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花

劍與花
別名:
刀與花,刀和花,花與刀
主演:
金南佶 金智秀
狀態:
更新至1-20集
類型:
韓劇,劇情
導演:
金龍洙
編劇:
權敏秀
播出:
2013-07-03
平台:
KBS2
劇情:
劍與花 劍與花第1集劇情介紹 高句麗麵臨著滅亡,榮留王引領大臣商議是否和唐征戰,… 簡介劇情

分集劇情更新連載方式
排序:降序

喜歡看“劍與花”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劍與花

  劍與花第1集劇情介紹

  高句麗麵臨著滅亡,榮留王引領大臣商議是否和唐征戰,榮留王主張和親避戰,淵蓋蘇文主張與唐抗戰。榮留王針對淵蓋蘇文提出疑義,淵蓋蘇文回答替換高句麗的大對盧(總管高句麗的最高官職)才是保護高句麗的路,榮留王反對說目前冊封太子是要務,淵蓋蘇文大膽反抗榮留王。

  太子和舞英在路上遭唐猛烈追擊,來人告訴榮留王此事,淵蓋蘇文下屬擔憂生存者告密說出他們的計謀。太子和舞英押送人質回都城,淵忠半路殺出在房頂用箭射死人質,舞英拔劍去追淵忠,藏(榮留王的侄子,舞英的王兄)隨即一路追去。在一個院子裏,一個包裹扔進,淵忠隨即跳進,舞英拿劍指著他,藏也追了上來,他趁舞英和淵忠搶包裹之時向淵忠胳膊上劃了一劍,淵忠撞開舞英就要跑走時聽見藏喊舞英公主,他愣了一下轉身離開。

  藏找到一家茶樓,眾人圍觀淵忠射蘋果,他轉了一圈停在一處背對淵忠打量他,淵忠因為射箭用來胳膊上的傷口崩裂獻血浸染了整個衣袖,倆人緩緩準備出手,一個女人出現拉走了淵忠。

  淵忠看藏走遠才下樓,一個霸主攔住淵忠想要他替人辦事,淵忠拿下放在他肩上的手,不予理睬繼續前進,霸主說那人可是高高在上的人,不是輕易可見的,淵忠問是不是隻要替他辦事就能見到他。淵忠坐在閣樓上看著娘親送給他的掛鏈潸然淚下,娘親告訴他他爹是一個很好的人。

  榮留王在為沒保護好人質斥責藏,舞英進來問父王他們被偷襲時是不是他派人去救他們。舞英出來看見坐在台階上的藏,她也坐下說不要把她父王的話放在心上,藏起身要離去,舞英問他說和王弟(太子)在王位之事上是否為難,她看的上他的才華,舞英說完藏停了片刻說命運隨時可以改變,舞英回頭震驚的看著他,他解釋說他相信王弟日後會有能力。

  舞英找人調查杏仁一事,了解一些情況後獨自在市場轉,在賣簪子攤前遇見淵忠,倆人同時看中一支簪子,舞英撤回手,倆人沒說一句話,等舞英回頭看淵忠時他已經不知去向,舞英找了一圈看見他走在對麵的街上,她低頭輕笑跟著他走到路口又跟丟了,失望的站在路邊,然後感覺自己背後有人,默默的笑著轉過身看見站在背後的淵忠,兩個人對視著仍然不說話,淵忠聽見趕馬聲,急忙拽過舞英讓她倒立的飛起來與自己麵對麵。淵忠放下舞英,他們沉默的站在一起,桃花滿天飛。

  跟崇淵蓋蘇文的人去找淵蓋蘇文,恭賀計劃取得成功,他們問淵蓋蘇文要選誰擔任大對盧,刺殺人質的了不起的人是誰,淵蓋蘇文沒回答他們反而拍拍一個人的肩。下屬告訴他淵忠來找他,淵忠說自己母親已經去世,他曾經來找過他,他甚至幫他殺了人,淵蓋蘇文說這個家沒有他的位置,淵忠問他他和母親是怎樣存在,淵蓋蘇文沒有回答他,他傷心離開淵家。

  舞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拿著那片桃花瓣想著白天和淵忠的相遇,淵忠拿著母親的掛鏈想著父親白天的背影暗暗握緊手,不經意間看見一片桃花瓣飄落,伸手抓在手中。

  淵蓋蘇文接到宮中聖旨,說查到刺殺人質的主謀榮留王讓他進宮,他的下屬說如果現在進宮恐怕會遭人暗殺,淵蓋蘇文不停的用手敲桌,敲桌聲在寂靜的夜裏格外清晰。

  舞英和父王一起舞劍討論現在的情況,榮留王說如果淵蓋蘇文今晚不回宮他就會被殺害。淵蓋蘇文思慮良久還是決定進宮,榮留王整裝等待他的到來。淵蓋蘇文留下隨從在宮門口自己進去,他推開宮殿門,把劍放在地上走進坐下,榮留王說他知道他派人假裝唐人偷襲的計謀,但他選擇安靜掩蓋此事,他希望這時候不要鬧分裂。

  淵忠的朋友問他要去哪,他說不想留在平壤城。舞英又去倆人見麵的賣簪地方,想起和他的相遇禁不住微笑,她拿著他的畫像找他,坐在茶樓下麵遐想,淵忠打開窗看見坐在下麵的舞英改變心意決定不走了,他說他要去做正經的差事。舞英看見他從茶樓走出來,他朋友幫忙分發他的畫像,她跟他們去看他的射箭技術。他的朋友說要找個女人助場,增加看點,淵忠走向舞英問她是否願意相信他一次,舞英點了頭。

  劍與花第2集劇情介紹

  舞英站在目標處,淵忠箭箭精準獲得圍觀人的好評,他看了一眼舞英轉身離開,淵忠的朋友向觀眾收過錢後給舞英一些報酬,舞英拿著錢去追淵忠,她問淵忠他有這麽好的才華為什麽不去做些好的事,淵忠問她好事指什麽,她猶豫一下說比如作武士,淵忠聽後不發一語離開,舞英看著他的背影也轉身離開,淵忠走了幾步轉身去看舞英,舞英有所察覺也轉過身。淵忠在集市得知宮裏招收武士的諭旨。

  唐誣陷說高句麗先挑起事端,榮留王想避免戰爭他在朝堂上說會派太子出使唐和解此事,跟隨淵蓋蘇文的大臣說出使唐有辱國家的臉麵。

  藏擔任挑選武士的任務,他告訴報名的武士分組對決,在他們中隻選出一個人擔任高句麗的武士。舞英站在那些武士後看見淵忠開心的笑了。

  大臣讓榮留王更換大對盧,榮留王堅決派使節出使唐阻止戰爭,他說現在最好的方法是建成千裏長城,他問淵蓋蘇文並要他負責長城建築之事。淵蓋蘇文說高句麗的事不是由王一個人說了算,要通過對盧會議決定。退朝後,大對盧一方有人留下建議王冊封太子以堵住悠悠之口,淵蓋蘇文的下屬在他家說一定要更換大對盧,淵蓋蘇文沉默片刻後說隻要能守住高句麗有何不可。

  武士們過五關斬六將最後隻剩下五個人開始最終的較量。淵忠在之前已經受傷,他在徒步賽跑中倒下,但他想起母親的話堅持了下來,舞英一路跟著他。在陡峭的懸崖上一個人為了超過淵忠,拽著淵忠的腳使他下滑,但還是淵忠先登頂。在水中比賽中,淵忠承受不住在終點暈了過去,舞英跳下水救起他幫他舉起勝利的旗幟。

  時雨問舞英是不是喜歡淵忠,她不了解他卻幫助他許多,舞英問他有沒有喜歡的人,不了解但仍然喜歡她,時雨沉默了。淵忠認為不是自己親自得到勝利,所以他選擇離開,舞英得到消息後騎馬去追淵忠。舞英問他為何放棄王宮武士,他解釋了自己的原因,他說他不能接受她的費心。舞英說如果他知道她的用心就不可以這麽做,倆人對視一會舞英傷心離開。

  因為高句麗有人對唐先發起掠奪戰,榮留王請幾位大臣進宮問他們發起戰爭的人是誰,他聽侍從說是可以得到利益的人所為。榮留王讓大臣回去留下大對盧解泰秀,解泰秀請求他殺了自己。晚上淵蓋蘇文和解泰秀同時遭暗殺,解泰秀被繩吊死,淵蓋蘇文不動聲色已有人替他除害。

  白天大臣全部去祭奠解泰秀,解泰秀的女兒拿葬花扔在淵蓋蘇文的背上,濃烈的恨意從眼中釋放出來。榮留王來慰問解泰秀妻兒,舞英握著解泰秀女兒的手安慰她。榮留王說解泰秀死亡之事他會徹查,國政也會選新的大對盧。榮留王說要有把握獲勝就要有楊文將軍的支持,隻是楊文閉門不出,舞英說她願意去試試勸楊文將軍。楊文不願意幫榮留王,舞英解釋說父王是為冊封太子才和淵蓋蘇文攜手,希望他不要幫助把高句麗推向戰爭的淵蓋蘇文。

  淵忠找舞英答應做她的武士,舞英問淵忠他的父親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淵忠回答說他隻當父親不存在。舞英說她想幫助父王,她希望淵蓋蘇文消失,淵忠聽她的話心中五味雜陳。淵蓋蘇文去見楊文遭到拒絕。

  大對盧的評選正式開始,五部全部進宮。投票開始,宜會應(榮留王心腹)和燕正勞(淵蓋蘇文心腹)兩位候選人、各位大臣都在等待楊文投票。舞英在自己屋裏徘徊,榮留王在悠閑寫字,舞英讓淵忠去會場探情況。楊文最終投給燕正勞,燕正勞發言說會遵從榮留王的決定,命淵蓋蘇文監督修建長城,他的發言引怒所有淵蓋蘇文的人。

  淵蓋蘇文聽了燕正勞的話站住了,他看見站在門口的淵忠,他問淵忠為什麽要進宮,淵忠說他已經和他恩斷義絕,他會履行自己的使命。舞英聽見了他們的對話,她震驚的看著淵忠。

  劍與花第3集劇情介紹

  淵忠向舞英解釋說他隻是向淵蓋蘇文打招呼,舞英告誡他在宮裏耳目多,讓他小心。榮留王在東盟慶典上宣布誓詞,宣布將在東盟祭後進行太子冊封儀式,讓淵蓋蘇文也去進行千裏長城的工程。退朝後跟隨淵蓋蘇文的人讓他將燕正勞這個叛徒處決。

  舞英藏在屋簷後看見淵忠,她裝作隨意的樣子向前走去,淵忠喊她她微微一笑回頭和他說話,舞英問誰陪他去集市,淵忠說有朋友在等他,舞英有些失望托他捎一本《文選》書。淵忠從書店出來被一個人撞了一下,倆人同時接住書。他朋友喊他去花天酒地的地方喝酒,淵忠又看見撞他的人,那人和一個人計謀在東盟祭的時候刺殺舞英和太子。

  舞英勸王弟好好學習武藝以讓眾人臣服,太子不願意,淵忠卷起他的畫作,太子拿劍架在淵忠的脖子上,淵忠說如果他想保護好自己心愛的東西就要學習武藝,陛下有令如果他不同意就要燒了他的畫作,太子聽了淵忠的話說自己想要靜靜。晚上太子找淵忠看見他在看書,是太子最喜歡的書《文選》,倆人談起書的作者,太子感情深重。

  淵蓋蘇文的武士告訴淵蓋蘇文淵忠去教太子武藝。

  東盟祭日子的晚上淵忠保護公主和太子去集市看盛會,淵忠又看見撞他的人,他覺得很可疑。他們走到妓院門口太子被一個女人拽了進去,舞英朝著淵忠笑笑向耍雜技地方走去,藏看見一個可疑的人跟了去。太子出來看見王姐玩的高興,舞英向他擺手,撞淵忠的人幾次想發射暗器都沒得逞。太子告訴王姐他想先回去,讓她好好玩,那人終於向太子吹出暗器卻被一個抱箱子的人擋住。舞英和淵忠一起逛盛會,舞英拉著淵忠跑到算卦的地方,算卦先生讓他倆算姻緣,結果甚好。突然淵忠拉著舞英跑了,因為一個小孩偷走他的劍,他們沒追到,藏一路跟著那人(淵蓋蘇文的武士),看那人將淵忠的劍還給淵忠。

  淵忠帶舞英去他原來住的地方,舞英說他在這很自由,淵忠也關心她雖然每天笑但她也有很大負擔,舞英說她願意承擔。舞英看見屋裏的猜字謎很有趣,也出來幾道題考淵忠,最後一個舞英出的是“戀”字,淵忠沉默不語,舞英有所意識就借口回宮。

  藏攔住淵蓋蘇文武士的去路問他是出來逛集市還是替淵蓋蘇文辦事,他沒回答繞過藏走了。藏跟蹤淵忠看見他燒了淵蓋蘇文給他的紙條,淵蓋蘇文奉勸他不要選擇死路玷汙淵家的名聲。舞英走過來問他有什麽事,淵忠沒回答,舞英送他一個簪子,感謝他對太子的照顧,他在宮裏她很放心,倆人一起走了。藏撿起淵忠燒剩下的紙片有所思。

  淵忠開始教太子武藝,藏看見淵忠的動作想起射死人質的人。舞英也來學習武藝,太子看見姐姐想起她和異國王子的對決,她獲勝了為高句麗贏得光榮,當他去送花給姐姐時才知道她受傷了,但是姐姐忍受著不告訴任何人。當初本應該是自己的事,以後就讓他自己承擔。淵忠暗暗在心裏說他會陪在她身邊。

  東盟祭的最後一天大臣們都在宮殿裏歡聚,看著小醜們出色的演出常懷大笑,榮留王笑著看了看淵蓋蘇文,淵忠留意著宮殿裏的情況,他看見一個大臣給淵蓋蘇文說了什麽,就是那天和撞他的人在一起的人。榮留王和淵蓋蘇文各懷心思。那個撞他的人已經化好妝準備行動,節目仍在進行,無人留意淵忠已經出手救了公主和太子,榮留王嗬斥他擾亂舞會,淵忠看一眼淵蓋蘇文沒有說出真相。

  公主和太子為他求情,榮留王正要饒恕他時,藏出來劃開他的衣袖證明他就是刺殺人質的人,舞英問淵忠是否屬實,淵忠沉默不語,榮留王問淵忠是不是淵蓋蘇文派他進宮,他說自己有苦衷他是自願進宮為武士,舞英心痛他竟然騙她,藏問他和淵蓋蘇文武士見麵並且他燒得紙條的事,淵忠說他不是淵蓋蘇文派來的奸細,他講出淵蓋蘇文是他的親生父親。

  榮留王下旨將淵忠斬首,他問淵蓋蘇文有什麽意見,淵蓋蘇文緩緩站起來說奸細是應該斬首,但王有什麽證據證明他是奸細,榮留王問淵忠是不是他兒子,淵蓋蘇文承認了,榮留王說淵家的子孫想做什麽就做什麽,而他竟然做低等武士,淵蓋蘇文說他們已經恩斷義絕,他隻是選擇自己的路與他無關。榮留王以淵忠刺殺公主和太子一事仍有將他斬首,淵蓋蘇文頭也不回向宮殿門口走去。

  劍與花第4集劇情介紹

  淵忠被關進大牢,舞英傷心的回憶他們的相遇相識,淵忠也不好受,他沒有實現對母親的承諾將要被斬死。舞英放心不下還是去了大牢,但是舞英的話更傷淵忠的心,她說不要讓他奢求原諒,他還是會被斬頭,淵忠說他這樣做隻是想見父親,他沒有時間去判斷對錯,因為他娘是個婢女。舞英問既然已經見到他父親為何還要做武士,淵忠說淵蓋蘇文不承認他的身份,他想要改變庶子的身份。舞英問他還有什麽說的,淵忠說他最後還是沒有擺脫庶子的束縛,但是以家父兒子的身份死他沒有遺憾,他對不起舞英。

  時雨和同伴們在討論淵忠的事,他們質疑為什麽不殺淵蓋蘇文,一個人說如果殺死淵蓋蘇文高句麗就會大亂,為防止淵蓋蘇文及其左右有什麽行動,他們要采取措施。淵蓋蘇文的屬下想要反叛,淵蓋蘇文拔出劍怒視著他,他趕緊認錯,淵蓋蘇文說如果他再有此心就滅他全家。

  藏找淵蓋蘇文談話,淵蓋蘇文說如果他執意說出真相那麽他將性命不保,想想他的父王,一輩子活在榮留王的陰影下,而他還被當做王宮武士使喚,他應該完成他父王的名譽,龍椅應由有資格的人來坐,藏心有所動,但他還是沒有直接答應淵蓋蘇文。藏去大牢問淵忠東盟祭最後一天有人刺殺太子和公主是他救了他們是否屬實,如果他說實話他會保他周全,淵忠否認了。

  舞英叫藏見麵,她說她想去找淵蓋蘇文讓他親自去求父王或許父王會釋放淵忠,藏說出真相,舞英覺得這樣父王更會同意釋放淵忠,藏說淵忠不願意說出真相,他認為不讓父親和陛下發生倒戈是可以為舞英做的唯一一件事,舞英問藏為什麽告訴她真相,沒有什麽目的,藏說這是他可以做的唯一的事。

  舞英向父王說淵忠時為了救她和王弟,讓他免淵忠一死,榮留王已下定決心叫舞英不要再追究此事,為了高句麗他必須死,舞英隻能傷心落淚。她又去大牢看淵忠,淵忠不抬頭看她,她隨即轉身欲離開,淵忠眼含淚水望著她,舞英回頭走向他說她不能讓他就這麽離開,淵忠說有她的話他就知足了,舞英說她還不滿足起身走了幾步又回去伸出手,淵忠抓著她的手,倆人悲傷難耐。

  舞英從大牢跑出來心裏難以平靜,她突然想起王弟說過父王說監獄裏有密道可以通往外界,她找人用蝴蝶探了路,自己點著油燈進去密道。太子也去找陛下問他是否有更好的方法來引導淵蓋蘇文和高句麗,榮留王說“更好的方法”隻是他個人的理想,所有政治的目標都是理想化的。太子說他還是有些了解淵忠的,榮留王問他是不是舞英讓他來說服他釋放淵忠,太子急忙解釋說不是,榮留王說如果像公主那樣容易動搖是成不了大事的,他決定去見公主,太子阻攔說王姐可能已經休息了。他們談話期間舞英已經找到通往監獄的密道,她用飛鏢引開侍衛的注意,卻怎樣都打不開鎖,這時藏來監獄將淵忠轉移了位置,舞英看著淵忠被帶走卻無能為力。

  舞英回到宮殿,她父王什麽時候站在她背後她都不知道,榮留王問她去哪了,舞英哭著跪地懇求父王放了淵忠,榮留王決心已定。淵蓋蘇文站在自家的畫像前凝視片刻後進宮見陛下,藏回告他說陛下不願見他,他準備離開又轉過頭對藏說不要損害他兒子的屍體,他現在要去見兒子,藏將他帶到關押淵忠的地方,他隻對淵忠說一句話:如果他是淵家的人明天就堂堂正正上路,淵忠沉默不語。

  舞英不停的在宮殿內走來走去幹著急,淵忠這時正在法場等待行刑,每個將要被斬首的人都被蒙住了臉,陳九(淵忠的朋友)也來到法場,舞英趕著馬車向法場。藏去下淵忠的蒙臉布說陛下有令改為絞手,淵忠和舞英麵露不舍和痛苦。

  榮留王倒一杯茶卻未動,淵蓋蘇文在家看著畫像,藏宣布行刑。淵忠被勒住脖子吊了起來,陳九想要上前被侍衛攔下,舞英淚流滿麵,淵忠痛苦的在掙紮。

  劍與花第5集劇情介紹

  淵忠行刑的前一晚,藏將他轉移到其他牢房,藏想起淵蓋蘇文說過的話,他應該替他父親完成心願統一高句麗,他在淵忠的茶中放入東西讓淵忠喝下,他向榮留王稟告淵蓋蘇文的請求留下淵忠的全屍。舞英看著淵忠被絞死,自己無能為力,陳九大哭不止,藏將淵忠的屍體運走,舞英想要跟去卻被攔截,她哭著坐在地上直到其他犯人被處死眾人全部離開,她仍然坐在原地。

  舞英一個人駕馬車在街道上狂奔,差點撞上一個運貨推車,她停下來丟下馬車如同行屍走肉下車離開。藏將淵忠送回淵蓋蘇文的居所,淵蓋蘇文交代手下準備淵忠的葬禮。藏對淵蓋蘇文說他是為了高句麗和王室著想才送回淵忠,希望他不要再和陛下對著幹。淵蓋蘇文的手下安放淵忠的屍體發現他竟然還有呼吸,他調查了事情的發生向淵蓋蘇文匯報,淵蓋蘇文了解之後讓他繼續準備葬禮掩人耳目。

  淵蓋蘇文去看了淵忠,淵忠沒有睜眼看他,淵蓋蘇文在心裏默默地對他說他回家了,淵忠等淵蓋蘇文離開後才睜開眼,想起舞英看他被絞死的心痛他也無法抑製流淚。舞英回宮躺在床上飯也未吃,榮留王進來看她,舞英還是問他為什麽非殺不可,殺死他淵蓋蘇文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榮留王說最近發生太多不安的事,他需要安定混亂,舞英說她會去見淵忠最後一麵,任何人都不能阻擋她的心。

  淵蓋蘇文和淵忠談話,他說他不應該進入王室,淵氏家族的人前方無路時不會走的,淵忠問他是否承認他是淵家的人,淵蓋蘇文說去與留取決於他,但是他不可輕舉妄動。在藏的陪同下舞英去淵蓋蘇文家祭奠淵忠,舞英看見淵忠平日穿的衣服伸手撫摸流淚不止,藏和淵蓋蘇文隻是陪同站在原地不說一句話。淵忠獨自停留片刻便起身離開,走過一個小院突然停下轉身進去,有人攔住了他,但是他不理睬繞過那人繼續走,看見在靈堂低哭的舞英,藏和淵蓋蘇文都發現了他,待舞英轉身時他藏了起來。

  舞英向淵蓋蘇文表達了父王的歉意,她說希望他以後不要和父王互相猜忌,就當是為了淵忠,淵蓋蘇文沒有回答舞英讓她小心離開,舞英緩緩離開沒有看見注視著她的淵忠,在淵家門口她讓藏先回去了。舞英孤身走在街道上情不自禁想起與淵忠的種種,她失落的走在街道上,淵忠在另一條街道跟隨著她的腳步,走了一段距離他想起淵蓋蘇文的話,他和王室的姻緣已斷。舞英把淵忠曾經呆過的地方轉了一遍,她會記住他們美好的時刻,淵忠一路跟著她,她走到倆人曾經買簪的地方出神,淵忠什麽時候把她送給他的簪子放在她手裏她都不知道,離開時走了幾步才發現,等她轉身尋找淵忠早已沒了蹤影。

  淵忠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心痛不已,舞英知道一定是他,淵忠去了倆人猜謎的地方停留片刻,想起舞英最後一個謎語,他刻下一個“戀”字離開。跟從淵蓋蘇文的三個人找淵蓋蘇文商量對策,他們拿淵忠死亡之事添油加醋想要和榮留王反叛。

  在熱鬧的街市符治(金花團員)和人掰手腕,領頭人向他示意離開,金花團員們在一起開會,薛永收到女子送的鮮花,惹得眾人起哄,英海正在別院刺繡,一個叫她姐姐的小男孩流著鼻血哭著叫她,她放下手中的活打理好小男孩哄他睡覺,看見牆外的薛永。他們聚集在一起商量對付淵蓋蘇文,薛永也搞來淵蓋蘇文家的地圖,蘇沙繁(領頭人)將地圖交給時雨,他們商量好對策就開始行動。

  蘇沙繁和薛永扮演僧人引開淵家的侍衛,時雨潛入淵蓋蘇文開會的地方,藏在栽種東西的花盆中偷聽淵蓋蘇文的計謀。

  淵蓋蘇文計劃在太子冊封儀式上動手,先派人攔截王室送往宮外的糧食的人,殺死他們並讓自己人假扮潛入宮中,正說明計劃忽然聽見滴水聲,時雨趕緊沒入水中,但淵蓋蘇文看見盆中所栽物有動。計劃繼續,他們在宮北門派人闖入打開城門,並放火減少冊封儀式上的侍衛,剩下的人算準時間趕去冊封儀式的地方,待太子所騎的馬毒發將太子甩下馬,大臣混亂之時埋伏的人趁機出來拿劍架在每個人的脖子上,其他人出來控製局麵,最後隻需去下榮留王的首級即可。

  跟隨淵蓋蘇文的那三個人聽完他的計策都願意為他賣力,肝腦塗地在所不辭,淵蓋蘇文說高句麗將迎來新的曆史。會議結束,舞英找淵蓋蘇文對他說令郎似乎還活著,淵蓋蘇文矢口否認並願意開棺驗屍,舞英請求讓她見一麵淵忠,淵蓋蘇文可笑她竟然要見已死之人,舞英說他從來沒有為淵忠考慮過,她說自己不會再來找他。

  淵蓋蘇文警告淵忠不要輕舉妄動,淵忠說就是這樣他才未親自見公主,淵蓋蘇文說如果想要成為淵家的人就要遵守他的規矩,斬斷和公主的緣分,淵忠問他是不是因為規矩才拋棄他們母子,他的公主重要的緣分他是不會斬斷的。淵蓋蘇文說看來他是忘了成為淵家的人應該怎樣做,淵忠說如果在珍貴之人和家門中選擇,他會選擇珍貴之人。

  舞英拿著簪子向到底會是誰將簪子給她,淵忠站在牆後看著她說希望她不要再心痛,等一切安定後他會去找她。舞英拿著簪子轉到天黑,她去了倆人猜謎的地方,在推開門臨走時忽然想起她好像在那麵牆上看見有字,果然看見“戀”字。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