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業者

守業者
主演:
馬浚偉 楊怡 麥長青 邵美琪 唐詩詠 楊明
狀態:
更新至1-32集
類型:
港台劇,懸疑,劇情
導演:
梁材遠
編劇:
譚翠珊,區嘉慧
播出:
2014-02-17
平台:
TVB
劇情:
第1-5集 守業者第1集劇情介紹 家揚回鄉 搶得花炮 政府軍軍醫潘家揚發現一名傷兵乃… 簡介劇情

喜歡看“守業者”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5集

  守業者第1集劇情介紹

  家揚回鄉 搶得花炮

  政府軍軍醫潘家揚發現一名傷兵乃敵軍,見對方持有家人照片,明白此人想家的心情,便讓對方脅持自己逃走。家揚懷著滿腔熱血,加入軍醫隊伍期望救國救人,可是在軍中五年,目睹無情戰火,處於殺戮與救亡的生死間,感到無助與憂傷,不禁想起家鄉的親人。

  家揚父親潘永年是永泰隆絲綢廠的老板,永年責長子家顯做事不夠細心,使用開了花的桑葉,反觀巧兒做事俐落,一旦發現桑葉開花便會全部棄用,因為開了花的桑葉會直接影響絲綢的質素。巧兒是永年的次女,也是永泰隆的當家,她因籌備嫘祖誕,所以請兄長代她巡視桑林。

  巧兒有心 針對碧雲

  永年眼見嫘祖誕將至,不滿巧兒夫婿張寶正到省城收數多天仍未返回。巧兒檢查祭品時,發現天絲中有結,向女工領班冼碧雲問責,女工冼燕歡承認勾斷了天絲,由於燕歡是碧雲下屬,巧兒要求碧雲負責任,碧雲亦主動提出通宵再造一束新的天絲,巧兒卻把再造天絲的責任交給唐冰冰。

  燕歡與女工們議論巧兒有心使碧雲沒麵子,還偏袒冰冰,又指冰冰家中經營跌打館,卻到絲綢廠與她們爭工作。碧雲決定與冰冰各做一束天絲,讓巧兒作最後決定。冰冰成功趕做了一束令巧兒滿意的天絲,碧雲亦做了一束品質上乘的天絲,但巧兒決定把碧雲所做的天絲燒掉。

  永年不準 家聲學戲

  冰冰覺得巧兒似有心針對碧雲,巧兒指碧雲沒放她在眼內,她又表示碧雲是她母親的親戚,加上年資久,女工們視她為大家姐,她知道永泰隆的死對頭鄭昌有意拉攏碧雲過檔,所以必須提防碧雲帶走大批女工。

  嫘祖誕當日,潘家四少家聲遲了起床,且精神不振,永年識穿他天天往看神功戲,還學起唱戲來,才致睡眠不足。永年不許家聲學戲,要他隨巧兒學習打理絲綢廠。永泰隆二老板潘永祥一家及時趕回鄉出席嫘祖慶典,永祥妻王美芬的姨甥彭國良是永泰隆協理,美芬請永年多給國良機會。

  鄭昌暗嘲 巧兒霸道

  永年妻陳婉琴向永祥打聽三子家揚的消息,永祥指家揚的部隊去了雲南,當地戰事激烈。繼興盛老板鄭昌暗嘲巧兒做事霸道,還搶去大客朱老板的訂單,被巧兒反嘲他實力不夠。

  嫘祖大典上,婉琴身體不適,巧兒代母為蠶龍點睛,鄭昌指永年明顯要讓巧兒做其接班人,恐對繼興盛造成威脅,而家顯妻子楊豔桃亦對巧兒非常妒忌。女工舞動蠶龍後,進入搶花炮環節,五大絲綢廠爭得甚為激烈,本處於下風的永泰隆因家揚的突然出現而成功奪得花炮。

  永年冷對 家揚回鄉

  婉琴、家顯、巧兒及家聲看見家揚都十分高興,唯獨永年態度冷淡,吃飯時亦久久未見入座,家揚猜父親有心不與他說話,家顯認為永年仍氣家揚當年不遵父命,強要學醫兼加入軍隊。巧兒代家揚說好話,請永年原諒家揚,家揚向父敬酒,永年不但不飲,還借口疲倦而回房間去。

  家顯、巧兒與家聲都勸家揚留在家鄉,又指父親一直掛念他,巧兒的話題扯到家聲想學戲方麵,她指戲子屬下三流,責家聲不應學戲。家揚在河邊突然想起在軍中的情況……

  守業者第2集劇情介紹

  家揚發現巧兒自殺

  家揚自言一直銘記父親的教誨,他給永年帶來一副眼鏡,永年戴上眼鏡後視力立即改善。永年指家顯優柔寡斷,家聲沉迷學戲,隻有靠巧兒替他打理生意,若家揚肯接手,相信他定能把永泰隆發揚光大。

  夜闌人靜,巧兒提燈獨個兒走到一間小屋。家顯因巧兒未依時會客而回家找她,永年著各人到處尋找巧兒。冰冰在蘆葦叢附近一小屋內發現巧兒屍體,家揚聽到冰冰大叫,連忙走進小屋,他替巧兒檢查,惟巧兒已返魂乏術,她的手中還緊握寶正所寫的退婚書。永年夫婦看見巧兒屍體均告暈倒,家聲也因受驚過度而昏倒。

  寶正受夠巧兒虐待

  永年斥寶正當初要求入贅潘家,卻竟寫退婚書。家顯自責不應把休書交給巧兒,謂巧兒不想父母擔心,要求他守秘。

  一個多月前,家顯在廣州找到寶正,責他一再私吞公款,著他回鄉見巧兒。寶正表示已受夠巧兒對他呼喝,甚至動手打他,決不肯回家,更把一紙退婚書交給家顯。家顯指巧兒看了退婚書後若無其事,還請他不要對任何人提及此事,卻沒想到巧兒會吞鴉片自殺。家揚指巧兒一直有寫信給他,從沒提起婚姻有問題,且她收到退婚書已久,質疑為何到現在才出事。

  家揚自責成催命符

  家顯認為巧兒為家族生意已忙得不可開交,無暇想其他事,無論有多不開心也會硬著頭皮支持下去,直至家揚回家接掌家業,她便可把擔子放下。家揚重看巧兒給他的信,自責成了姊姊的催命符。

  永泰隆雜工洪初九不相信巧兒會自殺,他向同在永泰隆工作的唐千斤追問。永祥給錢千斤、冰冰兄妹及初九,著他們向外人說巧兒因急病死亡,冰冰指巧兒口鼻滲血,並非急病,永祥下令不準冰冰亂說話,還命千斤該好好管束冰冰。國良為巧兒的死難過,美芬卻認為他應替永祥高興。

  豔桃不忿美芬欺侮

  永祥憤指巧兒常自恃當家不可一世,又指國良身為協理,巧兒也隻當他是跟尾狗。永祥提醒國良,巧兒死後,絲綢廠非常溷亂,沒有人主持大局,正是他們的好機會。永祥與國良做了一場好戲,以顯示永祥的辦事能力。事件中碧雲明顯與永祥對著幹。

  豔桃請了與巧兒有交情的白雲觀虛雲道長為巧兒做法事,美芬卻請了淨土寺的住持,她要豔桃自己想辦法向虛雲交代。豔桃不忿被美芬欺侮,要家顯到父母麵前理論,被家顯斥責,她哭訴為丈夫前途要緊,永祥又對當家之位虎視眈眈,指家顯應把握機會。

  巧兒房內藏鴉片膏

  家聲自看見巧兒屍體後便如撞邪般,家揚指弟精神失常,待他心情平複後,會慢慢好過來。家揚在巧兒房間的花瓶內發現一包鴉片膏,他想起巧兒的死狀,產生了懷疑。

  冰冰趁送祭品到潘家時,往看巧兒屍體,被家揚發現,冰冰力指巧兒手上有非自殺的明顯證據,聲言不會讓巧兒死得不明不白。家揚卻要求冰冰當甚麽事也沒發生過,並趕冰冰離開。

  家揚到小屋查看,冰冰也來到,她表示不相信巧兒會為寶正吞鴉片,又謂三個月前聽到巧兒嚴斥寶正……

  守業者第3集劇情介紹

  指控寶正害死巧兒

  冰冰憶起曾因巧兒心情不好,陪她聊天,巧兒自言不值得為寶正這種男人飲悶酒,她隻是為揀選嫘祖誕的酒而試酒罷了,巧兒更謂若非不想父母激心,早已休了寶正。

  家揚視察過小屋環境,加上各種跡象,認為巧兒不會自殺,冰冰想往報官,家揚拉住她,冰冰猜他怕影響潘家聲譽,家揚警告冰冰不要多事。家揚默默地觀察家中每個人,希望找出與巧兒死亡有關的蛛絲馬跡。

  巧兒即將出殯,仍找不到寶正,美芬著家顯辦好喪禮,豔桃指美芬與永祥所做一切隻是為了自己。

  提醒家顯小心永祥

  初九修剪巧兒生前著他修剪的樹,家揚從初九口中得知鄭昌因爭朱老板的生意而當麵詛咒巧兒,一班蠶農因價錢問題常與巧兒爭拗,而碧雲又常頂撞巧兒,初九又引述所見所聞,認為永祥及國良心地差。

  國良謂永祥吩咐在巧兒治喪期間,一律不收蠶繭,碧雲與國良理論,指家顯交帶她收蠶繭,並著蠶農把蠶繭留下。碧雲趕在國良見到家顯前向家顯說明一切,謂逼不得已撒謊,並一再提醒家顯小心永祥。

  家顯自言當年辜負了碧雲,難得碧雲不計前嫌,碧雲不想再提舊事,聲言隻是不想女工沒工開,請家顯不要誤會。

  家揚為姊擔幡買水

  冰冰發現碧雲與鄭昌見麵,懷疑碧雲被鄭昌收買,正想上前拆穿碧雲,卻被家揚阻止。冰冰數出多個理由,認為碧雲是殺巧兒的凶手,家揚卻查到碧雲沒可能行凶的證據。家揚願意讓冰冰與他一起繼續追查巧兒的死因,但警告她不要任意妄為,收到任何消息也要第一時間向他匯報。

  家聲的身體狀況不宜替巧兒擔幡買水,永祥夫婦的兒子家勤又腸胃不適,豔桃暗示是美芬要兒子裝病,不肯替巧兒擔幡買水,家揚提出由他負責。巧兒喪禮上,寶正突然出現,家顯斥他回來得晚,寶正卻表示一收到消息便立即趕回。

  寶正手上有指抓痕

  永年罵寶正害死巧兒,家顯代父痛打寶正,寶正露出真麵目,指巧兒咎由自取,還力數她的不是,指巧兒做生意用了不少見不得光的手段,他甚至發現巧兒耍了手段,才能把朱老板的訂單從繼興盛手中搶過來。家揚問寶正既已與巧兒一刀兩斷,因何要回來,寶正坦言為了錢。

  冰冰到靈堂試探寶正,家揚發現,責冰冰不向他匯報。冰冰指寶正說謊,還指寶正在巧兒死亡當晚已回到潘家村,又發現寶正手上有指抓傷痕,她推斷事發當晚的情況,促家揚到鄉公所,家揚卻表示要的是真憑實據,而非冰冰的揣測。

  肯定寶正患心絞痛

  家揚試探寶正,又替他檢查身體,診斷寶正的頭暈是疲勞過度所致。冰冰執出一劑心絞痛的中藥,謂當晚從寶正身上嗅到的便是這劑藥的藥味,肯定寶正患有心絞痛病。家揚把藥方中每種藥材嗅一遍,總覺得少了一些氣味,他著冰冰到附近藥店把紫蘇葉全買回來,但沒說出原因。

  冰冰買紫蘇葉後看見家揚從凝香樓走出來,追問家揚因何要她買紫蘇葉,家揚沒正麵回答,冰冰不滿,表示會自己查出真凶。冰冰衝入潘家,高聲說巧兒非自殺,而是被寶正害死的……

  守業者第4集劇情介紹

  為求清白 脫光搜身

  寶正默認事發當晚已回潘家村,但否認是凶手,卻不能說出當晚身在何處。家揚回家,指寶正並非凶手,他在父親追問下,表示因聽聞冰冰提及此事,他暗中查探後,肯定巧兒是自殺的,卻設法證明寶正的清白。永祥以冰冰造謠生事,實時辭退她。家顯為冰冰求情,永年亦不想多生事端,冰冰才不致被解雇。

  家揚責冰冰打草驚蛇,讓真凶知道他們追查巧兒的死因。巧兒入土為安後,永祥派人毆打寶正。家揚靜靜放了寶正,他不明白巧兒怎會為寶正這種人自殺,寶正亦認為妻子絕無可能因他而尋死。

  碧雲搜查 冰冰宿舍

  寶正透露曾拒絕替巧兒耍手段搶繼興盛的生意,後來巧兒終把生意搶到手,他相信是一個巧兒很信任,且很熟悉絲綢廠的人幫助她,家揚推斷此人與巧兒之死有關。

  冰冰發現天字繭有問題,她懷疑有人把次一級的蠶繭混入天字繭中,她正想告知家顯,卻已被召見。家顯指近兩天新織的絲綢出了差池,追查下發現是冰冰的天繭有問題。碧雲用菜油驗證後,證明冰冰所做的絲綢混入了雜質,她指冰冰偷龍轉鳳,暗中把名貴天繭出售圖利。冰冰呼冤,永祥重提冰冰再生事便趕她走,家顯認為必須把事情弄清楚,碧雲提議搜查冰冰等的宿舍,但無發現。

  懷疑碧雲 有心嫁禍

  碧雲要求搜身,要冰冰等同組女工脫光衣服搜查,結果仍無所獲。家顯不欲追究冰冰,碧雲指因冰冰的過失,浪費了大量天繭,冰冰理應對事件負責,國良認為應趕冰冰走,冰冰發誓沒偷天繭,懷疑有人嫁禍。永祥認為要想辦法在限期內趕貨,他立即分配各人工作,以表現他的運籌帷幄。

  冰冰懷疑碧雲設局害她,相信碧雲是殺巧兒的凶手或幫凶。家揚指碧雲在絲綢工作多年,一向忠心,不相信碧雲會害巧兒。冰冰則謂知人口麵不知心,指家揚也暗中放走寶正。家揚把寶正透露有另一人協助巧兒耍手段,才能成功搶了鄭昌的生意。

  遊說父親 傳位家顯

  冰冰不相信巧兒會做出這種事,但家揚不認為寶正會騙他。永祥提議永年栽培家顯做當家,實質想挑起永年對家顯的不滿。家顯知道家揚放走寶正,他思前想後,懷疑巧兒不是自殺的,指冰冰所說也非無可能,因巧兒得罪了很多人。家揚指冰冰衝動,其言不可信。

  婉琴不明永年為何總不肯放手讓兒子打理絲綢廠,還經常檢視數簿,家顯謂隻要家揚願意留下做當家,永年便會放心。家揚拿藥給父親時,勸父放心讓家顯、永祥及國良打理生意,永年指家顯做事總出錯,無可能做當家。家揚細數家顯的優點,遊說父親把絲綢廠交給她。

  家顯要求 碧雲幫忙

  永年終於願意讓家顯一試,條件是若家顯做不來,家揚便要接手。永年著家顯接管數簿,並代表他往洽談生意。

  家顯要求女工每天加班四小時趕做朱老板的貨,碧雲擔心加班會令各人精神不足,到頭來影響了絲綢的質量,她又謂計算過時間,即使不加班也可趕起整批貨,且目前最大問題是天繭不足,她表示不會加班,其他女工聞言也不肯加班……

  家顯要求碧雲幫忙,指永年讓他做當家是想考驗他的能力。碧雲卻謂他既做當家,便須有能力坐穩當家之位……

  守業者第5集劇情介紹

  一夜之間蠶繭死光

  碧雲兄長大成代表蠶農,要求每擔蠶繭售價由四元加至八元,碧雲勸大成不要乘人之危,大成指番禺有人出價十元買蠶繭,他要求八元並不過分。

  家顯因沒足夠蠶繭而煩惱,永祥奇怪大成似知道永泰隆急需蠶繭,懷疑有內鬼,國良認為碧雲嫌疑最大,因她是大成妹妹。永祥則懷疑冰冰,他促家顯當機立斷,又提議與永年商量,家顯不想驚動父親。家顯決定催生永泰隆的四齡蠶,令其盡快變成五齡蠶吐絲。

  冰冰指笑群不應忘本,笑群不明冰冰為何對巧兒那麽忠心,她指冰冰雖與其子祖耀用生雞拜過堂,但不必為她這個便宜家姑費心神。

  冰冰深信祖耀未死

  冰冰想起祖耀離鄉之日,答應過做成生意後,便回鄉與她成親。麗娟知道冰冰因笑群的話不好受,安慰她,但她相信兄長當日身在沉沒的船上,肯定回不來了,冰冰卻堅信祖耀未死。

  碧雲知道家顯想催穀四齡蠶吐絲結繭,她提議用舊的雙青磚,因熱力較均勻及持久,她聽聞淨土寺重修廚房,相信那兒會有這種磚,家顯著千斤及阿豪到淨土寺運來一批舊磚。

  笑群等蠶農被人毆打,大成相信是永泰隆所為。家顯精神欠佳,父親追問是否絲綢廠出了事,家顯否認。家揚看出兄長有事隱瞞,與兄到絲綢廠後便追問,家顯把事情告知,家揚不相信一切是巧合。

  一夜之間蠶繭死光

  冰冰闖進,斥家顯派人對付蠶農。家顯到養蠶室看蠶時暈倒,初九發現四齡蠶全死光,家揚指養蠶室有毒氣,懷疑問題出在磚上,他知道提議用淨土寺舊磚的人是碧雲,懷疑是碧雲搞鬼。

  家顯責碧雲害他,他認為碧雲對他懷恨在心,把絲綢廠急需蠶繭的事告知大成,讓大成拉攏蠶農坐地起價,她又提議用淨土寺的舊磚,結果令四齡蠶死光。碧雲否認所有指控,隻覺一番好意被扭曲,還指家顯不信她大可趕她走,但提醒家顯當前急務是解決蠶繭的問題,否則交不到貨,他這個當家便有辱永泰隆的名聲。

  堅持隻以四元交易

  家揚發現雙青磚被人做了手腳,又問冰冰有人出價十元買蠶繭的消息從何來,冰冰說是大成,她隨即想到所有事都是大成搞出來,包括派人打蠶農,而背後指使他的人是碧雲。

  家顯請蠶農到永泰隆,表示隻會以之前說好的四元交易。永祥與國良在永年麵前指家顯把事情鬧大,又自言與番禺的蠶農有交情,可以七元之價買蠶繭,繼而與國良一唱一和,以凸顯他的人麵及能力。可是家顯說,父親讓他當家,便應信任他,聲言定能把事情解決,他請永年多給他一天時間。

  蠶農的蠶繭有飛蛾破繭而出,恐很快整批繭都不能再用。

  大成夫婦一走了之

  蠶農聚集起來等大成解決蠶繭問題,大成夫婦卻想一走了之。碧雲追問下,大成承認收了鄭昌錢搞事,碧雲拉大成回去給蠶農交代,大成一手推開她,令她跌傷了腳……

  冰冰見碧雲的腳受了傷,謂會帶跌打酒給碧雲,還對碧雲十分關心。家顯準時交貨,朱老板很滿意,並加了訂單,永年讚賞家顯與蠶農打好了關係,對他另眼相看。家揚想起在戰場的生與死,甚至親手殺人。

港台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