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梟雄》第11-12集分集劇情

TVB梟雄第11集劇情介紹

傲天提議三鏗轉型

時間回到三十年代,傲天追問日良有關賭牌的進展,日良解釋是蔣委員長未有指示,要再耐心等待。韓立與傲天私下把酒談天,韓立說日良總是打官腔。小樓在傲天家中作客,月蘭與美琴勸她再踏台板,小樓怕名聲不及當年。

文彬假借父親病危,約見小樓,求她不要離開自己。傲天檢查公司數簿時,突然對瀚林說想成立戲班,瀚林指不知道戲班如何運作,傲天吩咐他去詢問一下。

嘯山有意巴結日良

小樓見過文彬之後,終日悶悶不樂。月蘭探望她,安撫她做人最重要開心。小樓讚月蘭凡事從容麵對,是傲天之福。月蘭告知小樓,傲天已出資成立戲班,由月蘭做班主,邀請小樓演出。兆匡與婷婷看完映畫戲後,在戲院外見有人被打。婷婷欲出手相助,但兆匡阻止。

國棟的紗廠生意一落千丈,決定把公司關閉,兆匡提議找傲天相助,國棟指不能再打擾他。

嘯山的賭場生意每況愈下,但賭牌仍未到手,嘯山想用自己的方法處理這件事。手下匯報,嘯山獲得日良接見。嘯山看上日良的軍權,對其阿諛奉承,願意全心為日良辦事。日良甚喜,指他想要一批法國紅酒,嘯山答應幫忙。

文彬不準小樓演出

傲天約見兆匡與敬泉,想知道有甚麽正行生意可做,兆匡建議開辦銀行。瀚林提起國棟的紗廠受日本人影響即將倒閉,傲天知道紗廠是國棟多年心血,關閉實在可惜。

傲天送小樓到八方會館,但中途壞車,他們邊走邊談,傲天覺得小樓對演出仍有顧慮。小樓把開戲的事告知文彬,文彬亦表示支持,並想親自約見傲天。文彬指外界有很多流言蜚語,而且他怕會影響到小樓的聲譽,但傲天坦言隻要小樓願意演出,他都會繼續支持。

文彬與小樓回到家中,文彬指傲天以前售賣鴉片,若小樓真的與傲天合作,會影響文彬的聲譽。文彬斥令小樓立即婉拒演出,並與月蘭絕交。敬泉告知傲天,除逸慶外,其他銀行家都反對他開銀行,主要是顧忌傲天的黑幫背景,而同一時間,小樓亦向傲天婉拒演出。

傲天創業一較高下

傲天決定注資國棟的紗廠,欲與日本人一較高下,並且要證明上海人做生意比日本人好。金棠、嘯山與傲天開會,他們不滿傲天負責申請的賭牌仍未獲批。傲天表示新政府不會發賭牌,所以要做實業,由紗廠做起,但金棠與嘯山都表示對經營紗廠沒有興趣。

百樂門的生意一落千丈,要靠向傲天借錢來發薪,桂生仍然不知所終。金棠見綺紅放棄在百樂門表演,相當煩惱。美琴知道嘯山拒絕做紗廠,不禁氣上心頭,更打算離開他。

TVB梟雄第12集劇情介紹

文彬出言中傷小樓

韓立相約傲天喝酒,指嘯山與日良過從甚密,怕會影響上海的穩定局麵,傲天叫敬泉多加留意。嘯山為討好日良,已聯絡法國酒商做買賣,叫學堯做翻譯。學堯不知就裏,稱上海沒有人懂得欣賞紅酒,但嘯山堅持,要誌在必得。

學堯與法國商人商討過後,以非常便宜的價錢買下一箱紅酒。嘯山甚喜,指學堯有他的風範。翌日,嘯山收到報價單,發現價錢差天共地,不禁勃然大怒更教訓學堯。

小樓被邀出席喪禮

嘯山不能為日良買到紅酒,日良覺得所托非人,對嘯山相當失望,並大聲喝走他。敬泉匯報嘯山行蹤,同時發現韓立的手下正跟蹤日良,傲天覺得事有蹊蹺,要瀚林探查紅酒的送貨地址。傲天得知送貨地址後,把它交給韓立,令他大為感激。傲天預計日良很快便會下台,並覺得韓立背後有另一位老板。

文彬的父親過世,小樓為不能見尚老爺最後一麵而感自責,文彬堅持要她出席尚老爺的喪禮。月蘭到八方會館找小樓,小樓轉身卻離開。月蘭問是否文彬介意傲天的背景,小樓無言以對。月蘭稱二人仍可偷偷見麵,不被文彬知道,小樓感激月蘭體諒。

日良私下利益輸送

尚家正安排尚老爺身後事,銀馨指小樓與文彬有親密關係,若小樓出現會影響尚家聲譽,文彬同意,稱一切以父親的麵子為重。文彬以小樓仍與月蘭見麵為借口,不準她出席尚老爺的喪禮,小樓欲哭無淚。

日良突然被貶職,兆匡讚傲天料事如神,原來傲天吩咐敬泉調查日良,發現背後有利益輸送。傲天希望拜會韓立背後的老板,韓立一口答應。

婷婷到紗廠找兆匡,見他與傲天傾談甚歡,但婷婷不喜歡黑幫人物,故勸喻兆匡遠離傲天。

嘯山醉酒歸家後大發雷霆,突然美琴出現,嘯山求她不要再離開,還答應美琴轉做正行。

金棠被貶擔任文職

金棠回到警察廳,庭亨已成為正式督察長,而金棠則被貶為文職。庭亨不停侮辱他,金棠忍無可忍向沃利辭職。百樂門入不敷支,而且不夠錢發薪,綺紅亦隻顧玩樂,不願助金棠打理生意。

小樓堅決出席尚老爺喪禮,但銀馨指喪禮當日不想見到她。文彬在八方會館與眾人安排父親後事,館主問起小樓為何不在出席名單之上,文彬指小樓不會出席,月蘭不服。

受傷的文彬指控小樓找黑幫傷害他,小樓否認,並埋怨文彬重視自己的名聲多於她,決定與文彬恩斷義絕。小樓失蹤後被傲天找到,她後悔過去為文彬而放棄一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