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花

我也是花
主演:
金載沅 李智雅 徐孝琳 韓高恩 李起光
狀態:
更新至1-15集
類型:
韓劇
導演:
高東善
編劇:
未錄入
播出:
2011-11-09
平台:
MBC
劇情:
我也是花第1-5集劇情介紹 我也是花第1集劇情介紹 小的時候我們總以為世界很美很寬… 簡介劇情

喜歡看“我也是花”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我也是花第1-5集劇情介紹

    我也是花第1集劇情介紹

    小的時候我們總以為世界很美很寬闊,像躺在草地上看到的天空,那麽無限,而我們是那些自由的雲——有時候是小鳥、有時候是小樹、有時候是那隻可愛的大頭狗狗、有時候是那隻上下翻飛的蝴蝶。小鳥小樹小狗狗小蝴蝶都有媽媽爸爸,有喜歡自己的叔叔阿姨,有玩具。

    慢慢長大,慢慢知道,這個世界遠比自己想的狹小和暗淡,所以越長大越孤單。

    等完全看清楚,我們終於了解,自己的快樂隨著時間慢慢消散了回不來了,腦海裏隻有那些篩過的美好回憶,但它幫不了自己,我們時常覺得想快樂卻快樂不起來,因為時光給我們的負擔太多太重,想找人分擔卻看到別人的更不快樂。

    車奉賢是個美麗的女子,做著和男人一樣的工作養活自己,成天被人吆喝,做了該做的說了該說的卻被人看成是異類。她升不了職,因為處理工作後經常被人投訴;也沒有辦法開心,因為她經常被人誤解。

    工作的不順心就算了,還被誤解為性格粗暴怪異,所長要她去樸泰華的治療室,結果她被樸泰華籠統地說成是非正常憂鬱症。

    出了治療室的車奉賢遇到了自己的緣分——那個騎著小綿羊、喜歡開玩笑和彈人腦門的許在熙。

    兩個人的不期而遇,原本都以為轉身之後,都繼續各自的生活。沒想到他去當停車員,她就是管那個區的車;他就在她的工作地點附近幹活,她每天都會和他有不期然的偶遇;慢慢的,他自然而然想逗她,想看她;而她上完夜班也想起他因為洞悉人心後對陌生人說的那些貼心話而不由自主滴微笑。

    他以為自己隻是習慣去捉弄她,卻小小的忽略了她和自己有同樣的傷痛。而她也沒想過自己的眼淚,讓他的心裏變成淚海

    以為的偶遇,有時候是必然。

    人的機遇,和樸泰華的誇誇其談有異曲同工之妙,我們都知道自己的想法,也知道怎麽去安慰別人,可是事到了自己身上,那完全不是那麽去解決的。而且,我們也不知道現在之後,下一秒鍾會有什麽樣的際遇。生活永遠是將來時,看不到的未來裏,誰也不知道自己幾時真的就抑鬱了,不管是正常性的還是非正常性的。

    而編劇通過台詞,讓樸泰華說的套話裏帶出了真實和心酸。他白天的套話是為了活著,雖然好歹是有學位證的博士。隻有夜晚,在他接到奉賢的電話,聽到她哽咽的心裏話,才肯說那麽一點點真話。而我們何嚐不是這樣,有時候被人說成虛偽的部分,並不都是不真心不誠懇的東西,那些要是能說出來,誰還不想大聲喊出來呢?

    所以,我們也成天覺得自己抑鬱了,遇到好事就興奮得喜形於色,不高興了就黑臉,遇到自己覺得怎麽都沒辦法解決的人或者事,就覺得全世界都欺負自己。奉賢是真實在電視劇裏的影子。

    隻是,欺負這個詞,也是相對的。

    相比奉賢的努力,金月過著自欺欺人的生活,以為騙人能得到富貴,能過上自己想要的好生活。遇到被人揭穿,還反過來去欺負人。因為不想回鄉下過苦日子,寧可在城裏租個狗窩來生活。沒想到媽媽找來,還抱著頭以為又來催房租。借錢買三百萬的衣服,交不起五十萬房租。

    而奉賢的那些同事們——金隊長 所長 馬路,個個都有自己的煩惱。所長覺得奉賢是刺頭;金隊長成天和奉賢打嘴仗,卻為了保護她還故意扇了她一個小巴掌,就拿了許在熙的一個用過的皮夾,還被奉賢發現交了回去;馬路難得看到這麽有個性的女生,還在煩惱自己年齡小了,要怎麽才能趕上奉賢的腳步。

    這些奉賢世界裏的人們,活色生香的過著自己被人欺負或欺負別人的鬱悶日子。

    而在看似和奉賢不會交集的軌道裏,許在熙過著雙麵人的日子,白天在外麵打工,打過無數零工,看過形形色色的人。晚上回到豪宅裏,繼續精品包包設計師的工作。白天開著小綿羊穿梭在街道上,晚上卻在豪車裏看著窗外掠過的孤單的城市霓虹。他有不能去碰的藏得很好的傷口,在霓虹的熒光下,變得分外透明。

    他身邊的人——公司合夥人樸華英很能幹強勢,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條,她唯一的遺憾是看著許在熙偽裝自己的身份,過著他想要的生活。因為他覺得愧對她和她的兒子。

    她也許是看到了許在熙想看似平靜和安穩的狀態下內心的懼怕,但她沒看到自己也給他很大壓力。

    所以,樸華英和許在熙也有各自不為人知也掩飾得很好的抑鬱。

    抑鬱有時候不是病,但真的成為一種病,就有無法挽回的頹廢。

    我們以為全世界是大家的,所有人都在這個全世界的範圍裏。

    隻有在經年之後,站在某個街角,看著人來人往裏有自己似曾熟識的人和自己擦肩而過,她(他)已忘記了自己,而我們還記得她(他)的往事,像舊電影,一幕一幕用倒回的方式在你心底裏放映出往昔。那個時候的石破天驚會告訴自己一種感覺:這個世界,原來不是大家的,不是所有人的。它從來都是我一個人麵對的,是一個人的全世界。

    麵對它需要的勇氣不夠,才是抑鬱的本源。

    我也是花第2集劇情介紹

    前期回顧:奉賢勸在熙移動車輛,但他不聽,車被拖走了。奉賢昏昏欲睡,結果看到在熙出現,投訴她。

    奉賢的同事聽到這個,都很驚訝。在熙說身份證的事情以後再說。奉賢說是以後好好說說。在熙投訴奉賢太粗魯對待自己,拉起自己的褲腿,奉賢斜著眼睛看了看,聽到在熙說在貝裏克現場被帥氣的車**踢到腿,今天拖掉的車很貴的。金隊長說我來吧,奉賢不讓,說在熙申訴的事情和拖車的部分都不相關,我警告過你了,在熙說起碼來三次警告才正經做事的方法吧。同事要幫忙,被奉賢喝住。奉賢承認自己是沒常識的女人。在熙抓住她的弱點,說教半天,奉賢覺得這事和他沒關係,在熙說姐姐你需要治療啊,奉賢說一起啦,你也不正常。在熙說我不關心這個。奉賢大聲喝斥,把在熙嚇著了,他問在熙有沒有男朋友,有了就知道小聲,並說馬路也是不錯的選擇。奉賢要他小心說話,她就忍到這裏。結果在熙告退的時候,金隊長要他常來,多多來往有好處。在熙離開之前還明說了奉賢罩杯又不對,要不要幫她買。

    結果在熙走到門口,看到奉賢衝出咬著他的手和腳,大聲說:你來告我!!眾位同事都沒攔住她的舉動,馬路不管,在後麵說好。

    奉賢去找了樸泰華,說自己咬人了,該去精神病院。樸泰華說你去了,我沒生意。在他看來,奉賢隻是特別的人。奉賢說我怎麽不知道呢。樸泰華要和她聊聊特別的地方。奉賢出門說,我吃得好睡得好,可是一回頭又進了治療所,暴怒著對樸泰華說我正常著呢,你說我什麽呢啊?

    再次出勤的時候,看到在熙在所外停車,說他還在公共場所停車。金隊長說這沒什麽啊。奉賢看到金隊長的名牌皮夾子,問是不是你收禮物了,金隊長怒了,說我不說話,你蹬鼻子上臉了啊。最後還是抖著手把皮夾子清空後讓奉賢拿走了,金隊長說你沒融通性啊。奉賢把皮夾子還給門外看好戲的在熙。

    隨後,正在吃飯的奉賢看到拎著高級料理的在熙進來,給她吃,要和她和解,希望他理解這階段他的無理,他也不告她咬自己。奉賢說但也不能給他VIP待遇。看到在熙帶來的好吃的,問我要怎麽做。在熙得寸進尺,奉賢伸手握手,結果拿出兩個圈圈,把他和椅子連了起來。在熙覺得還不錯,說她吃的很快速啊。馬路開始嫌棄在熙,看到美食就吃了。在熙問馬路要鑰匙,不給就別吃。還勸在熙吃好,在旁邊看她更可愛,怎麽做事很不上道呢。奉賢要走,在熙說你解開了我再走啊,就這麽走了啊。想讓馬路解開,被馬路吃了好吃的,但也不給解開,在熙隻能帶著凳子就這麽出了門。

    在熙出門就瘋了,車** 車奉賢 奉賢呐~~~~~都換著叫喚了,但她不搭理。他帶著連體凳子回去工作的地方,金道鈞問你這回又在麽了?在熙舉著凳子假裝做運動。

    馬路有話要說,讓奉賢等等,他會克服年齡差距,人生的變化讓他苦惱,讓奉賢等等他。看到金月在附近台階上拍照。問奉賢在幹嘛,拍電影麽?奉賢說那是在為網店拍圖。馬路傻笑看著金月,金月還之以眉眼和飛吻,馬路看傻了。奉賢接到報告,帶著馬路去解決問題。給老爺爺買了牛奶,老爺爺說我要香蕉牛奶,奉賢給了,老爺爺說再換一種,奉賢都買了,說自己好忙的,老爺爺反問我怎麽什麽給你找事了。奉賢說你沒事別打緊急電話,老爺爺說那個號好記又好撥,我就打。看到奉賢的態度,老爺爺看著她的背影怒吼啊怒吼。馬路問是不是太不人道了啊。奉賢問馬路有沒有憂鬱症,馬路說好像有個前輩有。奉賢聽到很開心。值勤回來,看到在熙帶著凳子,她趕緊解開,還很熱情的笑眯眯的給熱咖啡,給他道歉,在熙讓她不要笑,他害怕,奉賢說玩笑吧,剛才的對話,你好好想想,說完快樂的回去了。在熙問馬路:她出什麽事了,馬路說沒有啊,你怎麽說半話啊。在熙不相信,拍著馬路的胸脯說你要叫我哥哥,還有把凳子搬回去。

    我也是花第3集劇情介紹

    奉善下班到店裏喝酒。在熙出現搶了她到嘴邊的食物,並揚言要請客。奉善打包了十分油豆腐,在熙點了最好最貴的酒。奉善歸還在熙的背心。兩個人開始喝酒開心聊天。離開店後,兩人一前一後散步回家。岔路口,醉酒的奉善懷疑在熙跟蹤她,認為他喜歡自己所以搬到附近,並拿出警棍稱自己是女強人可以自己回家。可是甩了好幾下,警棍都沒伸長。在熙上前想幫忙,奉善用力一揮。順利伸長的警棍打在了在熙頭上。

    樸華英打不通在熙電話,看隔壁在熙家,發現他還沒回來。

    在熙到皮包作坊找裴大叔喝酒聊天。

    金達被繼母帶到奉善家。奉善拒絕收留繼妹金達,和母親大吵一架。看著母親憐惜地摸金達頭發,奉善濕了眼眶,開始言辭辛辣地指責母親。母親傷心地對奉善又打又罵。奉善立場堅定地轉身,卻一頭撞在鐵門上流了鼻血。母親趕緊拿出紙巾,金達則捂著嘴偷笑。母親把金達扔下自己離開。奉善把金達關在門外。

    金達坐在行李箱上,一條狗衝過來。屋內,奉善聽見金達哭喊救命,拿著警棍衝出來一陣亂揮。金達趁機溜進屋。奉善定睛一看發現被騙,回屋要求金達明天一早離開。

    在熙想著奉善畫了一堆設計圖後睡著了。裴大叔進來看著設計圖想起第一次遇見在熙的夜晚。還是青少年的在熙因為一個男孩撕了他貼的傳單而打架……

    華英一個人喝酒等不到在熙回來。

    奉善夢見Pink在自己耳邊不停敲打三角鐵,知道自己摔下床。她睜開眼,房間裏隻有掛著兩顆淚的娃娃鬧鍾在叫著。

    在熙夢中驚醒,坐起又枕著雙臂躺下。

    華英在“接駕者”中尋不見在熙,進公司遇見在熙司機便上前詢問。司機說幾天不見在熙擔心所以來公司看看。

    華英打電話問樸泰華昨天有沒跟在熙一起,並得知兩人約明天吃飯。

    泰華結束通話發現襪子破了洞,正抓著腳時,奉善進來了。兩人就“討厭自己”開始了談話。

    憤然結束談話的奉善出來,看見公路對麵摩托車上的在熙對著自己比手畫腳,嘲笑他神經病時,後麵一男子撞上來搶走她的包。

    搶匪穿過公路逃跑,奉善大喊讓在熙抓住他。在熙卻扯過摩托車車頭給搶匪讓路。奉善上去,恐嚇在熙,又接著追。

    搶匪撞倒自行車,奉善稍作關心接著追。在熙騎車跟上來,奉善讓停車。在熙卻說了加油後騎車離去。

    奉善終於追上搶匪,搶匪亮出小刀。兩人對峙後,搶匪棄包逃跑,被騎車出現的在熙一腳踢飛。

    奉善呼叫警車。

    被在熙踩在腳下的搶匪說自己又冷又餓才搶劫,在熙想起自己在風雪的夜蹲在垃圾堆旁吃麵的經曆,心軟放走他,並阻止奉善再追。

    奉善以妨礙公務罪銬住在熙,在熙用手銬另一邊銬住奉善。兩人揮手一路拌嘴走向派出所。

    在熙突然牽住奉善的手,被一腳踢坐在地上。

    開車路過的華英看見了,打電話給泰華確認在熙推了約。

    奉善打開手銬,和在熙去吃飯。飯桌上,奉善數落在熙,並說他很陰暗,所以不會喜歡他。在熙被一語擊中,愣住,隨後冷笑,說出奉善對著電話哭說討厭自己的事,惡言反擊。

    奉善給了在熙一巴掌後離開。

    店外車內的華英看見了這一幕。

    回到工作崗位的在熙繃著臉。

    華英讓在熙幫忙提東西到辦公室,給他看了合作商資料。在熙反對提案。華英認為女人不會花幾百萬買小作坊加工的包包。在熙堅持要投資昌信洞創造風情飾品街。

    兩個人的爭執轉移到在熙失聯的事上。華英激動說害怕在熙突然消失不見。在熙說自己不會隨便離開,但是也不屬於任何地方。

    在熙騎車時想著奉善說的話,奉善在公車上也想著在熙說的話。

    奉善回家後發現金達在家。金達說奉善按密碼時她看見了。

    奉善趕金達走時,把她的三百萬外套扔在蠟燭上。金達哭喊後出示收據要求賠償。

    奉善回房對狗娃娃拳打腳踢,在幻想裏靠在Pink身上做出決定,讓金達住六個月抵消三百萬,並製定規則,違規即扣一萬元。

    奉善又找泰華聊天,抱怨金達討人厭的行徑。在泰華的尋循循善誘下,奉善說出了心裏話,因為金達是母親再婚丈夫的女兒,所以討厭她。並交代了父親在她中學時再婚搬到了鄉下。

    奉善去商場,在門口遇見在熙。兩人對視後無言參加而過。奉善看著賣場的內衣想起在熙說的話,詢問量尺寸要不要脫光……

    在錢包專櫃前,朋友過來打招呼,表示要給奉善用員工折扣,讓她幫她表弟。奉善拒絕。

    奉善買了錢包,在門口被華英叫住。華英開口約奉善聊聊,奉善問為什麽,工作中的在熙看見了對話的兩人。

    我也是花第4集劇情介紹

    奉善拒絕華英邀請,並說她很帥。

    奉善在等公車,在熙騎車出現,向她道歉並打聽她和華英說了什麽。

    在熙接到電話後換上一身大款的裝扮去了俱樂部。

    老板先後介紹幾個美女給在熙,最後因為麵熟,在熙選了金達。兩人談話間想起對方是誰。金達不屑地離開座位。

    奉善把金達行李打包到門外。

    金達從朋友口中聽說在熙是身價千億的極品男,驚訝不已,跟蹤離開的在熙到門外時,接到奉善電話。

    在熙回家和華英兒子在仁一起睡,華英透過攝像頭看兩人聊天。在仁問華英對在熙重要嗎,在熙說很重要。

    奉善出門,發現金達架帳篷睡在門口。

    在熙躲在玻璃後麵觀察華英的會議。會議的結論是公司沒有吸引人的曆史故事。華英勸在熙露麵,公開他背後的故事。

    派出所同事為金隊長慶生,奉善送出錢包。

    奉善和馬巡警到派出所後麵抓喝酒的未成人。在熙出現扔出蘋果,讓奉善接受他的蘋果(道歉)。

    金達去第一次遇見在熙的地方打聽。遇見約打網球的在熙、華英和泰華,觀察和偷聽後斷定在熙是有錢人。

    奉善買了菜和青蟹,回家路上看見一身名牌的在熙從華英車上下來。她戴上帽子裝作沒看到地經過,卻因一輛自行車,撞飛了菜和青蟹。

    三人一起撿起東西。華英解釋有事拜托在熙所以送他回來。奉善懷疑在熙被華英包養,要求在熙證明事情不是這樣。在熙說他憑什麽這樣,他和奉善不過是陌生人。

    金達回家對著廁所裏的人道歉,開門的卻是奉善爸。金達尖叫衝出房子。

    奉善爸要求奉善給他做飯。奉善謊稱金達在減肥不用吃飯。奉善媽打電話給金達。

    吃飯間,奉善爸責怪奉善沒升職。奉善揚言自己退休時職位一定比父親高。父親質問奉善到底在不滿什麽。奉善說身為他的女兒就是她最不滿的事。奉善爸掀了飯桌。

    奉善媽來電話,讓奉善給金達飯吃,並告知冬天要上首爾打工到時候再聯絡她。奉善摔手機砸碗,不滿大家對她恣意妄為。

    奉善收拾碎碗時,突然聽見Pink唱著情歌出現,滿屋燭光。他牽著她的手,用歌聲稱讚她美麗,送她玫瑰。

    一晃眼卻什麽都沒有,奉善大哭。

    奉善執勤時,違規停車的車主竟是前任男友。在熙出現,稱自己是現任男友,打發了前任男友。

    在熙上了奉善的車,問她沒換電話號碼是否在等前任回來。奉善也用“我們隻是陌生人”回答在熙。

    在熙一把抓過奉善,吻了她,說,現在不是陌生人了。

  我也是花第5集劇情

  在熙強吻奉善後,繼續奉善是否在等待前男友的話題。奉善憤然給在熙一拳,以性騷擾罪名要挾在熙下車。在熙一下車,看到趙馬陸憤怒地摔下帽子。

  派出所後麵,馬陸脫到隻剩一件背心,單挑在熙。在熙對衝過來的馬陸撒出一把沙子,然後開始教育馬陸什麽是喜歡一個人。馬陸要求在熙不再惹奉善,在熙拒絕。

  馬陸全副武裝來到更衣室,對奉善告白,但是因為回憶被強吻的事而發呆的奉善轉眼不見人影。

  奉善回到家,讓金達搬回屋裏住,直到三百萬扣完。

  奉善找樸泰華聊天。泰華說到奉善是因為爸爸是警察才成為警察的,奉善頓時來氣,指責爸爸是壞警察,給人亂扣罪名,收黑錢。

  奉善被泰華的話氣到揮包包,卻摔坐在泰華身上,然後一拳打在他鼻子上憤然離去。

  三輛車來到PERCHE前,在十幾個保安的護送下,從車上卸下了一個箱子。

  在熙停車時,看到李科長收了李部長的東西,於是在路上攔下李科長。李科長被推倒在地,鈔票從蛋糕裏掉出來。在熙指責李科長偷挪經費。

  奉善在泰華的診所填寫診斷問卷,離開後在一家店門口遇見吃麵的在熙。奉善幻想自己上去質問在熙是不是想跟自己交往,在熙轉頭發現奉善。兩人坐在一起聊名品。在熙突然彎下腰撿起一百塊。

  在熙直接走掉,服務員找奉善結賬。

  金達來到在熙常去的網球場,果然看到在熙,連忙跑到旁邊去練習揮拍。

  在熙殺球,打到金達的眼睛。奉善接到盜竊案報警,也來到了該地方。

  在熙接到電話被告知價值20億的包包被偷。

  泰華剛好來找在熙,被在熙以擔保人身份推上救護車。

  奉善和玻璃外的在熙對上視線。在熙回家和華英商量,提出把事情鬧大當做宣傳。

  奉善和馬陸守在公寓門口。

  金達向泰華打聽在熙,泰華不講,金達不讓送回家,結果撞上路障摔倒。泰華還是送金達回家,金達怕被發現自己窮,提前下車。

  奉善下班回家把在自己床上的金達拽起來,被她的眼睛笑倒在地。

  金達吃飯時看到電視新聞在報道20億包被偷事件。奉善上床補眠。

  在熙在家伏案設計,想起被奉善踢的那一腳,畫了很多鞋子。

  華英敲門,在熙渾然不覺,華英走進看了設計圖,是軍鞋。

  奉善在商場調查巡邏,遇見朋友,調查起李科長。朋友指著剛好進來的在熙,說他很可疑。

  奉善又問了在熙上司,上司也說在熙最可疑,一個停車員總不在自己職位上,太過關心公司的事。

  奉善接到馬陸電話。奉善來到保安室,看到保安整理的畫麵指出,在熙一個月內都在賣場閑逛。在熙因此被帶到警局。

  在熙被質問,拒不回答,被要求出示身份證,於是以前偷竊、過失殺人等的前科被揭開。

  警員因為前科斷定在熙就是偷竊者。

  奉善想起在熙曾經說過手銬比以前變輕了,想起自己曾說過的他的陰影,想起他穿的名牌衣,眼眶泛濕。

  在熙說自己當晚和金達在一起。金達被傳召到警局。

  奉善在警局門口遇見華英。奉善質問華英和在熙分明認識為什麽裝不認識。華英反問風濕是私心想問,還是因為公事。奉善堅持自己是因為公事,華英堅持自己不認識在熙。

  金達到達警局,但是在熙已經被華英保出。在熙讓司機送走金達,自己和華英一起回去。

  金達向司機打聽在熙,司機不理會她。

  在熙陷入罪惡感中,華英不悅,猛地刹車。兩人陷入回憶中。那天在熙開卡車載著懷孕的華英,發生了事故。當場身亡的男人,竟是華英的丈夫。華英失聲痛哭,在熙崩潰跌坐在地。

  華英勸說在熙,那隻是一場事故。在熙還是沒辦法原諒自己,華英衝在熙吼,讓他忘記。

  奉善回家對著Pink訴說疲憊。

  馬陸正吃飯,被奉善按頭。奉善警告馬陸不要把過失撞人講成殺人。

  奉善坐在派出所後麵長椅,對在熙的事耿耿於懷,正抱怨間。後麵睡覺的在熙坐到奉善身邊。

  奉善指出在熙隱藏著巨大的自卑感,但是隻要努力未來會變好。

  在熙覺得奉善因為自己的前科而不想和自己有交集,很悲傷地說原來奉善和別人都一樣。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