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書生

夜行書生
別名:
吸血鬼儒生
主演:
李準基 李侑菲 沈昌瑉 金素恩 李洙赫 張熙珍
狀態:
更新至1-20集
類型:
韓劇,古裝,劇情
導演:
李成俊
編劇:
張賢珠
播出:
2015-07-08
平台:
MBC
劇情:
第1-4集 夜行書生第1集劇情介紹 千百年以來,宮中一直流傳著吸血鬼吸食人血的可怕傳… 簡介劇情

喜歡看“夜行書生”的人也喜歡:

劇情簡介

第1-4集


  夜行書生第1集劇情介紹

  千百年以來,宮中一直流傳著吸血鬼吸食人血的可怕傳說,很多人隻是聽過傳說沒有真正見過吸血鬼,真正見過吸血鬼的人寥寥無幾,除了皇帝身邊的幾個親信以外,幾乎無人見過吸血鬼的廬山真麵目。

  吸血鬼人稱白毛鬼,每到一定時間他便潛入王宮吸食妃子的血液,千百年以來,這已經形成一種不成文的規定,曆代皇帝從來不敢反抗白毛鬼吸血,貞顯父親身為皇帝同樣遵從先祖傳來的不成文規定,他在一天深夜眼睜睜看著白毛鬼吸食一個妃子的血液。

  貞顯王子早已得知白毛鬼吸食妃子的傳聞,但他沒有向好友金聖烈提起此事,金聖烈蒙在鼓中以為吸血鬼隻是一個傳說,直到他發現死亡的妃子脖子上有牙印,才漸漸意識到吸血鬼極有可能存活在世上。

  金聖烈再過不久就要跟心上人明溪成親,按理來說他應該將重心放在準備婚事上,因為宮中出現吸血鬼吸食妃子血液事件,金聖烈決定幫助貞顯王子對付白毛鬼。

  守護鬼是白毛鬼的師傅,他的立場與白毛鬼相反,師徒二人一個嗜血如狂一個悲憫世人,金聖烈初見守護鬼與之交手,守護鬼身形快如旋風異於常人移動速度,金聖烈算是見識到了吸血鬼種族超越人類的身手。

  守護鬼決定幫助貞顯王子對付白毛鬼,貞顯王子不像老一輩先祖那般弱軟怕事,他決定在守護鬼的幫助下除掉白毛鬼。

  夜色已深,白毛鬼闖入守護鬼的住處,前者經常喝人血法力強大,後者很少喝人血法力低下,白毛鬼以絕對的優勢重傷守護鬼。

  陰黑的山洞中,貞顯父親誠惶誠恐聽從白毛鬼調遣,白毛鬼為貞顯祖上開國建業功不可沒,第一代皇帝正是在白毛鬼的幫助下打下江山,為了報答白毛鬼,第一代皇帝決定千秋萬代任由白毛鬼吸食血液,白毛鬼自認是開國元老不把曆朝曆代的皇帝放在眼中,自從貞顯王子想造反,白毛鬼產生不悅訓斥貞顯父親教子無方。

  金聖烈被重傷的守護鬼吸入房內,守護鬼臨死之前在金聖烈脖子上咬了一口,金聖烈被守護鬼咬了一口疼痛難忍,守護鬼叮囑金聖烈重生成為吸血鬼之後必須一直穿著黑色長袍。

  金聖烈的身體產生突變暈厥過去,次日天明他蘇醒過來發現自己的皮膚不能被陽光照曬,守護鬼躺倒的位置空空無也正被陽光照曬,想必他已經被陽光照曬自燃毀滅。

  金聖烈不敢脫下黑色長袍,一路跌跌撞撞往王城方向趕去,城門口掛著幾顆人頭,除了貞顯的人頭以外,金父的人頭也赫然在列,金聖烈難以接受事實與幾名士兵發生衝突,幾名官兵想押走金聖烈,金聖烈已非常人力大無比推開幾名官兵, 他因為剛突變不久身體狀況不穩定,再加上父親已被砍頭,他兩眼一黑暈倒在地上。

  陰暗的山洞中,昏死過去的金聖烈蘇醒過來,白毛鬼抓來了一個小王子以及其它王室成員,金聖烈被綁在木樁上動彈不得,他的身體變化已被白毛鬼發現,白毛鬼猜測守護鬼咬傷了金聖烈。

  金聖烈已經成為吸血鬼種族,白毛鬼欲收他為跟班,金聖烈痛恨白毛鬼殺人無數,再加上父親也死在白毛鬼手中,金聖烈恨不得手刃仇人為父親報仇。

  白毛鬼抓來了明溪,金聖烈即將與明溪成親,二人還未成親卻落在了白毛鬼手中,明溪為了不連累金聖烈主動撲向白毛鬼手中的匕首,金聖烈悲憤交加撞倒白毛鬼來到明溪身邊,明溪臨死之前催促他吸血,他出於無奈隻得吸食了明溪的血液,未婚妻就此離開人世,金聖烈吸食了未婚妻的血液功力大增。

  一百二十年過去,金聖烈成為一名民間奇人,許多人稱他為夜行書生,落魄的官員後代趙楊仙帶著受傷的小動物向金聖烈求助,金聖烈在百姓們心中已經成為無所不能的神,趙楊仙第一次見到金聖烈的相貌暗自驚歎不已,金聖烈生得膚色雪白五官精致不輸美女,趙楊仙深深被金聖烈的英俊相貌吸引。

  金聖烈似是對趙楊仙手中的動物產生反應,因為動物受了傷害散發出血腥氣味,金聖烈摁奈不住心中的嗜血欲望牙齒變長變尖。趙楊仙坐在一邊還沒有注意到金聖烈的變化,金聖烈擔心自己的牙齒越長越長趕緊抬袖捂住嘴巴。

  夜行書生第2集劇情介紹

  金聖烈已經做了一百二十年的吸血鬼,他的容貌永遠停止在一百二十年前的模樣,沒有人比得長得更為英俊迷人,書販趙楊仙被金聖烈迷人的外表吸引,懷中的小動物跳到地上企圖逃走,趙楊仙迅速抓回小動物向金聖烈致與抱歉的笑容,金聖烈聞到小動物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腥氣息,心中的嗜血欲望被喚醒,嘴中的牙齒不由自主漸漸變長,金聖烈擔心身份暴露趕緊招起衣袖遮住嘴巴,趙楊仙雖然覺得他的舉動有些怪異,但沒有往心裏深處去想。

  趙楊仙多年以為以販買書本為生,她平時假扮男性在王城內外向一些無所事事的百姓兜售書本,為了吸引百姓們買書,很多時候趙楊仙販賣的都是一些淫亂內容的書本,某次她當著十餘名百姓的麵念讀淫亂書本內容,百姓們聽得津津有味目不轉睛,趙楊仙讀到關鍵時刻向百姓們兜售書本,百姓們嫌書本價格太貴不願意掏錢購買。

  入夜,白毛鬼立於屋頂尋找金聖烈,一百二十年以來金聖烈刻意躲避白毛鬼,白毛鬼一直想了解金聖烈的狀況,金聖烈現身屋頂被白毛鬼追趕,白毛鬼談起一百二十年害死金聖烈未婚妻的事情,金聖烈停下腳步回想未婚妻遇害的情景,當年未婚妻主動撞向白毛鬼手中的匕首遇害,金聖烈忍著極度的悲痛吸食未婚妻的血液,一百二十年以來,他一直無法忘記未婚妻臨死之時無助的表情,白行鬼正是罪魁禍首,金聖烈自知力量不如白毛鬼強大,所以一百二十年以來一直躲避白毛鬼。

  趙楊仙向一夥妓女兜售書本,妓女們發出淫蕩的笑聲拿趙楊仙尋開心,趙楊仙向妓女們談起傳說中的夜行書生,妓女們認為傳說都是騙小孩的把戲不足為信,所謂的夜行書生隻是先人編的故事。

  入夜,趙楊仙在房中裝扮男性準備出門販賣禁書,金聖烈現身房中掀開趙楊仙的一頭長發,趙楊仙原形畢露隻得請求金聖烈保守秘密,一夥官差忽然現身欲捉弄販賣禁書的趙楊仙,金聖烈念在趙楊仙處境可憐助其欺騙過官差,二人躺在床上假裝親熱,官差們步入房間不見趙楊仙隻得離去。

  潭兒落入到白毛鬼手中,白毛鬼提醒潭兒往身後看去,在他的提醒下潭兒扭轉腦袋看向身後,一個男子被許多藤條包裹在後方的石壁上,潭兒嚇得麵色大變愈發加深對白毛鬼的懼意。

  白毛鬼將潭兒攜至水中,潭兒坐在水中戰戰兢兢看著白毛鬼,年紀小小的她長得秀色可餐,白毛鬼提醒她想永葆青春有一個辦法可以做到,通常情況下一般人被吸血鬼咬傷隻要不遇到意外都會變異,白毛鬼張嘴咬傷了潭兒。

  金聖烈一百二十年以來行俠仗義鋤強扶弱,許多窮凶極惡的壞人死在他的手中,每次咬死壞人他都會親自點火燒屍,否則死去的壞人會複活變成吸血鬼。

  月圓之夜,一名壞人意圖強暴一名良家婦女,金聖烈現身麵色嚴肅喚退良家婦女,壞人在賬蓬內被他單手高高舉起,他張開嘴巴咬住壞人的脖子盡情吸血。

  跟隨多年的女伴渴望變成吸血鬼,金聖烈沒有同意女伴變成吸血鬼,女伴的人品不夠端正,金聖烈擔心女伴變成吸血鬼禍害人間。

  被金聖烈咬死的壞人忽然蘇醒,金聖烈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尖木頭紮中壞人的胸膛,壞人被紮中胸膛失去異變能力一命嗚呼。

  入夜,趙楊仙在樹林中獨自一人行走,前方不遠處出現一個身影,趙楊仙停下腳步仔細打量身影的相貌,出現在她麵前的是已經變成吸血鬼的潭兒,月色將潭兒的臉龐映襯得滲白嚇人,潭兒聞到趙楊仙身上散發出來的血液氣息張嘴露出尖牙。

  趙楊仙意識到不妙轉身往後狂奔,潭兒迅速追上前抓到趙楊仙張嘴就咬,趙楊仙的脖子被潭兒咬傷,潭兒吸了幾口血液被隨後趕來的金聖烈一拳擊飛。

  趙楊仙受傷倒在地上許久爬不起來,潭兒亦是倒在地上受傷不輕,潛伏在不遠處的白毛鬼感受到了金聖烈的氣息,他故意派出潭兒吸食趙楊仙的血液,就是為了引出已經變成吸血鬼一百二十年的金聖烈。

  金聖烈站在當場察覺到不妙,他也漸漸嗅到了白毛鬼身上的氣息, 黑壓壓的樹林中充滿著濃濃的殺氣,白毛鬼隨時有可能現身。

  夜行書生第3集劇情

  金聖烈帶著受傷的趙楊仙逃跑。白毛鬼趕到金聖烈跟趙楊仙所在的地方,發現樹上血跡,聞到了有兩種血,原來,金聖烈怕白毛鬼追來,於是殺死一隻兔子,將兔子的血抹到書上,讓白毛鬼無法分辨。白毛鬼看到地上死去的兔子,撿起來,笑笑現在的情況。

  金聖烈帶著趙楊仙來到了瀑布處,金聖烈思考後抱著趙楊仙跳入水中,用於躲避白毛鬼的追殺。金聖烈看在水中的趙楊仙在水裏想到了父親,想到了家裏被查,於是嘴裏就說父親不要有事的話。看趙楊仙不行了,於是口對口輸氣,趙楊仙睜開眼睛發現看到是金聖烈。

  趙楊仙看了幾眼金聖烈後又閉眼了。金聖烈看在水下時間差不多了,白毛鬼不會追來了,就遊到岸上。金聖烈看趙楊仙沒反應了,於是就給趙楊仙做了人工呼吸。金聖烈努力的做著人工呼吸,希望趙楊仙一定要醒來,因為趙楊仙找到了那本貞顯世子寫的書。

  思桐世子拒絕了白毛鬼的水,把桶裏的誰倒了,不想屈服於他。於是白毛鬼生氣的用繩子套住思桐世子的脖子拉上了井口,思桐世子依舊對要逼迫他屈服的白毛鬼表示不可能,並說讓他死都不會屈服。結果白毛鬼怒了,要住思桐世子的脖子,吸幹他的血。

  當時白毛鬼逼問思桐世子把貞顯世子備忘錄偷了後,弄到哪裏,思桐世子表示死都不會說出來的。這讓白毛鬼十分生氣。路過的金聖烈剛好看到這一幕,但是他卻無能為力。白毛鬼很是生氣想到那些。金聖烈帶趙楊仙回去救治,看到鎖骨處的傷口,還有附近的印記。

  金聖烈想起了那晚趙楊仙為了躲避危險換下男裝穿上女裝的畫麵。金聖烈割傷自己的手,用血滴到趙楊仙傷口處,趙楊仙傷口愈合了。秀香跟另外的隨從來到,拿水和抹布來給趙楊仙擦拭。但是秀香內心其實很懷疑趙楊仙,也覺得金聖烈怎麽那麽非要救趙楊仙不解。

  金聖烈看著趙楊仙找到的貞顯世子寫的書,回憶起曾經貞顯世子跟他聊到那本書的畫麵。趙楊仙昏迷中出現了那個吸血鬼小女孩的畫麵,驚醒了。於是趙楊仙睜開眼睛。金聖烈在外麵表示她醒了就好。趙楊仙醒來後,出來跟金聖烈談話,表示晚上是不是發生什麽了?

  趙楊仙表示自己看到的應該不是做夢吧?金聖烈沒告訴趙楊仙實情是怎樣的。李玄白天在趙楊仙說的可以進到麵的地方,拿著自己的畫作來等她,但是根本沒見到她。朝廷上全部是對李玄的反對意見,並說道淫亂書生的作品到處散播,並表示謠言四起,希望做出決定。

  顯祖鎮壓下去,並逼問說他們也有責任的話。讓這些丞子們閉嘴了。李玄在野外騎馬捕獵。李玄發現有人跟蹤,用箭射中對方。趙楊仙在屋外聞到好吃的,很是陶醉的趴在門口聞著。秀香對趙楊仙很是不喜歡,覺得她有問題。金聖烈看到趙楊仙後,兩人一起出去了。

  金聖烈跟趙楊仙外出後,秀香讓人跟去,並找機會殺了趙楊仙。趙楊仙帶著金聖烈來到一個中國老板的攤位上,他們跟著這個老板去到了他的藏書處,趙楊仙跟對方提貞顯世子備忘錄,結果對方聽後馬上很害怕的說不知道。也說沒有。於是趙楊仙現行離開了。

  金聖烈留在藏書處,利用吸血鬼的能力,迅速的將藏書的地方的書,掃看了一遍,未找到他需要的書。趙楊仙獨自走在森林裏,感覺到了有人跟蹤,於是不自覺的想到了看到的吸血鬼女孩的畫麵,趙楊仙開始迅速的跑著,希望不是吸血鬼。

  趙楊仙跑著跑著被樹根絆倒,正要摔倒的時候,金聖烈出現拉她入懷抱住。趙楊仙很是害怕的抓緊金聖烈的衣服。金聖烈轉頭看到了有個男的跟蹤。金聖烈讓趙楊仙呆著他去查看。金聖烈抓到此人,掐住對方脖子逼問是誰派來的,後來得知是秀香很失望。

  金聖烈回來了,給趙楊仙佩戴了一個吊墜,表示這個可以避免趙楊仙被吸血鬼所傷。趙楊仙很開心,這時下雨了。金聖烈帶著趙楊仙躲雨,趙楊仙很享受雨水的淋濕,金聖烈看到趙楊仙的樣子,想起了自己跟李明溪的甜蜜躲雨時的畫麵。金聖烈回去後責問秀香。

  秀香表示自己那麽做全是為了金聖烈,覺得金聖烈會被趙楊仙迷惑而無法做好事情。也表示自己哀求金聖烈多次把她變成吸血鬼後永遠陪伴他的事情,金聖烈都不答應。金聖烈聽後很是生氣,表示他根本沒想過自己要永生,他很早就做好覺悟會跟白毛鬼同歸於盡。

  金聖烈表示自己就算最後勝利了,他也不是為了擁有永生的身體的。覺得秀香根本不知道吸血鬼有多痛苦。李玄回去審問跟蹤他的人。趙楊仙回家後,遇到了追債的人,對方打傷了她的養父,趙楊仙的妹妹也被那些人圍住。趙楊仙跟對方理論,覺得會還錢不能那樣做。

  結果趙楊仙被打了,對方覺得趙楊仙很好笑,欠錢還那麽理直氣壯。李玄跟隨從來到趙楊仙住處附近,看到趙楊仙被追債的人欺負,於是上前阻止,了解到是因為錢的原因。李玄拉對方來到一處,拿出一百兩給對方,並跟對方表示不可以再來騷擾,否則他會有事。

  李玄警告對方後,對方覺得李玄說的很好笑,敢那麽說話。後麵李玄用條例等跟對方談。趙楊仙在不遠處看著。李玄談好後來見趙楊仙。趙楊仙謝謝他。晚上白毛鬼來找到顯祖,表示要找的淫亂書生,否則他們地位不保,不要想著來消滅他的事情。

  顯祖為表忠心,跟白毛鬼表示如果需要血,他可以獻出,白毛鬼走進顯祖,並有準備要吸血的樣子,顯祖也做好死的心理準備。但是白毛鬼想想後隻是靠近顯祖耳邊說到,必須找到淫亂書生,否則不是隻有他有事,他的世孫也會有事的。說完的白毛鬼離開了。

  白毛鬼來到了曾經關押思桐世子的井口處,會想到了當初他吸血思桐世子的時候,金聖烈出現了,他逃跑了的事情。原來當時金聖烈出現,思桐世子還有氣息,於是金聖烈跟對方表明身份是金聖烈,並詢問貞顯世子備忘錄的事情,但是對方因為被吸血過多而說話困難。

  思桐世子隻說出那邊貞顯世子備忘錄的書是真實存在的話後,就斷氣了。金聖烈想到那些,表示自己一定要找到這本書的。白毛鬼在井口苦惱著。白天趙楊仙來到金聖烈住處,表示自己找到了知道貞顯世子備忘錄的人了。當趙楊仙說出後,金聖烈的隨從聽到很開心。

  金聖烈隨從聽到趙楊仙那麽說,於是很是開心的跑來問,是不是找到淫亂書生了?趙楊仙很奇怪,不明白。於是金聖烈隨從表示,貞顯世子備忘錄就是淫亂書生寫的啊,淫亂書生就是貞顯世子啊…剛說著的時候,金聖烈出現了,吼叫隨從亂說話。於是隨從被嚇得不說了。

  金聖烈跟趙楊仙外出了,但是因為太陽太辣了,於是金聖烈躲避一下,趙楊仙看著很奇怪。這時金聖烈看到不遠處迎麵走來一個女孩,這個女孩長得跟李明溪一樣。金聖烈很激動,有忐忑的走到了這個女孩麵前,金聖烈沒禮貌的把女孩外出遮住的外套拿下確認。

  金聖烈看到對方就是自己的李明溪,脫口叫出名字。這個女孩不明情況,突然金聖烈就抱住了這個女孩。女孩被嚇到了。趙楊仙看到金聖烈出格的舉動,很是驚訝這個情況。

  夜行書生第4集劇情

  趙楊仙在床邊守候金聖烈。金聖烈突然醒來了,把趙楊仙推倒,準備要吸食趙楊仙的血,趙楊仙表示自己是趙楊仙,不是他剛才見到的那位。金聖烈忍住了渴望吸食趙楊仙血的欲望,看著趙楊仙的脖子還是忍住。金聖烈坐起來,給趙楊仙戴上那個避免吸血鬼吸食的物件。

  浩振覺得趙楊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找到了貞顯世子備忘錄。秀香表示隻能靜待消息了。趙楊仙來到那個老板所在處,看到他正跟一個人談論說有人找貞顯世子備忘錄的事情。於是趙楊仙走近想看是跟誰在說話,原來是自己的父親。趙楊仙很驚訝,父親跟這個老板是認識的.

  趙楊仙跟父親說完需要貞顯世子備忘錄,結果趙楊仙被父親打了一耳光。趙楊仙很驚訝父親為何這樣。父親表示,找那本貞顯世子備忘錄的人會害死他們的。不可以。趙楊仙很驚訝。父親叮囑不能說出去,否則就會一家人出事的。金聖烈來跟趙楊仙見麵。

  金聖烈給趙楊仙一百兩,表示做他私人的書販來找到貞顯世子備忘錄。趙楊仙很猶豫,不知道要如何抉擇。趙楊仙問金聖烈找到這個的用途真的隻是回憶友人嗎?金聖烈表示是的。趙楊仙問金聖烈不用因此傷害人吧?金聖烈表示肯定。於是金聖烈離開了。

  那個知道貞顯世子備忘錄的老板走在路上,被人敲暈。老板被帶到一處,有人逼問他貞顯世子備忘錄的書。李玄在顯祖安排下,要求必須要查找到淫亂書生。李玄問顯祖那本書是不是真的存在?顯祖表示不管那些,先找到淫亂書生。白毛鬼安插的丞子跟他匯報情況。

  白天李玄在皇宮,有人飛箭傳書。趙楊仙晚上想著金聖烈見到的女人說的明溪的事情,寫著明溪名字。趙楊仙白天去跟老百姓聊天,圍觀了一隻死掉的狼,獵人跟大家說著昨晚的事情。趙楊仙聽情況很像是金聖烈的情況,於是麻上敷衍大家沒那樣的情況。

  趙楊仙跟大家那裏了解到了有關貞顯世子備忘錄的書籍要在一個祭祀活動上發,於是趙楊仙穿著喪服去參加那個祭祀活動。金聖烈,秀香,浩振都有穿著喪服來到了現場。趙楊仙旁邊站了一個人,趙楊仙看到對方的手,手上的傷痕,趙楊仙想起金聖烈昏迷是握過他的手。

  趙楊仙馬上認出旁邊的人就是金聖烈。金聖烈馬上離開。趙楊仙跟去,告訴金聖烈危險,讓他躲避,她會處理的。金聖烈去到樹林裏裏,安排浩振跟秀香做事情。祭祀活動開始,祭祀詞說完後,大家人手一份貞顯世子備忘錄,趙楊仙拿到後,看到書中內容。

  趙楊仙表示這個書是假的。這時官兵來了,說要抓這群逆賊。趙楊仙趕快讓金聖烈躲避。(卡斷)趙楊仙跟參加祭祀活動的人被帶到一處,後麵官兵查看後,讓所有人又離開了。金聖烈在遠處換裝後,看到大家都被安全放出安心了。趙楊仙很是擔心金聖烈。

  趙楊仙跑去森林。金聖烈看到趙楊仙那樣魯莽,很是著急。趙楊仙跑去的路上看到有喪服,草鞋遺落地上,於是趙楊仙在森林裏到處找金聖烈。突然被一個大石頭絆倒,腳也受傷了。這時金聖烈出現在了趙楊仙的麵前,趙楊仙看到金聖烈很開心。結果被金聖烈責備。

  金聖烈跟趙楊仙說,她怎麽要這麽魯莽。趙楊仙表示擔心他。金聖烈聽後覺得趙楊仙沒必要擔心他,也沒什麽資格需要談心他的。趙楊仙很是難過,聽完金聖烈那麽說。金聖烈看到趙楊仙腳上的傷,就蹲下來查看。趙楊仙跟金聖烈表示不用了,他可以離開了。

  金聖烈還是脫下趙楊仙的襪子查看趙楊仙的腳傷,金聖烈給趙楊仙腳包紮。趙楊仙跟金聖烈表示可以自己一個人回去的。金聖烈沒必要管她了。金聖烈沒聽,抱起趙楊仙走。趙楊仙跟金聖烈表示為什麽擔心他還需要資格?她是真心關心他的。

  金聖烈回答趙楊仙,她真的沒必要那麽做。她照顧好自己不死就好了。趙楊仙聽了以後摟緊金聖烈的脖子。金聖烈感覺到趙楊仙的摟緊,但未說任何。知道貞顯世子備忘錄的老板在被審問的時候,李玄出現了。李玄跟對方表示自己不是什麽財閥,而是顯祖世孫。

  李玄告訴老板,自己就是思桐世子的兒子李玄。並且表示自己就是那個淫亂書生。他需要那本書。希望老板可以幫助他。金聖烈跟趙楊仙走著的時候,有小紙條散播。內容說的是宮裏有吸血鬼,思桐世子跟貞顯世子都是因為反對這個吸血鬼而被吸血鬼所殺的。

  皇宮裏也散播著這樣的小紙條。顯祖得知大怒。原來李玄是借了淫亂書生這個名字來到處散播小紙條,並寫了淫亂書生的書籍用於散播,吩咐手下去做。也是收到飛箭傳書而安排自己丞子做事的人。原來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李玄跟老板說明自己需要書來殺吸血鬼。

  李玄請老板告知他那本書,因為已經有兩個世子被吸血鬼所殺了,隻有那本書可以幫到他。老板聽後很害怕,苦惱的抓頭說自己不知道啊…老板準備要舌自盡,結果被阻止了。金聖烈晚上遇襲,跟對方打鬥後,表示對方是不是白毛鬼派來的。對方馬上自殺。

  白毛鬼夜晚看到跟趙楊仙裝扮一樣的書生後上前襲擊吸血。金聖烈想阻止沒來得及。金聖烈被濺了一臉血,金聖烈被血弄得有點本性顯露,金聖烈馬上忍住。白毛鬼跟人說金聖烈不是什麽財閥,隻是個對貞顯世子備忘錄執著的人。有個女人獻上滴好的死人的一碗血。

  這個女人是崔慧玲,她走到白毛鬼麵前,白毛鬼表示她長得好像一個人,不對,應該說是一模一樣。崔慧玲很好奇,說是明溪嗎?白毛鬼一聽,知道崔慧玲肯定見到了金聖烈了。於是白毛鬼跟崔慧玲表示她不要想著她的大臣之女就沒事,並靠近做要吸血的樣子。

  崔慧玲很害怕。白毛鬼讓崔慧玲要聽從他的安排才會沒事。崔慧玲很緊張聽完這些。金聖烈看到睡著的趙楊仙趴在桌子上,走過去看到一旁放著的紙,紙上說著好幾個壞書生。金聖烈看著她的樣子,思考著問題。趙楊仙從睡夢中醒來,查看四周沒人了。

  趙楊仙起來走動,發現腳好像沒事了,於是就小心的走著受傷的腳,想看看是不是,趙楊仙小心翼翼的走,本來覺得應該很疼的叫著,結果完全沒事。趙楊仙坐下查看自己的腳,發現已經完全好了。趙楊仙覺得太神奇了。金聖烈回到住所,金聖烈的手又多了一道傷口。

  金聖烈給手上的傷口撒藥,金聖烈忍住手上傷口因藥刺痛的感受。金聖烈思考著趙楊仙寫的壞書生的字條,好像感覺到了趙楊仙內心的一些東西。

  金聖烈離開外出。原來金聖烈到外麵找可以吸食血液的動物了。晚上一個狩獵的男人路上走著,看到迎麵而來的金聖烈,嚇得坐地上,緩過來的時候轉頭看到一旁的狼被咬傷流血,抬頭一看,金聖烈嘴上全是血。金聖烈看到此人。趙楊仙獨自出來,想到那個熟識賣書老板.

  趙楊仙想到當初問那個老板要貞顯世子備忘錄的事情,老板盡然脫口說怎麽會有那種百年的書…趙楊仙問老板是不是知道這個書的存在?老板馬上說沒有。趙楊仙覺得那個老板很可疑,於是去找那個老板。金聖烈隨從跟秀香表示,趙楊仙不靠譜。

韓劇熱門劇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