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行狙擊

潛行狙擊
英文名:
LivesofOmission
主演:
謝天華 黃宗澤 劉鬆仁 徐子珊 陳法拉
狀態:
更新至1-30集
類型:
港台劇
導演:
陳維冠,文偉鴻,蘇萬聰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1-08-01
平台:
TVB
劇情:
潛行狙擊1-10集劇情介紹 第1集 超級臥底 變身教官 笑棠重傷 上司身亡 梁笑棠以… 簡介劇情

喜歡看“潛行狙擊”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潛行狙擊1-10集劇情介紹

第1集 超級臥底 變身教官

  笑棠重傷 上司身亡

  梁笑棠以啞巴身分潛伏在國內兩年,成功以臥底身份混入黑幫,經過一次在東莞舍命相救頭目羅勝,終於取得其信任。笑棠跟隨羅勝到香港,發現他將與精於製造炸藥的炸彈森聯手策動一次重型的械劫案;刑事情報科(CIB)警司鞏家培搗破這個以羅勝為首的粵港犯罪集團在即,卻因為笑棠所提供的線索而暫緩行動,結果發生警匪槍戰,雖然成功阻截劫案發生,並起回大批軍火,但笑棠受重傷,其直屬上司鄭國生更中槍身亡。

  超強記憶 反擊可可

  家培到醫院探望手術後蘇醒的笑棠,了解國生遇上意外的經過;資深大律師馮應駒接下當事人羅勝的案件後,有感人證物證俱全,遂傳授徒弟姚可可如何輸得漂亮。

  可可在庭上努力舉證,務求令笑棠被陪審團視為不誠實證人,誰知他竟以超強的記憶力反擊可可;笑棠獲警隊頒授嘉許狀,並正式被擢升為警署警長。笑棠到浩園拜祭國生,家培亦不約而同到來,並感覺笑棠對國生之死有所隱瞞;家培邀請笑棠加入CIB當臥底教官,笑棠欣然答應,並將自己的外號「 Laughing Gor」改為「Laughing Sir」。

  笑棠望晴 互相試探

  笑棠到CIB報到前,遇到一位與前度女友Karen十分相似的周望晴,不禁對她的背景感興趣,卻使望晴反感,過程中二人互相試探,笑棠輕易猜出望晴是他上司的身分……

  笑棠在CIB重遇學警時期的好友司徒凱,他同樣剛被擢升為警署警長,是跟蹤組的負責人,兩人忍不住調侃一番。

  笑棠與望晴負責從警察學校挑選有潛質的臥底,望晴堅持準CIB學員必須正氣及外表端正,但笑棠卻認為背景愈複雜、外形愈不修邊幅才是擔任臥底的最佳人選。

  家培調查 贓款下落

  笑棠錯摸CIB組員為自己準備了迎新派對,誰知眾人是為了慶祝司徒凱榮升警署警長一職;突然,司徒凱凝重地著笑棠把其配槍交還,最後更弄至拔槍相向,望晴緊張現身調停,卻發現……望晴認為笑棠習慣當臥底,遺忘了當警察的嚴守紀律的精神,安排他接受心理輔導。

  家培收到心理專家的報告後,往找笑棠了解他的狀況,使笑棠對當年同樣擔當臥底探員的家培在完成任務後,如何調節心理狀況感興趣,家培坦言會不自覺「踩界」,故必須懂得抽離,繼而問及笑棠有關羅勝案中,涉及的一百萬贓款下落……

第2集 笑棠欣賞 星柏身手

  立青不滿 挑釁笑棠

  笑棠與望晴兩人負責揀選新成員加入CIB,但兩人對選擇的標準各有不同;望晴對一些成績好又有紀律的學警較有好感,但笑棠反而對不按規則辦事的立青另眼相看。學堂教官見立青在測試期間多次犯規,認為立青不適合留在學堂繼續受訓。

  笑棠與立青碰麵時,立青以為笑棠看不起自己,對他甚表不屑,兩人更在警校廁所內揮拳相向。立青不敵笑棠被打敗,但心有不甘。笑棠揶揄立青一番後揚長而去,令立青對笑棠恨之入骨。

  立青加入 接受訓練

  望晴向家培匯報自己與笑棠難以合作,家培卻向望晴表示隻要善用笑棠的長處,就會發現他對CIB甚有幫助。笑棠要求望晴留下一個訓練新成員的空缺給他,令望晴摸不著頭腦。笑棠回CIB基地時發現有神秘人跟蹤自己,笑棠機警地把來人擒獲,發覺竟是立青。笑棠帶立青回CIB基地,望晴甚感托異更斥責笑棠不該,但笑棠竟說出要讓立青加入新成員的訓練計劃;望晴大力反對,但是笑棠即解釋揀選立青的理由。

  望晴向各新成員介紹CIB部門時,心淩即向望晴表示自己不願加入,希望望晴能把她調回學堂,讓她有機會回長洲當一個普通警員。笑棠看見教官對心淩大力推薦的報告,不肯讓她離開。心淩據理力爭,笑棠表示若心淩欲離開,隻可辭職離開警隊;心淩決心離開CIB,向笑棠遞上辭職信,但笑棠要求她先完成「跟蹤遊戲」才作決定。各新成員施展渾身解數盡力跟蹤笑棠,可惜幾乎所有成員也失敗而回。

  結果隻有心淩能跟蹤笑棠至一茶餐廳,原來這也是笑棠的刻意安排;笑棠在餐廳內與心淩談及她的過去及拒絕加入CIB的原因,心淩驚訝笑棠對她的往事竟瞭如指掌,無奈下隻有答應留下繼續受訓。司徒凱把搜集到臥底探員大寬的資料交給家培,得知他極可能欠下四喜財務公司的債項後失蹤,家培認為他可能已凶多吉少,即令要司徒凱盡力追查。

  笑棠星柏 酒吧相遇

  笑棠與星柏在樓上酒吧相遇,星柏見有警方衝鋒隊查牌,情急下竟將身上的毒品放到笑棠衣服內,誰知當警員搜查笑棠時卻無發現。

  笑棠欣賞星柏的身手,要求他幫自己到四喜財務偷取借貸名單,星柏隻得答應。星柏以為可以不用理會承諾,怎知笑棠竟以訓練為由,要求眾學員四出搜查星柏的下落。望晴把笑棠的所作所為向家培匯報,家培認為可用其他方法調查笑棠為人。望晴突然向笑棠示好,更表示可教他用小提琴調劑身心,笑棠亦因此回憶起自己與女友Karen的點滴。

第3集 星柏要求 可可肉償

  望晴竊聽 笑棠私隱

  望晴開始竊聽笑棠的私生活,望晴聽見笑棠的說話,以為笑棠當臥底時沾染了不良習慣,變成一個色情狂,對他存有偏見。

  望晴安排各學員到一所模特兒公司作安裝竊聽器的實習,眾人以為能順利完成之際,卻因安裝出問題而令接收不清。立青以為靠自己的小聰明能通過考驗,卻又被笑棠預言他的裝置將快失效。海倫通知家培有線報指四喜財務的越南仔與大寬曾有接觸,家培懷疑大寬可能已遭毒手。

  星柏成功 加入四喜

  家培吩咐各隊員全力追查有關越南仔的線索,希望從他身上找出大寬的下落。家培到旺角與兒子樂勤會合,一起到善終療養院探望患病的妻子芳琪;家培一家三口溫馨地吃火鍋,陪伴芳琪一起永度過餘下的日子。星柏為接近邵喜而故意借錢不還,邵喜派人押星柏回到四喜財務,星柏表示可替他收爛數以代替還債,邵喜便要求星柏代他去收取爛命輝欠下的債項。星柏無計可施下向笑棠求助,笑棠立即將一筆款項匯入四喜財務的戶口。

  笑棠約星柏見麵,把從邵喜處偷拍到的夾萬密碼交給星柏,要他按時到四喜財務偷取文件。星柏回到花圈店後,遭長祿等人戲弄與奚落,但星柏努力忍耐。長祿想往澳門賭錢,遂私自拿取星柏的提款卡到櫃員機提款;星柏坦言自己隻有千多元在戶口,但眾人卻看見星柏的銀行戶口內竟有十五萬,令他大感意外。永祿想把星柏戶口內的十五萬提出,但星柏卻突然發惡,眾人均被星柏的舉動嚇退。

  星柏暴燥地走到可可家,把戶口中的錢退還她;原來可可能完成英國的法律課程,全靠星柏幫助。星柏向可可表明隻是還錢不能補償她欠下自己的債;星柏更一臉怨恨地說出,要可可錢債肉償,可可雖不情願但仍滿足了星柏的要求。在與可可的激情中,星柏勾起了昔日與可可的回憶;當日星柏因得罪了黑幫老大而遭他插贓嫁禍,星柏的腳更因此被打傷,最終他更被警方拘捕控以藏毒罪。

  笑棠成功 聲東擊西

  星柏被捕後找可可助他打官司,但可可為了自己前途竟要求星柏認罪。星柏偷偷潛藏在雜物房內,靜待財務公司的人離開後偷走貸款人名單。

  爛命輝通知笑棠已代他引越南仔現身。家培收到銀行通知指有一筆款項匯入越南仔戶口中;笑棠利用聲東擊西之計,讓星柏能順利為他偷取貸款人名單。望晴從竊聽笑棠的日常用語的錄音中,聯想到笑棠的詭計,不禁大吃一驚。望晴趕到四喜財務公司樓下時發現笑棠;望晴急忙尾隨笑棠進入後巷,卻發現失去了他的蹤影……

第4集 失槍複現 笑棠擔心

  完成任務 偵破凶案

  司徒凱假扮電力公司職員到一座樓宇內查探電表的讀數,以鎖定越南仔躲藏地點;家培見其中一單位的用電量比正常家庭高出不少,即懷疑越南仔可能把大寬的屍體收藏於屋內,於是家培命令司徒凱等人撤走,讓O記探員接手工作。O記方麵知會CIB已成功拘捕越南仔,但情報分析則指四喜財務的邵喜,極有可能是幕後主腦;家培因此要求各人努力搜集證據以將邵喜繩之於法。

  笑棠發現 竟被竊聽

  望晴向家培匯報監視笑棠時有新發現,家培聽後心下一沉,望晴更把早前拾獲的不完整證據交給家培。望晴分析,指笑棠可能在當臥底時因常賭博而向四喜財務借貸,更將本來要上繳的贓款私吞,收起部分以作還債。正當兩人未有確定笑棠是否知法犯法之時,家培再收到O記來電,指在發生槍戰的案發現場水底打撈出失槍,而該槍的型號與口徑,跟羅勝槍殺國生的槍一樣。

  當望晴聞得失槍上有笑棠的指紋,即聯想到笑棠有機會是殺死國生的真凶;家培決定仔細分析笑棠與國生兩人的「log book」記錄冊。笑棠在家中尋找寵物的下落時,無意中發現望晴收藏在小提琴內的竊聽器,不禁麵色一沉即時急謀對策。家培從國生的記錄冊中發現他曾提及一攝錄機,更發現國生解釋失去了攝錄機的記錄,比匯報笑棠與羅勝的工作更為詳細,令家培大感狐疑。

  家培到練靶場找笑棠,主動把失槍被發現之事告知笑棠,笑棠聽後心下一凜,但表麵仍裝作坦然。家培向笑棠暗示希望他能說出真相,笑棠卻隻表示自己並無殺害國生的理由。長祿在火鍋店吃飯時,發現誌賢手戴金表,大感興趣的長祿更要求誌賢把金表交給他。邵喜發現自己的金表竟戴在長祿腕上,即指他派星柏到他的財務公司,更大怒要找星柏尋仇。作為邵喜辯護律師的可可,當無意中得知邵喜派人搜捕星柏,立即便找機會通知他。

  星柏可可 四處逃命

  可可得知星柏到了三妹家,以為星柏躲起來避風頭,更忍不住罵星柏不應隻顧自己而罔顧三妹安危。星柏離開圍村時被邵喜手下追殺,隻得拉著可可逃命。兩人逃至山坡,可可勸星柏應把腳醫好,但他卻表示要可可內疚一世。

  笑棠得知望晴竊聽自己的對話後,故意施計讓望晴以為自己有同黨;正當笑棠樂不可支時,卻被他聽見家培通知望晴,指已找到國生遺失的攝錄機,更指內藏有記憶卡。笑棠再利用CIB的新人,要他們攔截家培的汽車;笑棠被O記帶回警署調查,笑棠卻不肯說出事實真相。

第5集 學員考試 全力以赴

  立青竭力 包庇笑棠

  笑棠吩咐望晴幫他對付邵喜,以阻星柏被追殺;望晴為得笑棠信任,隻好答應他的要求。立青向家培道歉,表示圍截他的車子是自己主意,家培明白立青有心代笑棠頂罪,不禁教訓了立青一頓;立青雖被責,但仍相信笑棠是清白。望晴認為家培處處維護笑棠,司徒凱亦表示相信笑棠不會出賣同僚,兩人因此判斷必定另有隱情。警方對邵喜明目張膽挑戰法紀的行為極度重視,為一挫邵喜的銳氣,於是派員掃湯他經營的場所。

  洗脫嫌疑 笑棠複職

  邵喜迫於無奈找家培談判,更答應家培將規行矩步,不再多生事端。家培與永堅見麵,順道了解有關笑棠的案情;永堅指以現時的證據不一定能把笑棠入罪,隻能期待望晴能從笑棠身上套取更多線索。笑棠因被扣留,要求望晴幫他到家中餵飼寵物;望晴在笑棠家中看見他與舊女友的合照,不禁驚訝有人與自己如此相似。望晴到羈留所與笑棠見麵,但他依然不肯透露半點線索讓望晴調查,令她大感失望。

  立青與少傑因應否信任笑棠而起爭執,望晴為此向各人訓示一番。家培把笑棠案件的證物與口供帶回CIB,要求各學員分析此案作為考試,各人麵對如此複雜的案件也不敢掉以輕心。各學員綜合意見與證據,均認為笑棠有可能因侵吞贓款而對國生起殺機。立青為找出另一半的記憶卡,於是再到失卡現場重新搜索,果然有所發現。立青把拾獲的另一半記憶卡交給家培,令他大感滿意。

  家培把分作兩半的記憶卡帶到羈留所見笑棠,笑棠得知家培已查出整件案的真相,頓時心下一沉……家培正式宣布各學員成功被取錄為CIB一員,各人雀躍萬分。家培把笑棠複職一事告知眾人,立青興奮地問家培,是否因另一半的記憶卡的幫助而讓笑棠還以清白,家培坦言說出,他所找回的記憶卡根本沒法修複,令望晴等人大感訝異。星柏通知可可已擺平了邵喜之事,更借機約會可可但被她拒絕。

  星柏當上 笑棠線人

  星柏欲在律師樓下等待可可下班,卻被他看見可可與一男子同步出大廈;笑棠到花圈店找星柏,邀他當自己的線人,星柏被笑棠開出的條件打動,接受與他合作。笑棠與望晴帶眾學員到酒吧慶祝,酒過三巡後,望晴即向眾人發出命令,要他們追蹤一輛白色車的資料,立青等人才如夢初醒,得知這也是特訓項目。各人步履蹣跚地衝出酒吧,更發現目標車輛……

  望晴與笑棠在天台居高臨下監視,看到眾隊員因酒精影響而大失水準,不禁相視而笑;立青到後港小解時,無意中發現一具少女的屍體。

第6集 刻意針對 侮辱星柏

  社團內訌 妓女枉死

  CIB查出女死者是被社團「義豐」操控的妓女,原來社團內威利與國彬兩股勢力暗自較量;威利借殺死國彬黃色場所的妓女而挑起事端,迫令國彬放棄部分黃色事業,讓自己能分一杯羹。家培認為有需要在短時間內收集社團的情報,以便警方作出部署,笑棠提議派臥底進入社團。星柏被長祿帶去參與威利與國彬的談判,星柏怕會發生打鬥而立即通知笑棠。新界空地突然有兩幫人聚集,長祿想在國彬前顯威風,竟先開口指責威利不是,威利立即向長祿施下馬威,把長祿嚇得目瞪口呆。

  立青被選 擔任臥底

  威利看見星柏躲在國彬眾手下身後,便拿國彬作笑柄,更要手下打斷星柏的另一隻腳;當千鈞一發之際,國彬出手阻止令星柏逃過一劫。社團中各叔父輩要威利與國彬開會,耀根、成富等人與威利欲乘一烈不在港時,迫國彬交出部分黃色事業的地盤,幸國彬機警地拆解困局。星柏向笑棠匯報,表示將會隨長祿等人調到國彬旗下的黃色架部工作;望晴向眾隊員說出要選人當臥底混入義豐,立青因外貌而選作擔任馬夫,而心淩則被選為妓女。

  立青對新工作一臉興奮,但心淩卻極不情願。笑棠為助立青了解馬夫的工作,而到監獄找馬騮套取情報,立青則在隱蔽處一一記下兩人對話。立青按笑棠的安排到茶餐廳找馬騮的朋友軍幫忙,順利讓立青進入義豐的色情場所工作。星柏在「馬檻」工作時,遇上威利帶同手下搗亂;威利故意刁難星柏要他受盡屈辱,長祿不敢得罪威利,竟與威利等人一起迫星柏舔鞋底,星柏任人魚肉卻反抗無從。

  星柏突然一反常態,穿著高貴的衣服與可可到高級餐廳吃飯,可可不明星柏發生了什麽事,隻隱隱感到眼前人將有事發生。笑棠與望晴帶領立青與心淩執行臥底行動時,望晴看見心淩的妓女扮相後,稱讚她十分神似,但心淩仍不敢把自己的過去告知上司。立青到長祿負責的「馬檻」報到,誌賢等人即叫立青與新妓女「試鍾」,立青不知如何是好,隻得暗中通知笑棠;笑棠與望晴合作,安排心淩代替原先的妓女與立青「試鍾」。

  心淩突然 退出行動

    當心淩在街上遇上舊日朋友Miu時,心淩怕身分被揭穿,嚇得麵如死灰。心淩突然改變主意擅自取消行動;望晴無計可施,隻好親自當臥底妓女。威利再到國彬的「馬檻」生事,更把望晴與一眾妓女押到貨倉。星柏約笑棠見麵,要求笑棠助自己上位,之後星柏便可負責提供線報打擊社團的非法活動,笑棠應允。星柏找威利表示希望做回他的手下助他對付國彬,威利考驗星柏,令他幾乎喪命。

第7集 立青心軟 義助妓女

  星柏明誌 當眾自殘

  長祿因威利搶去了國彬的部分地盤而憤憤不平,威利為向國彬示威,竟帶同星柏與國彬見麵;當星柏出現時,長祿與國彬也大感愕然。星柏騎虎難下,隻好硬著頭皮向國彬直言自己已回到威利旗下。長祿怕星柏的變節會連累自己,急急與他劃清界線,要星柏向國彬作出交代。星柏突然在眾人前以玻璃樽敲向自己頭­,滿頭鮮血的星柏以此謝罪。國彬見星柏如此狠勁,決定放他一馬。

  私下獻機 博取信任

  威利帶星柏大刺刺離開後,認為星柏已顯示誠意,終不再為難星柏。威利接收國彬的地盤後,因女技師質素太差而令生意大不如前。威利向負責的經理責難,經理指出可能是國彬從中作梗,把大眼章所提供的女技師與妓女,將優質的留下了給自己,讓資質平庸的歸威利所管理。星柏為求表現,向威利透露大眼章手下的Ricky仔早存有異心,隻要成功令Ricky仔奪取大章的權力,便有望把情勢扭轉。

  星柏提出如何將女技師與妓女質素提高的方法,威利雖半信半疑,最終仍答應讓星柏全權負責遊說Ricky仔,星柏暗自得意。星柏向笑棠求助,要他處理有關大眼章之事,以讓自己坐收漁人之利;笑棠提醒星柏,不要以為所有事也會有人替自己辦妥當而得寸進尺,星柏承諾必定會替笑棠完成任務,讓大家互惠互利。可可與應駒為秦老板涉強奸案而給予法律意見,應駒要可可及卓臣各自為案件作出分析。

  秦老板喜歡可可的提議,令可可以為自己能當秦老板的辯護律師,但萬料不到可可最後竟敗給了卓臣,令她心心不忿。CIB基地內各隊員匯報調查有關社團義豐的高層資料,令司徒凱大表滿意眾人之表現。司徒凱得悉望晴要訓練寶甜作援交女臥底,即聯想出望晴與心淩的合作可能出了問題。望晴把心淩職辭及避見自己一事告知司徒凱,而他得知後決定替望晴找出心淩下落;司徒凱遊說心淩,請她不要放棄CIB的工作及麵對自己的過去。

  君嵐出獄 再遇家培

  星柏成功把生意辦得有聲有色,令威利對他另眼相看;星柏趁機向威利推銷「色情五街」計劃,打算協助威利建立一個色情王國,威利認為計劃可行對星柏更是器重。另一邊廂,立青在國彬的「馬檻」內如常工作,當他看見妓女Yoyo因家事急需借錢時,竟因同情而借錢給她;笑棠怕立青感情用事而提醒他。笑棠向家培如實回報,現在立青工作的「馬檻」單位原來是屬於一名叫袁君嵐的女子,家培聽後麵色一變;笑棠見狀私下展開調查。家培與妻兒到酒樓吃飯時,遇上剛出獄的君嵐,君嵐看見家培後百感交集……

第8集 君嵐出言 痛斥家培

  舊居竟變 風月場所

  君嵐向達橋要求搬回到父親留給自己的舊居,達橋即麵有難色表示現有的租客未必會搬走。君嵐打算到舊居與租客談搬遷的問題,竟發現舊居外掛上了黃色招牌。達穚知不能再隱瞞下去,說出曾向國彬借錢,而用君嵐的舊居作抵押,君嵐得知後氣得七孔生煙,更決心要取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君嵐與達橋到「馬檻」要求見國彬,長祿等人不賣賬更趕他們離開;君嵐氣定神閑不為所動留在「馬檻」,誓言要等國彬出現。

  家培出麵 拯救君嵐

  立青帶Yoyo前往工作時,看見她心情不好,竟答應Yoyo要求陪她到主題公園遊玩,兩人關係變得親密。立青回到「馬檻」發現君嵐坐在一旁,好奇問誌賢發生何事;立青把君嵐欲收回舊居一事告知笑棠,笑棠與望晴猜想家培會否出手幫助,但家培卻沒有表態。達橋通知君嵐有國彬消息,君嵐即趕到酒樓找他談判。君嵐開出還款條件,要國彬把單位交還給自己,但國彬不肯就範更欲向她動粗。

  在千鈞一發之際家培及時出現,看見家培把君嵐救走,令國彬大感不滿。家培勸君嵐不要再招惹國彬,君嵐卻反指家培惺惺作態,更把多年來的怨恨發洩出來,大數家培不是。義豐各高層對威利所經營的「色情五街」計劃十分滿意,威利麵對國彬時更意氣風發,令他對威利更恨之入骨。立青一時放鬆了戒備竟帶了Yoyo回家,Yoyo感激立青幫助,打算以身相許,立青不懂應付隻得借故離家。立青正猶疑時,笑棠突然出現……

  立青告知笑棠,在威利的色情架步內,可能有一批不願賣淫的少女遭禁錮,但確實地點尚未查出。笑棠找星柏見麵,希望他能提供更多威利強迫少女賣淫的消息,但星柏卻表示全不知情,對笑棠陽奉陰違。威利不滿超辦事不力,星柏更乘機挑撥離間。星柏向國彬報告威利的行動,令國彬大感滿意,原來星柏終於成為了黑白兩道中的「無間道」;看到自己的計劃又邁進一步,星柏暗感滿意。

  星柏出手 痛毆卓臣

  星柏在高級色情會所內無意中見卓臣說出侮辱可可的說話,竟不動聲色地在停車場毆打了卓臣一頓,替可可討回公道。可可得知後對星柏的行為大為反感,更明白不能與他一起。可可找私家偵探查出強奸案受害人Joyce的背景,更利用這弱點令她撤消指控。心淩經詳細考慮終回到CIB工作,望晴與司徒凱亦替她高興。心淩再次扮妓女到色情網站搜集義豐的犯罪證據,但豈料又再遇上昔日舊友Miu;Miu與眾男子強拉心淩上車,望晴與笑棠目擊事件發生後趕往救人,更引發槍擊事件。

第9集 笑棠下令 對付威利

  望晴心中 暗留創傷

  望晴經一晚的折騰,終帶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但開槍殺人的場麵卻不停在她腦海中出現,令她心情起伏不定。家培與望晴一起吃早餐,家培欲多了解望晴在開槍自衛後的狀況,但看到望晴一切如常,心中佩服她的冷靜與毅力。立青與Yoyo逛街時,Yoyo突然收到同鄉姊妹的求救電話,立青借機會通知CIB出動救人。家培從笑棠口中得知威利應將一批雛妓禁錮在酒店內,笑棠為免打草驚蛇,向家培提議用另一方法救人。

  星柏笑棠 暗中較量

  家培收到兒子樂勤來電,樂勤把芳琪欲替家培慶祝生日一事告知,家培奇怪妻子竟會把自己的生日錯記。威利吩咐星柏讓少女吃下毒品,以便令她們屈服答應賣淫,星柏為保自己的計劃順利進行,隻好順從威利意思行事。

  笑棠懷疑星柏知道禁錮少女的地點,遂吩咐一眾隊員跟蹤他。司徒凱跟蹤星柏至一酒店後失去了他的蹤影;笑棠立即致電星柏,要求與他見麵,實行一石二鳥之計。

  星柏不能拒絕笑棠隻能應約;笑棠刻意告知星柏警方將到酒店救人一事,星柏努力扮作毫不知情,而笑棠把一切看在眼中。笑棠向星柏提出要求,要他盡快令威利與一眾黨羽開會對數,以令警方可以攻入,人贓並獲而讓他們入罪,星柏聽後甚感為難。星柏麵對笑棠施壓無反抗餘地,隻得暗自盤算新的部署。威利得悉警方查獲他所禁錮的少女後不禁大怒,星柏乘機提議威利拿錢分派給其他夜場管理人以保合作關係。

  威利接受星柏的意見,提出將提早與各人開大會密謀對策。君嵐在餅店外遇上樂勤,樂勤告知君嵐自己一家將為父親慶祝生日,這時君嵐看見家培出現,雙方均感愕然。君嵐再為取回舊居一事而見國彬,長祿為嚇退她,竟把君嵐帶至天台企圖再恐嚇她;達橋一時情急下找家培幫忙,家培隻得暫時離開醫院趕往找君嵐。家培把長祿等人趕走,但君嵐毫不領情更對家培破口大罵。家培收到樂勤電話指芳琪病情突然惡化……

  望晴受驚 放棄追捕

  家培終見不到芳琪最後一麵,隻能擁抱著芳琪的屍體痛心自責。笑棠把威利要開會的消息告知家培,家培決定收拾心情展開行動,準備將威利一黨繩之於法。警方搗破威利多個賣淫黑點,更直搗威利的貿易公司……星柏知警察將至便借機離開,威利為避警察更從後窗逃走。正當威利走投無路之時,星柏突然出助把他救走;望晴與笑棠窮追不舍,威利情急下向望晴的車開槍。望晴被槍聲所嚇竟憶起自己殺人場麵而發呆不懂反應;笑棠見威利的車漸遠去,氣憤感無奈。

第10集 一烈挑釁 家培接招

  心淩開解 傷心立青

  威利重傷倒地時被警方拘捕,笑棠滿腦子充滿疑問,卻又找不到星柏的下落。立青在警察總部遇上被捕的Yoyo,Yoyo指責立青是臥底累及她,立青無言以對,終感受到笑棠說的內心痛苦。心淩與立青在碼頭暢飲,心淩以過來人身份鼓勵立青一番,終令他釋除心中傷痛。警隊成功打擊社團義豐其中一路人馬,笑棠帶各新隊員卡拉OK慶祝,望晴出現時各人給她驚喜在她身後拉紙炮,但望晴卻嚇得衝出房間。

  一烈回港 挑戰警方

    眾人一臉疑惑,笑棠感到可能是望晴開槍殺人後的後遺症;笑棠到射擊場找望晴,看見她對標靶猶豫,因此懷疑望晴有「創傷後壓力反應症」,望晴表示自己有能力解決問題,拒絕笑棠協助。笑棠把望晴的問題告知家培,家培即邀約望晴一同到郊外行山。望晴憶及小時候父親曾帶她行經同一山徑,令她的好勝心頓起,要一口氣走到山頭,但終力有不逮。家培借機開解望晴,望晴終情緒失控在家培前痛哭,將壓力發泄。

  望晴答應家培會麵對自己問題並接受心理輔導;CIB得悉一烈將回港,即派司徒凱監視一烈的行動。一烈剛回港便與眾手下一同趕往靈堂拜祭芳琪,令家培始料不及。警方對一烈之舉動極為不滿,家培明知一烈有心示威,但仍沉著氣與他應對。一烈找應駒為一毒販打官司,一烈表明不論任何方法也要救出此人;可可無意中聽見一烈派門生尋找星柏行蹤,不禁心頭一凜。

  可可怕星柏遇上危險而不停致電給他,但仍無法與星柏聯絡上。可可全力替一烈要拯救的毒販打官司,終讓她取得勝訴,令應駒更欣賞可可的才華。應駒為獎勵可可,帶她一同出席一烈在圍村所辦的盆菜宴;一烈對可可的印象奇佳,更帶她在一同在傳媒麵前表演,令可可喜出望外。可可突然看見星柏與一烈的手下一同出現,臉上的笑容頓時凝住;星柏一臉落泊地帶著旅行袋隨眾人走到暗處……

  星柏成功 接近一烈

  一烈質問星柏為何不理威利而獨自逃走,星柏表示一切全為保存手上的金錢;一烈看見星柏帶回的數百萬現款,又聽信國彬之言,開始對星柏另眼相看。一烈高興得邀請星柏一同品嚐盆菜,可可與星柏更同坐於一烈兩旁,但兩人對答如剛認識般,以免連累對方。笑棠終發現星柏的行蹤,星柏向笑棠直言因威利的事而逃走至泰國暫避風頭;笑棠問星柏為何不回覆電話,星柏隻得隨便找個借口應付了事。笑棠見狀隻得直接問星柏,在當天救走威利的是誰,星柏結果又再對笑棠撒謊……

港台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