳳老板看見了馬玉郎,鳳老板問馬玉郎說要捎他們一段嗎,馬玉郎冷冷地說不用,就坐著馬車走了。大疤臉騎著馬在後麵跟著馬車,對著馬車開了槍。棉花兔聽見槍響覺得不對勁就想要趕過去看看。大疤臉窮追不舍打死了車夫,馬玉郎急中生智,將一輛馬車砍斷韁繩,攔住了大疤臉的去路。

  棉花兔帶著馬玉郎來到煤窯裏,看到了剩下的三個戲子,棉花兔說他們是被大疤臉打死的。馬玉郎說隻要大疤臉不死他們倆早晚都要死,說著就對棉花兔說要找個地方把自己藏起來。

  馬玉郎來到鬼市,買了一把手槍。

  獨有英雄第2集劇情介紹

  馬玉郎回想著爹臨死前對自己的餓交代,粉蝶看見馬玉郎平安回來高興得不行。馬玉郎說自己雖然回來了,但是今晚就走,粉蝶知道自己改變不了馬玉郎的心意就想要讓馬玉郎跟自己留個孩子,以後自己就算等不來馬玉郎也能跟孩子一起過。馬玉郎沒有答應她,一個人冒著雨走了。

  棉花兔又在街上叫賣棉花兔,還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大媽的模樣,說大疤臉現在還在四處打聽自己的下落。

  棉花兔正在睡覺,被大疤臉用繩子套住,帶到了煤窯裏,棉花兔說馬玉郎回到濟南了。大疤臉說等自己把煤窯裏的黑水抽幹了,然後就雇傭人過來挖煤。棉花兔說煤窯上麵是李家的,他們一家九口人。大疤臉說自己到時候就把棉花兔殺了栽贓到棉花兔身上。棉花兔趁著大疤臉不注意,打掉了他手上的槍。馬玉郎從大疤臉嘴裏得知他的盜墓木鞋在麻姐那裏藏著。馬玉郎正要開槍殺了大疤臉,大疤臉用房頂的木頭和煤炭砸翻了馬玉郎,馬玉郎動彈不得。大疤臉用槍指著馬玉郎開了槍,沒想到鬼市上買來的的手槍會從後麵開設子彈,大疤臉被自己打死了。

  棉花兔醒來,看不清對麵的人,拿著聾奶奶的拐杖想打大疤臉,但是馬玉郎卻說自己已經把大疤臉殺了。馬玉郎的纖纖玉指被大疤臉砸爛了,馬玉郎再也回不去自己熱愛的戲台,雖然得到了一座煤窯,但是心裏卻充滿了絕望。

  馬玉郎暈倒在路旁,鳳老板救了馬玉郎,說馬玉郎的手指斷了之後就自己慢慢愈合,現在指頭都變形了。大夫說要想指頭變回來隻有敲開指骨才有可能。仆人們為馬玉郎換衣服的時候發現了馬玉郎身上的火槍。花小還將在馬玉郎身上的馬玉郎的宣傳頁給了鳳老板,鳳老板才知道了他的真實身份。

  鳳老板把火槍還給了馬玉郎,還說自己相信馬玉郎不是壞人。鳳老板說一個人在外要多愛惜自己,不要跟自己較勁。馬玉郎就說自己想起了自己的師姐,還說她在濟南祥雲班。鳳老板說要是馬玉郎回去濟南,也不是原來的活呂布了,還說讓他把飯吃了貼上膏藥自己會派人送他回去祥雲班。

  晚上,馬玉郎帶上自己的指套,卻痛得不行,想想自己在戲台上的光鮮亮麗,心裏痛苦不堪,將指套扔掉。馬玉郎趁著沒人將上了凍的水缸裏的水撬開,將雙手放進去,,拿出來雙手之後再水缸上使勁敲擊起來,痛暈了過去。大夫看過之後說敷上自己的膏藥可能指頭就能重新接回來。

  外國留學歸來進京複命的天津道員張啟之跟馬玉郎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張啟之看見鳳老板舞劍誇獎她舞劍舞得好,於是就要跟鳳老板切磋一下。張啟之說自己這次來就是帶著圈套來的。張啟之說自己想要跟鳳老板聯手幹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還說這件事跟宮有關。

  鳳老板讓張啟之多多關照馬玉郎。張啟之讓馬玉郎為自己唱上一曲,鳳老板說馬玉郎在自己這裏是養傷的。馬玉郎生氣隻身一人回了裏屋。鳳老板去後院找馬玉郎,馬玉郎留下一封信說自己走了,還說自己的命和十根手指是鳳老板給的,自己會永遠記住,但是自己有一件大事要辦。

  馬玉郎在算命老先生的指點下,決定要去找欠他賬的人要錢,做窯主。

  棉花兔來到窯洞裏發現有人進來,想要上前打了他,但是卻被馬玉郎打暈了。棉花兔說自己知道馬玉郎回不去戲台了,但是現在馬玉郎現在手好了就要會戲台上,自己就剩一個人,要怎麽辦。馬玉郎說著就拿出許多銀元寶說自己在大疤臉家發現的,還問他想不想幹一件大事,讓這個窯洞活起來。

  獨有英雄第3集劇情介紹

  大窯家的狗叫個不停,大窯對著有動靜的地方嚷起來。馬玉郎叫住大窯還說自己是從濟南府來的。馬玉郎問他們這片地是不是李家的,大窯夫婦倆說這片地就是他們家的,方圓幾十裏沒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馬玉郎說這片地殺過人,大鵝說這裏沒殺過人,於是讓丈夫大窯拉著車走。

  棉花兔看著大窯夫婦倆走遠了就跑到高粱杆那裏找著什麽。

  回到家,大鵝跟爹商量說以後就算在克扣工人,也要隔三差五弄點葷腥,要不然擔心大舅和二叔不幹了,李老爺卻不答應。棉花兔來到李家,把藥給了大鵝,大鵝問他多少錢,棉花兔說親一口當一個大洋。說著就想要親大鵝,大鵝趁他不注意踢了他一腳,。李老爺聽見動靜就去看看怎麽回事,還打跑了棉花兔。

  路上,大鵝說棉花兔是要給大窯看病的,還說大夫說要在吃上幾服藥自己就能懷上孩子。李老爺說隻要能懷上孩子,就是花再多錢都值得。李老爺給大家送飯吃,大鵝說自己要給孩子們唱戲,正說著,地窯裏地動山搖,大鵝著急抓緊時間放桶救井下人出來。大窯被石頭壓著,李老爺使出全身勁才將大窯從石頭下救了出來。大窯被救出來之後直喊疼,李老爺一看知道大窯不能再傳宗接代了。李老爺不停喊著老天爺。

  大夫看過大窯之後說已經活過三天了,應該沒什麽大礙,一兩個月就能下地幹活了。李老爺問大夫說大窯是不是不能生孩子了,大夫說能撿一條命就不錯了,說這些年一直吃著自己的藥眼看就要調養好了,但現在攤上這麽一場事。大夫說要是大窯醒來要尿尿就插上管子,李老爺一聽,心裏難受的不行。

  李老爺回到出事現場看看,觸景傷情,大鵝拉著爹爹回家吃飯,馬玉郎騎著馬趕來看到這個場景,此刻天空下起了大雪。大鵝的驢腳受傷了,不肯往前走,大鵝正手足無措,馬玉郎騎馬經過,大鵝向他求助。馬玉郎對大鵝說讓她跟著自己先找個地方避避雪。馬玉郎對大鵝說聽說灶莊產煤,自己想要買塊地挖煤。大鵝說看哪塊地有煤不是隻用眼睛能看出來的,馬玉郎說自己到時候一定會重謝他的。馬玉郎說自己眼看著漫天大雪一時停不下來就說自己先帶著大鵝回家,等雪停了再來牽她的毛驢。於是兩人上了馬來到了李老爺家。

  馬玉郎給了李老爺一些謝禮說等他為自己相好一塊好窯地自己在重謝他。李老爺說要是馬玉郎要在灶莊開煤礦,但是要是在交易的時候觸碰了灶莊四大窯主他就不會有好下場,讓他回家找杆秤撐撐自己幾斤幾兩在來找自己。馬玉郎說自己先走,等李老爺想好了再來找他。大鵝追上馬玉郎,把馬玉郎的披風還給了他,臨走的時候問馬玉郎說真的回來找李老爺嗎,還說四大窯主不是好惹的,還說四大窯主就怕牛快槍。馬玉郎騎上馬就走了。

  大鵝一個人照著鏡子想著馬玉郎跟自己一同騎馬回家的情景,李老爺問她剛才跟大鵝說了什麽,大鵝說著自己就是指點了馬玉郎。馬玉郎讓棉花兔看好他們的窯口,自己單槍匹馬去找牛快槍。見到二當家的對他說話帶槍帶刺。真正的牛快槍來了說自己拿了火槍作為見麵禮。牛快槍說著就要將馬玉郎殺了,馬玉郎說自己要死在自己的槍杆下。牛快槍說要是馬玉郎打死二當家,二當家的交椅就是馬玉郎的。

  馬玉郎和二當家的當麵切磋槍法,二當家的一開槍將自己打死了。

  獨有英雄第4集劇情介紹

  牛快槍對馬玉郎另眼相看,晚上好酒好菜招待馬玉郎。馬玉郎說本來自己先要明說這把火槍的秘密,但是害怕牛快槍讓自己來試槍,隻是二當家的死的可惜。牛快槍說他們的寨子隻留活人,還將馬玉郎的身世清楚說出來。馬玉郎說自己來這裏就是要借牛快槍的威名,等到事成之後每日給他送三十筐煤炭。牛快槍說自己收下了馬玉郎的火槍,另外送給他一直信鴿和兩把手槍。

  大窯在大鵝的勸說下來說服李老爺,李老爺說自己心裏有數,還說等到馬玉成來找自己的時候自己就把自己家地賣給馬玉郎。李老爺說自己缺德,自己看出來了馬玉郎是個大少爺,自己要好好賺他一筆錢。李老爺說他們家地下沒有煤,等到馬玉郎挖不出來煤就會走了,到時候他們家的地還是李家的。大窯正要回屋睡覺,李老爺問他要是跟大鵝生孩子的事還不行,要想個辦法。李老爺說自己前幾天去了一趟觀音庵,自己求了一個送子觀音讓他三更天把送子觀音拿著,一直放到懷裏暖著,大窯就照著做了。

  晚上,李老爺喝的暈暈乎乎回到家,一路上還哼著小曲,躺倒石頭上,差點摔了膠。回到了家裏,李老爺說他跟馬玉郎的生意還沒談成。

  大窯送走了大鵝,還偷偷塞給大鵝兩個雞蛋讓她去集市買東西的路上吃。大窯對爹說自己昨天把神仙請到炕上,有動靜了老鼠都不敢上炕了,大鵝還誇獎自己呼嚕聲小了。

  馬玉郎正在跟李老爺周旋的時候,粉蝶來到灶莊找馬玉郎。粉蝶在喝粥的攤鋪上遇到了大鵝,她打聽著馬玉郎的下落。大鵝說自己認識馬玉郎,還說馬玉郎經常來找自己爹,於是就要帶著粉蝶去找馬玉郎。路上,粉蝶對大鵝說自己不是馬玉郎的媳婦。粉蝶聽大鵝說馬玉郎現在辦窯但是不順利,兩人聊得歡,最後終於在一家客棧裏找到了馬玉郎。大鵝說自己有事先走了,粉蝶來到客棧看見馬玉郎喝的醉醺醺躺在地上,心疼的流了淚。

  粉蝶在桌子上睡著了,馬玉郎醒來讓粉蝶給自己唱火焰山,粉蝶說自己讓馬玉郎買的貔貅咬了一口,這都是天意,流著淚打了馬玉郎一巴掌,說自己不走了。馬玉郎抱著粉蝶躺上床從此有了夫妻之實。

  馬玉郎對粉蝶說馬三跳被大疤臉打死了,還說父親臨死前給自己指著古窯,還說這古窯有意思,自己要把古窯打開。粉蝶勸他走,他不答應,說自己就算拚了命也要打開這座窯,要做窯主。粉蝶知道馬玉郎因為手毀了心裏難受,就安慰他。馬玉郎說自己不是因為手毀了才不回濟南,還說自己的這雙手已經殺過人了。馬玉郎說自己現在要是有了古窯就等於掌握了通往外麵世界的鑰匙。粉蝶知道勸不了馬玉郎就要自己一個人回去濟南。

  粉蝶正要走,碰上了門外的棉花兔,棉花兔替馬玉郎求情,讓她留下來。粉蝶猶豫了,她愛這個男人,隻有馬玉郎才是她人生中的角。

  鳳姐來到客棧找馬玉郎看到馬玉郎和粉蝶打情罵俏,鳳姐誇獎馬玉郎的師姐漂亮,還說自己這次來找馬玉郎是有事要談,現在不合適,等晚上自己安排馬車來接他們,說完就告辭了。

  獨有英雄第5集劇情介紹

  棉花兔為馬玉郎和粉蝶做了很多棉花兔放滿了樓道為他們倆道新婚之喜,二人看見高興。馬玉郎將所有的棉花兔按照棉花兔子擺滿了新婚的房子,讓棉花兔去打壺酒,還讓棉花兔當他們結婚的司儀,棉花兔覺得夫妻倆並不嫌棄自己打心眼裏高興。棉花兔激動地流下眼淚高聲喊起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馬玉郎掀開新娘蓋頭,棉花兔說自己還想喊一句祝馬玉郎和粉蝶地久天長,就傻傻退出了。

  第二天,棉花糖提醒他們倆說要是想要四大窯主放他們一馬就要讓他們知道他們發現的這個古窯不是盜墓倒出來的,粉蝶說自己有辦法。

  李老爺來找黃爺的大管家,說自己聽說黃爺有幾口窯子要出手,自己就想要買下來,還說抽水機雖然貴但是自己有辦法,讓大管家多上點心。李老爺一出門見到了馬玉郎,馬玉郎說自己最近回了趟家拿了些銀子,還知道大管家是李老爺的侄子。一路上,馬玉郎送給李老爺一些新鮮玩意,還猜著李老爺的心思,為他買了點心。李老爺說要在灶莊辦窯找大管家沒用。馬玉郎說現在自己需要的是李老爺給自己指一條明路,於是兩人就去酒樓喝起小酒。

  兩人喝酒的時候,李老爺說他托自己幫忙看地的事情自己真的幫不上忙,還說等就行了再說正事,說著就送馬雲狼上了馬車,要送他回家。李老爺墊著好東西心裏美美的回了家。

  李老爺讓馬玉郎來家裏吃飯,李老爺說一有空就去幫馬玉郎看窯地,還說要讓馬玉郎夫婦倆住在自己家裏,大鵝高興的不行。

  晚上,馬玉郎想著李老爺為什麽要讓自己住在李家,還說不知道李老爺打的什麽算盤。粉蝶說或許李老爺在經過這麽長時間的試探之後,覺得馬玉郎靠得住,還說要是真不明白他的本意就先住下來,默默他的底。

  大窯和大鵝躺在炕上猜測著李老爺把馬玉郎他們夫婦倆留下來住是什麽意思,大窯說自己有時候也琢磨不透他爹想些什麽。大鵝說明天要去割韭菜給馬玉郎他們攤韭菜油餅,大窯心疼大鵝說自己去割韭菜,等自己回來在叫醒大鵝。大鵝想要跟大窯生個孩子,大窯卻直打岔。

  李老爺在井邊看著自己家裏的地說自己看著就喜慶。馬玉郎說莊家一季隻有一次收成,但是要是有煤就好了,李老爺補上馬玉郎的套說自己家莊稼地下麵沒有煤。

  一大早,馬玉郎就去趕著馬車去集市上買了許多東西作為過年的年貨,大鵝心裏高興的不行,李老爺說今天心裏高興,他們李家也不能太寒磣了,讓大鵝晚上弄點好吃的。晚上,李老爺說要讓大鵝陪著馬玉郎夫婦吃飯,還說自己有意成全馬玉郎馬玉郎,對他們確實不錯。

  大鵝想起大雪紛飛那天,大鵝把自己的簪子弄丟了,回去找也沒找到,沒想到讓馬玉郎記掛著這件事將簪子撿到了送還給了自己。

  酒席上馬玉郎從李老爺嘴裏說自己家的莊稼地要賣給馬玉郎,李老爺無法打馬虎眼,說等明天雪停了,自己就帶著馬玉成去看窯地。大窯被李老爺支開,天黑黑還沒回到家。粉蝶不舒服,馬玉郎送她回屋休息,李老爺讓馬玉郎和大鵝多喝點酒。大鵝喝醉了,馬玉郎也醉的不省人事,被李老爺送到了大鵝屋裏。

大陸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