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梯

天梯
英文名:
TheLastSteepAliment
主演:
陳豪 張可頤 蕭正楠 陳茵媺 陳山聰 袁偉豪
狀態:
更新至1-25集
類型:
港台劇
導演:
李添勝
編劇:
石凱婷
播出:
2012-09-17
平台:
TVB
劇情:
天梯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天梯第1集劇情 苗天為妻鑿愛情天梯 苗天與妻子顧新月在深… 簡介劇情

喜歡看“天梯”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天梯第1-5集分集劇情介紹


  天梯第1集劇情

  苗天為妻鑿愛情天梯

  苗天與妻子顧新月在深山隱居,為了方便妻子上下山,他花了四十年時間親手開鑿一條數千級的天梯,其子女為此天梯取名為「愛情天梯」。新月認為自己比丈夫大八年,定會比丈夫早離人世,著丈夫在她死後,必須搬到山下與子女同住,免得他獨個兒在山上孤孤單單。殊不知有天新月發覺丈夫竟無聲無息的離開了她,她向上天哀求,若必須收回一條性命,請上天帶她走……

  自小采藥 熟悉藥性

  苗天原是廣東二牛村的藥農,與鄭嬌、關廣達及廖三斤一起長大,彼此情如手足。苗天自小隨父親苗公上山采藥,對藥性十分熟悉。一九三四年,苗天領導下,二牛村村民合力種植的名貴藥材豐收,村民正忙於把藥材曬幹。

  廣達的妻子達嫂及女兒孖辮妹每次出來探望廣達,女兒總第一時間撲向契爺苗天,雖然如此,廣達卻毫不介意,對苗天依然甚為尊敬和信任。苗公與妻子苗婆是村中出名的恩愛夫妻,二人亦深得村民敬重。

  苗婆生命 到了盡頭

  村長鍾鑑突然帶獨生女麗荷向苗天提親,表示已替他及女兒夾過八字,指二人是天作之合,更謂苗天迎娶麗荷後他便把村長之位也讓給苗天。麗荷向苗天表示父親認定他是全村最好的男人,但自己鍾情的卻是窮教師劉家明,她請苗天想辦法擺平事件。

  一日鍾鑑拿著刀追斬鄭嬌,指鄭嬌令麗荷有了身孕,鄭嬌大叫冤枉,原來苗天使計令事情公開,讓全村村民評理,逼使鍾鑑接受麗荷與家明的戀情。苗婆突然暈倒,大夫診斷她並非有病,而是生命已走到了盡頭。

  生無可戀 隨妻而去

  大夫用藥延長苗婆性命數天,囑苗公替她了卻未圓心願,苗公傷心欲絕。苗天眼看父親茶飯不思,完全失去生存意誌,十分擔心。最後,他一覺醒來,發現父母一同仙遊。有說一些老人家因老伴過身,令他生無可戀,便想隨對方一起去,這種夫婦注定一生人也是在一起的,是所謂的「鴛鴦蝴蝶命」,苗天聽了,略感安慰,覺得那是一種幸福。

  苗天因為要守孝,打點運送藥材出城售賣的責任便落到鄭嬌身上。由於全無經驗,鄭嬌也感吃力不討好。

  苗公遺書 囑兒外闖

  苗天發現父親的遺書,囑兒子他日找到理想伴侶,帶到墳前見父母,又表示男兒誌在四方,鼓勵兒子做應做的事,出外闖一闖,毋須為二老守孝。

  苗天於是回歸大隊,率眾男丁把藥材運到廣州售賣。出發前,喜叔把家中唯一一隻雞也宰了給大家吃,對藥材能賣得好價改善生活寄以厚望。

  新月帶孩子剛見完醫生,她表示兒子思行的門牙脫落後久久未長出新牙,醫生建議她多給兒子喝豬骨湯,新牙很快便會長出來。

  思行被笑 無牙風爐

  思行被同學取笑是無牙風爐而不肯上學,新月哄他說最近多好日子,會有很多女子出嫁,隻要請新娘觸摸牙縫,新牙很快便會長出,新月更表示自己出嫁時也曾被一男孩截住,請她摸摸其脫了牙的牙縫,相信那個男孩的牙齒定長得很好。

  苗天運送藥材往廣州途中,遇見有人出嫁,苗天認為有人出嫁,代表那天是好日子,是個好的兆頭,他又看見幾個兒童追著花轎……

  天梯第2集劇情

  恃勢欺人 趕絕苗天

  美娟指媳婦因不願得罪人,所以不肯接手當家之職,新月卻謂要專心照顧子女才拒絕,更指世章也著他好好教導子女,免孩子成為紈絝子弟。美娟又以自己最近經常身體不適、頭痛等,懷疑自己時日無多,要求新月當家,新月卻借故走到樓上去。

  天下起雨來,苗天安排眾人把藥材搬到一間破廟暫避,並用油紙蓋住藥材,以免被雨淋濕。破廟屋頂漏水,眾人急忙把藥材搬到牆角,苗天祈求上天停雨。

  新月祈求 不再下雨

  新月與子女聽著電台廣播,知道有些地方水浸,新月的女兒思予記起母親說過若水浸很多窮人會很慘,新月與子女一起祈求上天不再下大雨。翌晨,雨果然停了。苗天、鄭嬌、廣達及叁斤進城找買家,其他人則留在破廟看守藥材。

  新月拿了梳洗用具給美娟,美娟指她來哄她,新月謂自己沒做錯,毋須哄美娟,又指美娟身壯力健,隻是她為美娟準備了早餐,請美娟快去趁熱吃。新月從報章中看見薛覺先開鑼的消息,她把報紙遞給美娟。

  美娟擔心 時日無多

  美娟看不清楚報紙內容,又表示自己頭暈眼花,打麻將時竟然食詐糊,決定以後都不再打麻將,免得被人取笑。美娟分派工錢給家中傭人,管家紅嫂發現她的工錢少了,美娟叁十多年來從未試過數錯錢,紅嫂提議她看大夫,美娟不肯,離開時更不慎跌倒。

  新月替美娟塗藥酒,美娟覺得自己不中用,新月卻指是意外。美娟告知紅嫂自己的耳力也變差,一再擔心自己時日無多。她發現自己的眼鏡不翼而飛,更加肯定自己的健康嚴重衰退。

  坤堯食價 苗天接受

  賀正堂老闆,即美娟長子世章從佛山回到廣州,第一時間返賀正堂。苗天等四人來到賀正堂,由於他們沒有商號,被安排在最後接見。一位姓朱的賣家拿出他的何首烏,苗天看到對方的貨色,心中有數,便著廣達佯稱上廁所,偷聽朱老闆的成交價。

  廣達發現賀正堂大查櫃賀坤堯從中食價,苗天知道後,心中盤算,開出九毫一斤,預計坤堯實付六毫一斤也願意成交。坤堯接見苗天等,看了他們的藥材後表示規矩上單開一個價錢,實收另一個價,苗天同意。

  苗天依計畫開出九毫一斤,豈料坤堯表示隻願付叁毫一斤。四人大感意外,鄭嬌上前與坤堯理論,坤堯卻指他們的藥材是爛柴,不值錢,沒有人會買,鄭嬌等用袋中的藥材擲向坤堯。

  在樓上的世章看到一切,其中一件何首烏被擲到世章的辦公室門外,他拿起來細看,然後著人把他的茶杯收起,並吩咐不要讓人知道他已回來,便立即回家。美娟女兒世雯及其男友保羅知道美娟身體不適,勸美娟見醫生,美娟不肯。

  肆意侮辱 忍無可忍

  世章回家,美娟便把自己近日的問題告知兒子,世章也建議母親看醫生,但新月卻表示已為美娟帶來醫生,結果發現,美娟隻是因眼鏡度數不合適才會引起頭痛、眼花等問題。新月向世章講述家中瑣事,世章卻心不在焉。

  苗天逐一細店去售賣藥材,卻無功而回。苗天眼見快將下雨,隻好硬著頭皮回賀正堂,並向坤堯表示叁毫一斤也願意賣,豈料二查櫃,亦即坤堯的兒子世豪竟肆意侮辱,一再壓價,更表明要趕絕他們,鄭嬌忍無可忍,出手打世豪……

  天梯第3集劇情

  找到坤堯 收傭把柄

  鄭嬌因出手打世豪被捕,警察局隊長表示除了五十元保釋金,還須有一位擔保人簽名才能放鄭嬌。世章與弟世亮說起賀正堂的事,世亮表示世豪已無大礙,世章則指坤堯欺人太甚。坤堯雖是世章伯父,但他一直不憤自己身為長子,父親竟把賀正堂的承繼權交給其弟,即世章父親,所以一直視世章為眼中釘。

  世章發現賀正堂的賬目一塌糊塗,世亮表示坤堯從不讓他沾手賬簿,連世章聘請的出納主任孫文華亦被坤堯解僱。

  被父打罵 思行出走

  世章極之憤怒,世亮看見兄長的反應,害怕得不停冒汗。思行兄妹叁人不慎以皮球打破了玻璃窗,被世章斥責,世章更掌摑了思行。天又下起雨來,苗天與廣達及叁斤買油紙回破廟蓋住藥材,自己則留在城內尋求救鄭嬌的辦法。

  思行離家出走,不慎跌傷了腳,苗天看見,背他回家。思行怕被取笑掩住口,苗天猜到,便把自己兒時的經驗與他分享,思行聽了,知道母親的話是真的,隻要自己給新娘摸摸牙縫,門牙便很快長出來。

  妥善處理 消除隔膜

  新月知道有人送兒子回家,要向對方親自多謝,但追出來時已不見苗天。晚飯時,新月對思行說做錯事要道歉,思行向父說了對不起,世章原諒了他。

  飯後新月向世章表示,知道他為藥廠的事煩惱,但不應發洩在子女身上,指丈夫對子女又打又罵,而之前答應從佛山給孩子帶來小禮物又沒兌現,是他不對。新月準備了禮物,請世章當作是由佛山買回來的,親手拿去送給孩子,並請他向兒子道歉。世章照做,哄得子女甚高興,隔膜盡除。

  鄭嬌或被 控告謀殺

  苗天看見一位賣花生的老伯楊果開舖,主動上前協助,楊果給他一包花生作為答謝,苗天想到楊果可以做鄭嬌的擔保人,便向對方提出,結果鄭嬌獲釋。豈料他們才剛轉身,隊長便接到世豪傷勢惡化的消息,隊長把鄭嬌再次扣留,表示若世豪有任何不測,會控告鄭嬌謀殺。

  苗天到醫院發現世豪隻是裝作傷勢嚴重,世豪更揚言要告鄭嬌至他入獄才肯罷休。世章與妻兒出外,經過電報局時他表示要打電報往佛山,卻忘了帶西裝。

  新月想拿西裝給他,發現從西裝袋口跌出一個小首飾包,裡麵裝有一條珍珠項鏈。世章折回取西裝,從新月的表情知道她已發現珍珠項鏈。與子女在餐廳吃雪糕時,世章拿出珍珠項鏈,表示是替莫老闆訂購的,但想起自己沒有買禮物給新月,若新月喜歡,便把項鏈先送給她,稍後再為莫老闆訂購另一條。新月不欲奪人所好,沒有收下。

  苗天發現朱老闆把回傭交給坤堯,立即現身,並以坤堯收受回傭的事要脅坤堯,要坤堯放過鄭嬌。

  不滿世章 拂袖而去

  在隔壁的世章及世亮聽到一切,但未敢輕舉妄動。坤堯與世豪到警察局表示世豪的傷是他自己跌傷的,並非被鄭嬌打傷,鄭嬌即時獲釋。世章把坤堯聘請的出納解僱,又重新聘用孫文華,令坤堯不滿,世章欲揭發坤堯收受回傭及把賣家一等一藥材壓價等事,卻被坤堯輕易解說過去,坤堯反指世章不尊重他,並聲言要請假十天,隨即拂袖而去。

  美娟因坤堯的事被家族中人責難,向兒子訴苦,並斥世章的不是。苗天與鄭嬌回到破廟,發現所有藥材均已發黴……

  天梯第4集劇情

  要求苗天 寫下借據

  坤堯以族中長子的身分帶領族人拜祭祖先,輩分最高的四叔公指世章為保夥計把伯父趕走,是世章不對,世章在族人的壓力下向坤堯奉茶道歉。苗天等人為了全村人的生計,到碼頭做苦工。

  世章突然邀苗天見麵,表示願以一元一斤的價錢購買其所有藥材,眾人聽到後火冒叁丈,指賀正堂害他們血本無歸。苗天把事情詳細告知世章,世章問他全批藥材原本可賣到多少錢,苗天謂叁千元。

  欠下世章 一個人情

  世章提出隻要苗天寫一個「欠」字給他,便即付叁千元給他們。各人雖提醒苗天恐防有詐,苗天為了全村人的利益,還是答應。世章表示,苗天欠他的,是一個人情。世章與妻兒外出,苗天看見新月,認出她是當年替自己摸牙縫的新娘,看見她生活美滿,也替新月高興。

  苗天回到二牛村,逐一向村民派發利錢,喜叔收到錢後表示要修補房子,細奀的妻子哭訴一晚肚子痛,以為孩子要出世,丈夫卻不在家……

  愛娣回鄉 安葬父母

  鍾鑑看見種藥材有利可圖,提議一個兩年大計,帶領全村種更多藥材,令二牛村成為一條藥材村,但苗天對鍾鑑的提議並未附和。苗天與鄭嬌替喜叔修補屋頂,鄭嬌看出他有心把村裡的事情盡快做好,隨後苗天即表示要出城打工還債。二人看見遠處一間破屋冒煙,便前往察看究竟。他們發現一位姑娘在拜祭父母,這位名田愛娣的姑娘表示破屋本是其父的居所,父親後來賣豬仔到了舊金山,父母身故後,她把兩老的骨灰送返家鄉,讓他們落葉歸根。

  愛娣欲找旅館,但村中無旅店,鄭嬌提議自己到苗天家睡,把住所讓給愛娣暫住。鍾鑑到鄭嬌家看愛娣,愛娣表示想打齋給亡父亡母,鍾鑑答應代為安排,他又提議愛娣重建祖屋,亦願意代為處理,鄭嬌知道他欲從中取利。

  細奀嫂半夜作動,全村人被吵醒,各人協助生產,細奀嫂順利誕下男嬰,剛為人父的細奀得意忘形,鄭嬌也急不及待抱過嬰兒細看。苗天陪鄭嬌拜祭亡妻,遇鍾鑑帶愛娣看墳地,鍾鑑獅子開大口,苗天和鄭嬌要求他減價,否則鄭嬌以低價替愛娣包辦一切,鍾鑑隻好讓步。

  鄭嬌自責 害死妻兒

  愛娣問苗天為何在鄭妻旁有一個小的墳墓,苗天把鄭嬌的往事道出。鄭嬌原本有一個好太太,妻子更懷了身孕。一晚,鄭嬌到別村飲喜酒,一時高興飲至大醉,當晚嬌嫂作動,更在地上生了孩子,鄭嬌翌日回家,發現妻兒在地上,兒子更因出生後長時間在地上而著涼病了,幾天後兒子夭折,妻子承受不了喪子之痛,不久也去世。

  鄭嬌自責害了妻兒,心頭總不肯放下這個包袱。苗天出城前,鄭嬌、廣達及叁斤前來與他飲酒送別。

  苗天出城 打工還債

  鄭嬌明白苗天放不下父母,表示會給苗公苗婆上香,又會替二老清理墳頭雜草,而苗天亦勸鄭嬌為自己打算。苗天與回佛山的愛娣結伴乘搭火車,苗天羨慕愛娣從舊金山返國,受過教育,懂得洋文。愛娣卻謂父親當年賣豬仔到舊金山建鐵路,住在豬仔館,她在豬仔館長大,從未受過教育,更不懂洋文。

  愛娣未有工作,苗天提議她到廣州碰機會,但愛娣謂有朋友在佛山,所以先回佛山。愛娣下車後,發現世章在火車站等她,還送了她一條珍珠項鏈。苗天從火車上看見愛娣與一男子一起……

  天梯第5集劇情

  懷疑丈夫 已有外遇

  世章想接愛娣到廣州居住,愛娣不想影響世章的家庭,也怕被人發現,寧願留在佛山。但世章表示已在山邊找了一間小屋,且不放心讓愛娣一個人留在佛山,愛娣隻好答應。

  保羅及世雯請新月幫忙說服美娟,因為美娟知道女兒要嫁到馬來亞一定不肯答應。新月向美娟提出時,美娟卻指保羅當初承諾與世雯結婚後會入贅賀家,堅決反對保羅帶女兒走。

  說服美娟 讓女出嫁

  新月責保羅沒有把對美娟的承諾事前告訴她,令她一時間也無法應對,但她仍肯替保羅想辦法。新月帶美娟看世雯,發現世雯哭著執拾行李,美娟欲上前責罵,新月阻止,表示這樣會令事情沒有轉圜的餘地。結果,新月成功說服美娟。世雯喜孜孜的檢視母親為她準備的嫁妝,保羅收到父親從馬來亞打來的電報,催促他拿錢回去救橡膠園,他請人回覆父親,表示金器、首飾及賀禮,應足夠應急。

  濟民賞識 提升苗天

  苗天在濟民藥行找到一份雜工,他送藥給老闆的叁姨太艷萍時,艷萍正在打麻將,他發覺艷萍的手連麻將也拿不穩,提出替艷萍細看她的手,他發覺剛送來的藥方與艷萍的病情不符,提議她請大夫調節藥量。艷萍帶丈夫黎濟民到藥行找苗天,濟民知道苗天自小採藥,熟悉藥理,覺得他是人才,要提升他為大查櫃,苗天明白藥行有藥行的規矩,不能一步登天,不敢貿然接受。

  新月偶然 遇見愛娣

  濟民隻好先提升他為驗收,負責驗貨,但表示濟民藥行的大查櫃職位已預留給他。世章趁周日與愛娣到西樵山遊玩,回程時車子壞掉,愛娣趁世章檢查機件時往喝涼茶,把手中的西樵大餅留在車內。新月與孩子到朋友家開完生日會,發現世章的車停在一旁,便上前欲隨夫回家。

  世章看見妻兒一怔,新月聽到愛娣喚章哥,更看見愛娣頸上戴的珍珠鏈,心知不炒。愛娣驚見新月,嚇得匆忙離開。新月再在車內看見吃過的西樵大餅,但未有追問世章。

  編造故事 瞞騙妻母

  晚上新月失眠走到廳中,美娟猜她為了丈夫的事心煩,新月把遇到愛娣的事告知,美娟答應為她向世章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翌晨美娟問世章,世章編了一個謊言,又謂因為阿榮病了才自己駕車,美娟和新月都信以為真。愛娣為怕再遇到新月,連日不敢上街。世章表示妻子相信他編造的故事,不再懷疑。世章咳嗽,請愛娣為他衝鹹金桔水,愛娣擔心。

  新月發現 丈夫撒謊

  苗天寫信給鄭嬌,表示藥行上下對他都很好,又謂已儲了叁十元,本往還給世章,但到了後才知賀家東主有喜,於是決定儲更多錢才再去還債。世雯出嫁前一晚,美娟請新月替女兒上頭,新月表示上頭這習俗須由好命婆負責,美娟指新月正是好命婆,促她為世雯上頭。

  美娟派利是給各人,她派給阿榮時問起他病的事,阿榮機靈地回應,沒惹美娟懷疑。阿榮的女兒與思行等玩在一塊,她說父親周日帶她到公園玩,發現公園有新的滑梯,新月聽到,知道世章撒謊……

港台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