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赫的愛情》第1-2集分集劇情

韓劇卞赫的愛情第1集劇情介紹

白準自稱是21世紀的地獄朝鮮裏最適應當下生存的ALpgaGo,也就是打工女。而此刻她正拚死拚活的追著金社長要上一份工的工錢,然後趕去咖啡店工作,緊接著去工地刷牆。中午和在工地上一起打工的幾個同伴一起吃飯,白準說起下午還要去打一份工,他們很驚訝白準一個大學畢業生怎麽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白準認為打工也是一份職業,相比起正式工要花時間和金錢去獲得經驗,三份兼職也可以獲得和一份正式工同樣多的錢,但是要更自由和長久。其餘幾個同伴聽完也紛紛表示認同,原來他們一個是曾在M電子任職的金叔,一個是汝矣島L證券大手李泰京,一個是老公去世前被別人尊稱夫人的安女士,而他們也切身感受到在地獄的朝鮮找到穩定的工作如此之難。

白準下午的兼職是在江秀集團的酒店派對上當服務生,她趁著沒人的時候偷喝了一杯香檳,恰巧看到身為江秀集團員工的好友權帝勳在門口接待客人很辛苦,她便端著香檳出去想讓帝勳喝一杯放鬆一下,可是帝勳卻並不領情。卞赫因為女朋友采莉沒來赴約,在飛機上喝醉了大鬧被不少乘客拍下了視頻,還打傷了飛機上的空乘,最後機場不得已隻能用電槍電暈了卞赫。帝勳接到電話後,急忙趕到機場幫卞赫善後,跟機場乘務員協商賠償事宜,才將卞赫帶回去。卞赫急忙趕到會場,但是派對早已結束。卞赫在江秀集團這麽重要的日子缺席,卞江秀十分生氣,不分青紅皂白追著卞赫打,卞赫卻一直倔強的要跟老爸解釋清楚,兩人僵持不下。最後帝勳隻能自己出麵替卞赫挨了打,卞赫這才跪下認錯。

一大早,權帝勳到公司就看見白準在推銷綠豆汁,白準讓他幫忙推銷一下,他卻拉著白準到外麵,給了她一張入職申請表。權帝勳以為她每天來推銷綠豆汁隻是想進入他們公司,並說他可以直接讓白準不用麵試直接入職,她這樣做隻會降低別人對她的好印象。白準聽到後很生氣的拒絕他,並反駁道工作並沒有貴賤之分,她也絕對不會進入江秀集團。卞秀沉浸在戀愛後的患得患失中,卻無意間在泳池裏聽到了采莉的聲音。他一路追到了采莉的房間外,正好看到采莉在質問白準是不是偷了她的耳環,白準跟她頂了兩句嘴,卻被采莉抓頭發,白準生氣的跟采莉對打起來。酒店經理因白準得罪了客戶,要白準道歉,白準覺得自己並沒有做錯,氣憤難當於是把自己打掃的垃圾又全部倒了出來,並拿著掃帚掃來掃去發泄對采莉的不滿。這時采莉出軌的男友成熙看到了門外的卞赫,準備偷偷溜走,正好踩中了采莉丟失的耳環。耳環被丟在了采莉和白準的麵前,白準一腳踩在耳環上,逼采莉跟她道歉,趁機訓了采莉一頓給自己出氣。白準離開後,采莉才看到門外的卞赫,此時卞赫因為親眼目睹采莉出軌的事已對采莉死心,看到白準剛剛一番帥氣的舉動對這個女孩心生好感。樓下,酒店經理因為白準得罪客戶正在批評她還要降薪,讓白準不服可以辭職,白準正為自己辯解,卞赫忍不住上前為她說話,結果兩人都被趕出門,白準也被開除了。因為這一番拔刀相助,白準對卞赫心生感激,卞赫則為白準心動了。等白準離開後,卞赫回到酒店拿回自己的東西,即使卞赫報出了自己的身份,可酒店的人員卻怎麽也不讓他進去。流落街頭的卞赫在公交站又碰到了白準,讓他心裏很開心。卞赫本來隻是想借白準的手機打個電話,確忘記了號碼。隻好拿著白準的手機不放,結果讓白準錯過了公交。白準看卞赫也是因為幫自己才變成現在這樣,決定請卞赫吃飯,可卞赫沒有見過她點的米腸湯飯,不敢下口。但是看見白準吃的很開心,卞赫也開心的吃了起來。吃完飯,白準和卞赫聊起了酒店總統套房的事情,卞赫不太理解白準所說的事情,但是卻看到了大屏幕上自己在飛機上鬧事的視頻,於是他請求白準幫他一個忙。

卞江秀因為卞赫的視頻被記者圍攻,很生氣的讓權帝勳去把卞赫找出來。權帝勳找到酒店,卻沒有找到卞赫。隻好一家一家店的去找卞赫,這時權父打電話過來責問帝勳讓視頻曝光了,帝勳覺得很委屈爭執了一番,生氣的掛掉了電話。想起了一些小時候的事情,並在心裏暗暗發誓會把這一切都忍下來,直到他們補償的那一天。卞赫被白準帶回了家,但是男女有別,白準隻好找權帝勳幫忙收留。權帝勳不肯答應白準的請求,可沒想到白準要他借房間的人使卞赫,卞赫給帝勳使眼色不讓他說出自己的身份,帝勳隻好把卞赫帶回了房間。白準在自己的房間發愁,丟了一份工作要怎麽把時間補上,看著桌上與父親的合照自言自語,爸爸會理解我不作正式員工的吧。在帝勳房間裏,卞赫問帝勳和白準是什麽關係,帝勳回憶起白準跟他表白的場景暗自微笑沒有理卞赫。卞赫卻跟帝勳說覺得白準喜歡他,白準就是他命中注定的那個女孩。

韓劇卞赫的愛情第2集劇情介紹

早上帝勳夢見卞赫對白準的告白被嚇醒,發現卞赫已經起床了。此刻卞赫正在天台上和白準開心的吃早餐,帝勳正要抓卞赫回房,白準剛好在手機看見卞赫在飛機上鬧事的新聞報道,嘲諷的對帝勳說又要給狗混子富三代擦屁股了,還說要去舉報帝勳行賄。帝勳十分生氣的說想去舉報就去,臉色難看的抓著卞赫下樓了。白準的母親打電話過來,但白準並不想理會。

卞赫對白準評價他是狗混子耿耿於懷,一心想去自首以證清白,但帝勳要他乖乖的待著,什麽也別做。卞江秀正在召開會集團議協商對策以應對此次卞赫造成的混亂,而各位理事卻為因此而造成的股價下跌、生意受損抱怨個不停,卞江秀因此大為光火。正好這時卞赫推門而入說自己要去自首跟媒體解釋清楚以平息這次的輿論,卞江秀聽了更是火冒三丈,越發覺得自己這個兒子沒用,在會議室一頓拳打腳踢,還好帝勳及時趕到解救了卞赫。但是卞赫似乎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了,更是自嘲道是不是老爸的拳頭沒有以前硬了,所以才改用腳踢。

白準此刻又正在帝勳的部門推銷綠豆汁,看到帝勳不在辦公桌上,心想又給那個狗混子擦屁股去了吧,同情的放了一瓶綠豆汁。此時白準媽媽又打電話過來,白準猶豫著還是沒有接。帝勳給卞赫擦完藥下樓,正好看見白準因推銷綠豆汁被某位科長趕了出來,那位科長根式語氣不善的把白準的綠豆汁推到一地。帝勳和卞赫都見到了這一幕,但帝勳隻是捏緊了拳頭,而卞赫看不下去直接走進辦公室,科長認出卞赫身份,氣勢瞬間低下來答應會買飲料,不明真相的白準衝進來攔下卞赫,連連鞠躬向科長道歉,科長看卞赫順從的態度一頭霧水。白準把卞赫拉出去教育了一番,讓他不要強賣,這時白準才看到卞赫臉上的傷,卞赫說自己是來找爸爸的被爸爸打的,本打算交代自己的身份,白準沒有聽清楚他的意思,以為卞赫的爸爸是公司的警衛,還說得多生氣才能把兒子打成這樣。卞赫卻不以為然的說自己是爸爸最沒用的兒子。帝勳為了卞赫事情再一次去找檢察官,他以為是檢查泄露了視頻,但是檢查官卻警告他這種事情一般是內部流出的,敵人一般都在身邊。帝勳回去試探了一下卞赫的哥哥卞宇成,問他有沒有保存好視頻的原件,卞宇成回複已放到保險櫃,沒有問題。並問了帝勳,卞赫現在在哪,帝勳如實交代在酒店。

白準以為卞赫是因為丟了酒店的工作賺不到錢才被爸爸打的,於是帶卞赫來到了工地跟她一起打工。卞赫快被工地的活累瘋了,但是卞赫看著白準努力工作的樣子,再一次被深深的迷倒。一天工作結束,白準和卞赫一同回家聊起了各自的爸爸,卞赫看到路邊的蒲公英,跟白準說自己每次看到蒲公英,就想放飛他們,傷口很多的靈魂也可以向著一個地方自由的飛去,尋找到一個新的地方落地生根,那些過往的傷痛可以一幹二淨的抑製。白準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兩人的心似乎在飄散的蒲同英中更靠近了。這時帝勳正好下班回家看到他們兩,白準威逼利誘要帝勳把卞赫帶回家睡了。白準回到天台,看見好友河燕姬一個人在喝悶酒,關心的問她是不是有什麽心事。燕姬問她有沒有看過富三代飛機鬧事,性騷擾女乘務員的新聞,原來新聞上打馬賽克的女乘務員就是她。此時,卞赫在帝勳家裏拿著自己第一次靠雙手掙來的一萬元正興奮要來找白準出去吃燒烤,正巧看見白準和燕姬在喝酒。燕姬看到卞赫覺得很眼熟,一不小心掉了酒瓶,卞赫踩到酒瓶滑到一不小心又性騷擾了燕姬,燕姬徹底想起了卞赫。白準知道了卞赫就是那個狗混子富三代後,之前生出的好感蕩然無存,她感覺自己被騙了十分生氣。傷心的燕姬砸碎了酒瓶,白準怕出事讓卞赫和帝勳向燕姬跪下認錯,卞赫撲通一聲就跪下了,但是帝勳說自己什麽也沒做錯隻不過替卞赫擬了合約不該下跪,還威脅白準如果報警他會向警察交代白準也是留下卞赫的同夥。帝勳指責燕姬收了錢就應該按合同辦事,醉酒的燕姬一怒之下撕了合約,還把錢還給了帝勳。帝勳無奈下樓,卞赫跟進來指責帝勳剛剛太極端了。帝勳卻說一直以來卞赫做什麽事情都要他來負責,真的很累。帝勳讓卞赫還是回酒店去住。

白準換了一身裝扮出去打工,媽媽突然發短信過來要錢,白準想起了小時候爸爸也是江秀集團的一名員工卻無緣無故的被辭退了,媽媽因此又哭又鬧。正在此時來活了,原來是給卞宇成代駕,卞宇成喝醉了聊起了卞秀的事情說很快就能解決了,白準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打完工,白準坐在書桌前想起了爸爸去世的場景,鼓起勇氣給媽媽打了個電話。

第二天白準照例去帝勳的部門送綠豆汁,說自己正需要一大筆錢並問帝勳替卞赫保密的話值多少錢。帝勳把她拉到外麵,兩人為這件事爭辯,爭辯中白準提及昨晚代駕卞赫哥哥的話,兩人意識到卞宇成似乎是一心想要弟弟進拘留所的。兩人趕緊趕到酒店,此時卞赫正好在向前台要房卡,旁邊警察正在找他。警察看著旁邊的人有點拿不準是不是卞赫,幸好酒店經理看到了遠處的帝勳,機智的為他們爭取了一點時間。而卞赫還傻呆呆的稱讚警察的製服很帥。帝勳正在和警察爭分奪秒,想搶先一步帶走卞赫,此時白準換了一身酒店服務員的衣服,讓帝勳去拿車等她,她會把卞赫帶下來。卞赫正在房間為和白準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愛情傷感,白準正在門外敲門,白準成功進到卞赫房間並說帶他走。卞赫感動的以為白準還是為他擔心的,白準卻說自己是為了錢,如果給500萬,就帶卞赫離開。卞赫一口答應,並說短期內自己要開始流亡生活,要求白準接下來一段時間要留在他身邊,薪水按照江秀集團秘書的平均水準付,白準一口答應。

第7-8集new   第5-6集   第3-4集   第1-2集   第1-2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