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情轉駁

誘情轉駁
英文名:
LinkstoTemptation
主演:
馬浚偉 陳法拉 蒙嘉慧 黃德斌 李天翔 黃智賢 劉丹
狀態:
更新至1-20集
類型:
港台劇
導演:
陳誌江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0-12-13
平台:
TVB
劇情:
誘情轉駁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誘情轉駁第1集劇情 舉家旅行 慶祝執業 成偉信正式執… 簡介劇情

喜歡看“誘情轉駁”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誘情轉駁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誘情轉駁第1集劇情

  舉家旅行 慶祝執業

  成偉信正式執業成為大律師,遂舉家前往澳門慶祝,當眾人在候車到酒店時,巧遇父親立仁的客戶好友兒子高忠榮,兩人寒暄一番,但忠榮的氣焰卻使偉信與偉業感到不屑。 偉信陪伴父母暢遊數個著名景點後感到苦悶,借故與弟偉業獨自耍樂,兩人在商討目的地時,偉信被宣傳海報上的鋼管舞女郎所吸引,著偉業陪伴自己前往觀賞,豈料兩人來到夜總會,卻遇上熱愛舞蹈的母親梁桂芬,要求立仁陪她入內觀賞。 答謝偉信 朗蕎吻別 偉信怕尷尬而未有現身,隻好等待兩人觀賞完畢,才與偉業進內一睹其心儀鋼管舞女郎的豐采,誰知當立仁與桂芬離開後,鋼管舞女郎熊朗蕎慌忙地從夜總會走出來,剛好與偉信碰個正著。偉信喜見眼前人正是海報中人,遂與偉業跟蹤朗蕎,未料卻因而幫了她一個大忙。 朗蕎的小溷溷男友蒲英達不滿被飛,遂以藏有朗蕎出浴裸照的手機要脅她付分手費,兩人爭持間,手機卻被偉信拾走。朗蕎約見偉信欲取回手機,英達卻憑定位係統追蹤而至,朗蕎遂拖著偉信狂奔離開,危急間偉信把英達打傷,終於成功與朗蕎逃走,並教她刪除照片最有效的方法,最後朗蕎輕吻偉信的麵頰作答謝。 再遇朗蕎 偉信避忌 偉信一身汙穢回酒店會合家人,被問及到哪裏去,偉信支吾以對,卻又忍不住向入睡的偉業透露與朗蕎經曆的一切。 翌日偉信再使計欲避與家人同遊,未料桂芬大讚昨天觀賞的鋼管舞表演,並邀請兩名兒子同往。偉信擔心被台上的朗蕎認出而顯得甚為避忌,故在後台等候並向她示好,朗蕎有感與偉信的地位差距,遂故意冷漠地調侃他。 偉信與家人在購買手信時,驚見朗蕎再次被英達等人追捕,偉信在危急之際救走朗蕎,並走進賭場暫避。 忠榮孝輝 挺身救美 朗蕎無意中發現偉信曾偷看其裸照後,痛罵其一頓後離開,此時卻遇上忠榮與多名女友,他對朗蕎甚有好感,並於英達在賭場外埋伏朗蕎時,與手下劉孝輝將她救走。 忠榮向朗蕎自我介紹,她亦表現受落,使偉信看在眼內感到不是味兒,決定前往碼頭與家人回港,誰知朗蕎竟跟著坐上計程車隨偉信離開。偉信臨行前欲把名片留低以保持聯係,卻被朗蕎婉拒,失落的偉信隻好會合家人上船,當偉業等人談及此行的收獲時,偉信竟收到朗蕎傳來的手機短訊。

  誘情轉駁第2集劇情

  偉信祝捷 朗蕎蹤杳

  偉信成為執業大律師後,憑小小伎倆首次打贏官司,家人與律師行職員為他開慶祝會。立仁欲替偉信安排與其相交多年的客人高永泰接洽,處理租戶索償官司事宜,但偉信卻另有打算,要求押後會麵。偉信獨自前往澳門,到夜總會等待朗蕎,可惜原來她已離職,連手機號碼亦停用,芳蹤杳然。 偉業誌願成為警察,對偵查事件大感興趣,但立仁卻希望他進修法律,承繼其事務所律師樓,偉業無意修讀,托辭諸多推搪之際,見偉信回家,偉業如獲救星。 偉信朗蕎 街頭重遇 偉信接觸永泰的受傷租戶,了解其受傷經過,其後遇上忠榮,忠榮喋喋不休著偉信替其父教訓租戶,此時偉信瞥見朗蕎,恐被忠榮發現,使計引開他的目光。偉信於旺角街頭終再次與朗蕎相遇,偉信喜出望外,原來朗蕎來港工作,並在街頭銷售電訊服務,為免阻礙朗蕎工作,偉信惟有留下名片給朗蕎。 朗蕎逞一時之快,不甘被售貨員看扁,購下二手名牌手袋,後幾經考慮決致電約會偉信。偉信獲朗蕎邀約,喜不自勝,卻被偉業發現,向他進行逼供,偉信如實相告,但惟恐偉業壞其好事,遂以替他報讀法律來要脅偉業守秘。 偉業在商場以手提電話四處拍攝,卻被商鋪老板關可晴誤會為偷拍狂,二人發生爭執,保安看過偉業電話內的相片後,讓偉業離開。 偉業因手機電池耗盡,恰巧到可晴的店內充電,可晴乘機開天殺價,偉業不忿,使計將她的客人趕走。 永泰痛恨 被人蒙騙 永泰為氣對頭人,慳儉成性的他寧出高價收購對頭的心頭好古董。可晴因店鋪遭業主永泰瘋狂加三倍租金,遂往找永泰理論,被趕離開時,意外受傷,偉信看在眼內。永泰突然到其子忠榮的二手車行查核賬目,發現忠榮借詞虧蝕,實質要他代還賭債,永泰決定收緊付錢給忠榮。偉信與立仁獲邀到永泰家中用膳,永泰借讚賞偉信圖令忠榮發奮,忠榮不悅離席。偉信認為永泰應賠償受傷租戶,惹永泰不滿,忠榮看見偉信頂撞永泰,大感心涼。 偉信終與朗蕎約會,一直氣氛融洽,當朗蕎接過來電後,即要求終止約會並變得冷淡,偉信大惑不解。 偉業在商場再遇可晴,可晴得知偉業是公正行的理賠師,誤會他協助保險公司,不發賠償給因工受傷之商場保安員大頭仔,向他潑水並將他趕離商場。偉信與偉業兩兄弟對女性之野蠻及快速變臉,不約而同感到難以言喻。朗蕎收到神秘短訊指示,要她接近有旺角鋪王之稱的永泰。

  誘情轉駁第3集劇情

  朗蕎出招 接近永泰

  朗蕎為了接近永泰,刻意安排新的銷售電訊地點,果然如她所願,永泰對年輕貌美的朗蕎留下深刻印象。永泰手下何國祥明白永泰心意,向朗蕎說出永泰每天用膳地點。朗蕎往酒樓與永泰共進午膳,沒料忠榮為了向父討錢而突然現身酒樓,永泰得悉兒子與朗蕎早已認識大感沒趣,離席並著忠榮送朗蕎離開,朗蕎好事被忠榮破壞,大感不悅。 偉信為永泰租戶受傷一事,向偉業求助,偉業指出當中疑點。偉信發現英達在香港出現,欲告知朗蕎防備,不果。偉信到永泰家洽談官司,沒料竟遇上朗蕎,忠榮與偉信於晚飯桌上見朗蕎對永泰大獻殷勤,心中不是味兒。飯後朗蕎自行乘車離去,忠榮認定朗蕎的目標為自己老父,叫偉信放棄朗蕎,偉信不表認同。 孝輝口吃 拒絕作證 偉業到醫院探望大頭仔,大頭仔因受可晴之前證供影響,誤會偉業質疑自己的口供,向他怒擲西餅,可晴探望大頭仔,見狀始知偉業為探求真相而無辜受辱,對他改觀。偉信決親自調查永泰租戶受傷經過,對租戶自行找人修理冷氣機感到可疑。其後偉信接獲英達為澳門通緝犯的消息,擔心朗蕎處境。偉信為阻撓朗蕎與永泰約會,建議與永泰到租戶家中調查,卻無意中發現真相,永泰得悉被騙,大感氣憤,但接受租戶年邁母親求情,從寬處理。 偉信替永泰解決官司煩惱,永泰大喜,宴請成家上下,並在席間接受偉信求情,隻略加可晴的鋪租。偉信偷聽朗蕎電話對話,以為她再遭英達威脅,方接近永泰,向朗蕎求證,不果。偉業爭先將隻酎量加租的好消息告知可晴,此時,可晴亦在商場重遇當日目擊大頭仔受傷的證人,原來他正是忠榮手下孝輝。可晴遊說孝輝為大頭仔作證,但奈何孝輝天生口吃,為保自尊,不肯到保險公司作證。 跟蹤英達 暗中報警 忠榮因永泰不肯給錢而大為苦惱,孝輝勸他向永泰求助,惹怒忠榮,忠榮將一腔悶氣藉拳擊以孝輝發泄,孝輝雖被打,仍好言相勸,並將私己錢給忠榮。忠榮孤注一擲將孝輝私己錢押下賭馬,竟讓他贏了一筆橫財解決燃眉之急,並回家向永泰炫耀一番。 偉信發現英達下落,跟蹤他至賓館,欲報警之際卻發現手機遺留於餐廳,惟有冒險以賓館電話報警,惜被英達發現,英達窮追偉信時,偉信巧遇朗蕎及阿欣,著二人一起逃跑,可惜仍被英達及其黨羽追上,朗蕎等被挾持,英達不忿偉信報警,舉起玻璃瓶向偉信打去,幸**及時到來,眾人前往警署協助調查。

  誘情轉駁第4集劇情

  否認遭脅 朗蕎認貪

  偉信在警署指控英達要脅朗蕎,英達反駁其指控,表明來港後第一次見朗蕎,還出言恐嚇二人一番,朗蕎亦堅決否認遭英達威逼。朗蕎與偉信離開警署後,請偉信不要多管閑事,更表明自己隻因貪錢才接近永泰,偉信無奈。朗蕎業主歡姨對朗蕎與阿欣關懷備至,不單沒怪責二人拖欠租金,還不時煲湯水給二人,更提議將樓宇廉價轉讓給二人,免二人捱貴租之苦,朗蕎及阿欣心動。朗蕎收到國祥來電,邀請她與永泰吃晚飯。 可晴不懈 孝輝作證 可晴、偉業和偉信到車行找孝輝,希望他替大頭仔作證,忠榮從中作梗,請二人不要讓孝輝出醜人前。偉信從忠榮口中得知朗蕎與永泰關係日趨親密,心神恍惚,更險釀車禍,偉業認為朗蕎出身不佳,且貪錢,不滿兄長迷戀她。永泰與朗蕎晚飯,並出示酒店房匙,暗示要跟朗蕎上床,朗蕎借故離席。朗蕎離開酒店後,以短訊聯絡神秘人詢問對策,神秘人竟以四十萬利誘朗蕎跟永泰上床,朗蕎斷然拒絕。 可晴與偉業再找孝輝,並展示大頭仔在醫院治療的短片,孝輝看後仍不為所動,二人無奈離開。孝輝思前想後,終鼓起勇氣跟可晴與偉業上保險公司,為大頭仔受傷一事作證人。國祥替永泰安排女伴Ruby,Ruby嬌聲軟語要永泰買東買西,反令永泰憶起朗蕎,對他念念不忘,遂以兩百元打發Ruby離開,Ruby不悅。 為見夫麵 願舍一切 歡姨與有婦之夫崔生同居多年,崔生病危,歡姨遭崔太阻攔,頒禁製令使她無法探望崔生,朗蕎得悉歡姨慘況,請偉信相助,偉信卻誤會她與阿欣純粹為買平樓而協助歡姨見崔生,斷然拒絕相助,並拂袖離去。朗蕎追出,不滿偉信出爾反爾,為了歡姨怒斥偉信不明白沒有錢的慘況,偉信不敢苟同,朗蕎遂道出自己童年背景,說到傷心處,聲淚俱下,偉信向朗蕎道歉。可晴得悉孝輝可能受童年陰影導致有口吃,為了承諾,決心助他改善口吃問題。 崔生命懸一線,歡姨闖進醫院,跪求崔太讓她探望崔生,惜仍不得要領。偉信到來,問明歡姨意願,向崔太開出條件,終令歡姨如願見崔生最後一麵。雖然歡姨得償所願,但朗蕎卻認為她付出的代價太貴,偉信不明朗蕎為何時常將金錢掛在嘴邊,更指朗蕎曾被崔生、歡姨的真情打動落淚,朗蕎硬指自己隻是為了歡姨痛失一切落淚,偉信卻不信朗蕎所言,此時,永泰座駕駛過,朗蕎即向他揮手。

  誘情轉駁第5集劇情

  忠榮逞強 報複闖禍

  偉信不忍朗蕎為追逐金錢埋沒本性,遂向朗蕎開出條件,要她成為女友換取滿足其金錢的欲望,卻被朗蕎取笑兼拒絕。朗蕎回家,想起偉信示愛,甜在心頭。永泰、忠榮與國祥到日本餐廳用膳,卻遇上黑社會人物林中豹,中豹帶同Ruby與手下出言侮辱永泰,忠榮欲還擊,但永泰礙於對方背景,阻止忠榮。 忠榮深深不忿,離開餐廳時劃花中豹的車作報複,並告知永泰作炫耀。中豹與手下大舊發現車身遭刮花,向泊車仔興師問罪,永泰為免忠榮惡行被揭發,出錢替泊車仔解圍,卻無意間說出中豹舊日渾號,令中豹感受辱,對永泰怨恨更深。原來永泰與中豹二人於多年前曾有過節,中豹為人記仇,誓要跟永泰對著幹。忠榮經中間人欲取得日本潮流食品竹炭雪糕經營權,豈料因闖禍惹怒永泰,而無法開口。 偉信借錢 朗蕎置業 偉信與朗蕎陪伴歡姨拜祭崔生後,遇上崔太及其兒媳,其後崔太兒子上前跟歡姨表示崔太不會收回其物業,並稱歡姨為細媽,歡姨欣慰。歡姨欲離港回鄉與侄女同住,願以特平價錢將樓宇售予朗蕎,朗蕎卻因沒足夠資金而猶疑,偉信認為朗蕎應該把握機會,更願代為向銀行借錢給朗蕎作首期,朗蕎不領情。 忠榮得知永泰買鋪遇阻,竟找人假扮中豹手下恐嚇店主,使永泰成功購下鋪位,忠榮邀功終博得永泰出錢支持搞竹炭雪糕。永泰在街頭遇上朗蕎,主動提出欲與朗蕎再次約會,朗蕎猶疑間想起偉信,便拒絕永泰邀約。偉業與可晴到偉信的寫字樓,追問偉信是否向銀行借錢給朗蕎,二人力勸偉信別給朗蕎欺騙。 舞會決裂 偉信悔晚 立仁與桂芬有事未能出席李大狀的舞會, 偉信代為出席,並順道跟李大狀洽談當副手一事,偉業質疑偉信積極接大官司另有所圖,偉信竟向父母訛稱偉業欠債,偉業氣憤。朗蕎以偉信舞伴身分出席舞會,引來豔羨目光,席間偉信的舊同學問及朗蕎大學背景,偉信尷尬,幸音樂及時響起,二人共舞解窘。立仁與桂芬趕及出席舞會,偉信卻不敢向二人表明在澳門認識朗蕎,任由父母誤會她是自己的舊同學,朗蕎憤然離場。朗蕎指責偉信看不起自己,不肯接納偉信道歉,並拒絕偉信借錢給自己。朗蕎為了物業首期,竟答應神秘人跟永泰上床。大舊忽到拳館挑戰忠榮,並將他打至重傷,中豹出現,指忠榮借用其名要付上代價。偉信見朗蕎跟永泰上酒店房,欲上前阻止,最終卻被可晴勸服離開。

港台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