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1-2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1集劇情介紹

中原大地,群雄逐鹿,晉、燕、涼、秦四國征戰不休,其中以晉國國力最強。日前,晉國進攻燕國,兩國交戰百日,難分勝負。至仲夏,燕逢百年大旱,晉大將軍楚北捷率十萬大軍一路奔襲,燕小敬安王何俠臨危受命,兩軍決戰於燕南要塞蒲阪城。

十裏河道已經幹涸,晉軍兵臨城下,燕軍隻能耐心等候援軍的到來。援軍未到,敬安王府的婢女白娉婷卻一襲白衣出現在了燕軍大營。白娉婷乃燕國罪臣之女,被敬安王爺當作親生女兒撫養長大,她自小熟讀兵書,被視為燕國女諸葛。雖然她沒有給何俠帶來援軍,但她帶來了錦囊妙計。

當夜,白娉婷夜觀天象,發現第二日的午時三刻將天降大雨。她叮囑何俠,屆時以她的琴聲為號令,伺機將楚北捷引入河道。翌日,何俠依計行事,以激將法引出楚北捷與自己單打獨鬥,以此拖延時間。白娉婷一直在城中央用琴聲引導何俠,如她所料,午時三刻,天降傾盆大雨,何俠立刻抽身回城,而不明情況的晉軍已經身處河道,被大水衝散。

晉軍大敗,楚北捷命令部下楚漠然帶領剩餘士兵退到十裏外紮營,他自己則單騎潛入了燕國長子城。雖然晉軍已經撤退,但白娉婷心中總有不安,鎮北王楚北捷乃晉國國王親弟,他英勇善戰又謀略過人,是令其他三國聞風喪膽的戰神。按理說,他十萬大軍在手,隻需重整旗鼓便可拿下蒲阪城,但他卻選擇了迅速退兵。白娉婷擔心有詐,懇請何俠晚些回朝。

可是,何俠十分明白,剛剛登基的新王非常忌憚他母親長公主在朝中的勢力,加上敬安王府多年來屢立戰功,已經是聲名赫赫。此次新王突然派何俠對戰晉軍,並非真的是信任他的能力,而是巴不得他戰死沙場。所以,何俠已經處在進退兩難的境地,他隻希望,這次班師回朝,能讓燕王消除對敬安王府的敵意。

何俠萬萬沒有想到,燕王早已與楚北捷私通。楚北捷以除去敬安王府可免除戰亂為名,讓燕王自己下手免除後患。心狠手辣又膽小怕事的燕王,在迎接何俠時,有意把他留在已經布滿三千禁衛軍的王宮。早早得到消息的娉婷假借長公主病重之名,替何俠解了圍。

他們走後,燕王即刻命禁衛軍以假傳聖旨之名追擊何俠,將蒲阪城之戰醜化成何俠的欺君罔上之舉,並下令除了白娉婷之外的所有敬安王府人等都格殺勿論。幸好敬安王府事先得到風聲,已經全部往五老峰方向撤離。何俠和娉婷的馬車也在往五老峰方向趕,但是他們的車夫途中被楚北捷擊殺,楚漠然取而代之,將他們的馬車拉到了燕國王宮。

禁衛軍立刻包圍了馬車,無視何俠的解釋,直指他攜帶兵器擅闖王宮,意圖謀反,要將他就地誅殺。這時,敬安王府的方向升起一股濃濃的黑煙,想來是燕王讓人燒了敬安王府。何俠意識到燕王這是要趕盡殺絕,他終於不再忍讓,放手與禁衛軍展開了廝殺。

勢單力薄的何俠寡不敵眾,隻能帶著娉婷逃亡。路上,娉婷為保護何俠,穿上他的披風引開了追兵,最終中箭落下懸崖。與此同時,敬安王和長公主的人馬已經趕到了五老峰。楚北捷獨自前來,聲稱要向敬安王討回三年前的一條人命。敬安王囑咐家仆冬灼護送長公主離開,隨後與楚北捷展開大戰。

敬安王年事已高,終究不是楚北捷的對手,很快就敗下陣來。楚北捷無意殺他,他卻持槍自戕,想用自己的鮮血喚起兒子何俠的血性,他要讓楚北捷永無寧日。事已至此,楚北捷隻能暗暗歎息,他將敬安王就地安葬。

而在娉婷的幫助下擺脫了追兵的何俠趕來,與冬灼會合,卻發現母親長公主已經自刎於馬車內。悲痛欲絕的何俠在冬灼的指引下到了五老峰,令他大受打擊的是,留給他的隻有父親的墳墓。牌位上寫著“楚北捷立”,何俠自然將楚北捷當成了殺父仇人。此時,燕大將軍陸柯已經帶兵來追殺何俠。陸柯與何俠相識十年,相信他並非會謀反之人。但礙於軍令在身,陸柯隻好先假裝與何俠對打,期間才暗示他挾持自己來脫身。在陸柯的幫助下,何俠和冬灼帶著敬安王和長公主的屍體順利逃脫。

孤芳不自賞第2集劇情介紹

順利剿滅敬安王府之後,楚北捷和屬下楚漠然從水路返晉,在河邊發現了中箭昏迷的白娉婷。楚北捷扶起白娉婷時,撿起了她掉落在地的白玉發簪。娉婷的傷口太深,附近又沒有醫者,楚北捷簡單地幫她包紮了一下。不多時,娉婷從昏迷中醒來,她似乎認出了眼前的楚北捷,麵對楚北捷和楚漠然的關懷,她始終不發一言,楚漠然還因此以為她是個啞巴。

霸道的楚北捷對看起來十分倔強的娉婷很有興趣,而且那支白玉發簪似乎有著什麽往事,讓楚北捷對娉婷留了心。短暫的歇息之後,楚北捷二人帶著娉婷一起上路,馬車內的娉婷為了逃脫,故意敲開馬車門示意他們自己要喝水,趁著他們去打水時駕著馬車狂奔。

楚北捷和楚漠然策馬直追,途中,馬車的馬匹失控,致使馬車撞上了樹幹,瞬間車馬分離。眼看娉婷就要摔下馬車,楚北捷慌忙上前接住了她。傷重的娉婷陷入了昏迷,楚北捷請了大夫為她醫治。王宮的晉王已經派人送來了第十封八百裏加急的書信,楚北捷隻好先啟程回宮,他吩咐漠然看好娉婷,但他也知道娉婷聰慧過人,肯定會想辦法逃脫,所以他讓漠然無須攔她,隻要暗中跟著她就好。

回到王宮的楚北捷受到晉王的大加讚賞,然而,晉王卻要求楚北捷準備再次北伐。楚北捷意圖勸說晉王為了黎民百姓免受戰亂之苦與燕國停戰,卻引來晉王一頓嗬斥。晉王罰楚北捷回家麵壁思過,並思考作戰部署。

另一邊,娉婷果然如楚北捷所料,從楚漠然手中逃脫,而且,她利用大霧躲開了楚漠然的跟蹤,隻身一人來到了五老峰。當時何俠劈裂了楚北捷立下的牌位,並將父親的屍身從黃土中挖出來帶走,另外進行安葬。五老峰上隻留下一個大土坑和被劈開的牌位,娉婷意識到對自己視如己出的王爺和長公主都已遭毒手。她暗暗在心裏發誓,一定會找到何俠,拚死護他周全。

跟丟了娉婷的漠然回到王府向楚北捷匯報,楚北捷從娉婷善於利用天時地利這一點推測出她就是蒲阪城之戰中在城牆上用琴音指揮作戰的幕後高人。雖然娉婷逃脫了,楚北捷卻胸有成竹地認為她和何俠一定會自投羅網。

這之後,楚北捷與太尉大人相約在半山寺博弈。太尉大人有意介紹楚北捷與江南第一綢緞商花家的華小姐相親,楚北捷卻言明自己已有心上人,雖然他隻在年少時見過她一麵,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她,但他心裏再裝不下其他人了。此時,一陣絕妙琴音傳來,引起了楚北捷的注意。

太尉大人表示今天花小姐會在半山寺中的靜思樓裏以琴相會楚北捷,認為這個琴音應該出自花小姐之手。楚北捷聽出這首曲子來自域外,不應是待字閨中的花小姐所會的。他循著琴音而去,在靜思樓的房內看見了一名背對著他的姑娘。

這名姑娘其實是娉婷,她為了找到何俠,潛入了晉國境內,卻聽聞大晉正在大肆征兵,大有再挑起戰亂之勢。娉婷認為這一定跟大將軍楚北捷脫不了幹係,她打探到楚北捷今日會在半山寺和花小姐相親,便潛入靜思樓與花小姐互換身份。花小姐心係情人陳公子,還以為娉婷是來幫自己逃走的,立刻興高采烈地和她互換了衣服,並在她的幫助下逃走。

以花小姐之名,娉婷質問楚北捷為何不肯放過已經沒有了敬安王府的燕國。楚北捷一個箭步躍到她麵前,發現她果然就是那個神秘莫測的姑娘。娉婷以匕首指向楚北捷,她要的,是楚北捷一個承諾,承諾不殺何俠。

此時,同樣打探到楚北捷所在的何俠一襲黑衣潛入靜思樓,意圖刺殺楚北捷。楚北捷將娉婷困於房內,自己與何俠展開打鬥,何俠敗於他手,但他沒有殺何俠,而是放走了他。何俠言明他日會讓楚北捷後悔今天的決定,便離開了此地。

楚北捷回到房內,娉婷已經解開了束縛,她焦急地詢問楚北捷是否有對何俠下毒手,得知楚北捷為了自己放過了何俠。原來,楚北捷在娉婷身上看到了故人的影子,所以不自覺地想接近她。看著一臉倔強的娉婷,楚北捷吻住了她,娉婷卻張口就咬,拒絕他的靠近。

楚北捷也不惱,他言明自己隻會放過何俠這一次。娉婷笑稱將來的事誰也說不準。隨後,楚北捷用輕功將娉婷帶上了屋頂,並試探性地問她小時候是否與父母去過塞外。娉婷坦言自己從小在敬安王府長大,並未離開過王府。同時,她感激楚北捷放過何俠,但也表示會再找機會刺殺他。楚北捷聞言,脫下了受損的外衣,讓娉婷幫自己縫補好以示感激。娉婷接過外衣,拿出隨身攜帶的針線縫補起來。

孤芳不自賞第3集劇情介紹

一番交談之後,楚北捷似乎做了一個決定,他將白娉婷帶到了花府,同時也帶去了私會情郎的花小姐。晉王欲為花小姐和楚北捷賜婚,如果花小姐私會情郎一事傳出去,她勢必性命不保,花府也會受到牽連。利用這一點,楚北捷要求花老爺收娉婷為義女,收留她在花府三日,三日後他會來接她走,同時,楚北捷威脅娉婷,隻要她敢逃走,花府上下滿門抄斬。

為了保全花府上下,花老爺忙不迭應下,娉婷也不敢出言反駁。楚北捷命人守在花府內,臨走前詢問娉婷的姓名。得知她名為“白娉婷”之後,喜不自勝地念了好幾遍。楚北捷走後,花老爺連聲囑咐娉婷好好在王府待嫁,娉婷這才知道原來在大晉,如果一個男子真心要娶一個女子,就會在婚前為她守上三夜。也就是,楚北捷是要娉婷以花府小姐之名嫁給自己。

而回到王府的楚北捷,拿出了他暗自收下的白玉發簪,喃喃著娉婷的名字。原來,幼年時期的楚北捷曾和娉婷有過一麵之緣,善良的娉婷給了一身狼狽的他一個燒餅。楚北捷的回憶到此戛然而止,誰也不知道他和娉婷在這之後又結下了什麽淵源,但他的心這麽多年都在當年那個小女孩的身上,從未改變。

三日很快過去,這天就是賜婚聖旨下達花府的日子。開朗的花小姐拉著娉婷去花府的織造坊挑選嫁衣,娉婷暗中觀察,意識到王府已經猶如銅牆鐵壁。回到府中之後,娉婷收到了飛鴿傳書,是已經到達蒲阪城與守將晉燕會合的何俠給她送來的平安信。娉婷放下心來,但賜婚聖旨已然到達花府,她就要成為楚北捷的夫人了。為了脫身,娉婷用了下下之策。

按照大晉的習俗,女子在出嫁前要親手為夫君準備一件幹淨的素衣。娉婷利用這一點,在素衣中下了毒,於納征當天親自給楚北捷換上。由於她和楚北捷都接觸到了有毒的素衣,兩個人都中了毒。漠然急忙請來了宮中的霍神醫,但楚北捷堅持讓霍神醫先給已經昏迷的娉婷診治。霍神醫表示下毒之人用量謹慎,所以娉婷雖然中毒但卻沒有生命危險,楚北捷體內的毒素也不足以致命。

待娉婷醒來,楚北捷質問她意欲何為。娉婷隻是表示不想嫁他,他便將一把匕首交給娉婷,抓著她的手將匕首刺入自己體內。但娉婷沒有狠下心用匕首刺穿楚北捷的心髒,她一把將匕首丟開了。這時,聞訊而來的張貴妃在外叫門,楚北捷不耐煩地將匕首射向房門,氣得張貴妃拂袖而去。

楚北捷認為張貴妃一定不會善罷甘休,這場下毒事件有可能暴露娉婷的身份,所以打算轉移娉婷。娉婷卻顯得毫不在意,楚北捷意識到娉婷其實從一開始就不想要自己的命,隻是為了脫身,才故意下毒將事情鬧大。隻要娉婷的身份暴露,晉王就不可能讓楚北捷迎娶她。

與此同時,張貴妃為了查出施毒之人,竟命人毒打年事已高的花老爺。華夫人心急之下說出白娉婷隻是花府臨時收下的義女,花老爺也不堪重刑坦白了一切。張貴妃卻認為他們一派胡言,命人繼續施棍,從娉婷房裏出來的楚北捷阻止了張貴妃,他既不解釋娉婷的身份,也不回應張貴妃的關心。原來,張貴妃雖然嫁給了晉王,卻心係和自己青梅竹馬的楚北捷,這份情意不能為外人所道,讓她不得不隱藏自己。楚北捷對張貴妃卻沒有非分之想,他心中隻有娉婷一人。

被楚北捷直接拒絕的張貴妃心中恨意頓生,回去的路上,她吩咐下人查清楚白娉婷的身份。

孤芳不自賞第4集劇情介紹

查到白娉婷身份的張貴妃趁夜在晉王耳旁吹耳邊風,指認即將成為鎮北王妃的娉婷是大燕派來的奸細。當晚,楚北捷打算帶娉婷連夜趕回鎮北王府,娉婷卻拒絕了他的好意,結果,他們最後還是留在了花府。第二日清晨,娉婷特地煮了一碗梅花粥獻給楚北捷,名為向他致歉,實則是想勸說他停止北伐。

納征當天,娉婷除了給楚北捷穿上有毒的素衣,還故意利用信鴿給他送了一張寫著“止戰”二字的紙條。楚北捷將那張紙條留了下來,心思聰慧的娉婷由此確定楚北捷的心裏也有無辜百姓的存在。所以,她用大燕的婚嫁習俗梅花粥還禮楚北捷,希望能換來和楚北捷的止戰之約。在大燕,新婚婦女在出嫁第一天清晨要親手煮一碗梅花粥給夫君,娉婷這也是在示意楚北捷,隻要能讓燕晉止戰,她在所不惜,哪怕是成為他的妻子。

楚北捷看穿了娉婷的心思,但他感到憤怒,他之所以求娶娉婷,無關乎那些陰謀權術,僅僅是因為他真心待她白娉婷。楚北捷這一番真情告白讓娉婷有所動容,她真摯地表示隻要楚北捷能在晉王麵前堅持拒絕北伐,她願意以餘生來報答。楚北捷被娉婷的從容和大義震撼了,還沒等他做出回應,宮裏已經來人,帶著聖旨要捉拿燕賊白娉婷。

娉婷被帶到了晉國的大殿之上,晉王逼問她的來曆,楚北捷為了保她的命,將責任攬到自己的身上,惹來晉王的不滿。娉婷見狀,隻是淡然告訴晉王,隻要答應她兩個條件,她就把自己的真實目的說出來。晉王不解娉婷的自信從何而來,卻得知娉婷就是為何俠設下開河淹道之計大敗十萬燕軍的幕後軍師。於是,晉王表示可以聽娉婷說一說那兩個條件。娉婷的條件很簡單,一是保花府上下無虞,二是送自己的屍骨還鄉。

晉王滿口答應,娉婷這才將自己的止戰之說娓娓道來,希望晉王能答應止戰三年。同時,娉婷也說出楚北捷和自己的想法相同。她將楚北捷拉下水,楚北捷卻不惱,他放言既然娉婷可以舍生忘死將自己一步步逼到這個危險境地,那他楚北捷也不是貪生怕死之輩。隨後,楚北捷大膽向晉王進言,表示反對再次北伐,連年征戰已經讓國庫空虛,百姓民不聊生,如果能趁著這個機會休養生息,於大晉百利而無一害。

然而,一心要擴充國土的晉王完全聽不進楚北捷和娉婷的苦勸,他下令將娉婷押入天牢,擇日問斬。楚北捷一心想要救出娉婷,所以一直跟著晉王,希望他看在娉婷已經是自己的妻子的份上放她一條生路。當然,就算沒有娉婷,楚北捷也是希望止戰的,他為了平戰亂,不惜犧牲了敬安王府,如果這一切隻是無盡殺戮的開端,那他真的愧對敬安王府上下數十條人命。

可惜,晉王仍然拒絕聽從楚北捷的勸告,他告訴楚北捷,白娉婷智謀過人,放她回去無異於放虎歸山。求情無果的楚北捷來到天牢,托人把白玉發簪送還給娉婷,還有一句話——“這是第二夜。”聽到這句話,又拿到白玉發簪,娉婷想起了她和楚北捷相識的第一夜。

當年楚北捷的母親楚妤不幸染上瘟疫,母子二人流落到域外的一個村落,小小年紀的楚北捷四處求人救她病重的母親,卻遭來白眼。期間,楚北捷與隨父外出的娉婷相識,娉婷給了他一個燒餅,而精通歧黃之術的白父則好心地為楚妤醫治。可是,白父因此遭到村民的追打,村民們都認為楚妤帶來了瘟疫,所以把白家父女也當成了惡人。他們四人慌忙逃竄,躲到一個山洞裏,但白父身受重傷。

楚妤和楚北捷十分感激白家父女的救命之恩,白父卻告訴他們,離開這裏,從此以後不要提起今日之事。原來,博古通今又善卜卦的白父看出楚北捷以後將是大燕的勁敵,但他不能違抗天命殺了楚北捷,隻能隨心而為。楚妤聽從白父的勸告,帶兒子離開,在離開之前,她將自己的白玉發簪送給了娉婷。

憶起往事,想起故人,娉婷明白了楚北捷和自己的淵源,但她不由得傷感地想,他們之間恐怕不會有第三夜了。這天晚上,天空細雨紛紛,一夜未停,而楚北捷也在天牢外守了一夜。晉王遠遠地看到了這一幕,但最終沒有上前勸說楚北捷。翌日,娉婷被押往刑場,楚北捷越過晉王安排的兩百精兵後趕到時,卻隻看見一地鮮血。

楚北捷發了瘋似的揪起劊子手的領子詢問屍首的去處,得知被送到鄭裁縫處縫補屍首後又直奔裁縫鋪。然而,楚北捷掀開鄭裁縫指向的那具屍體上的白布時,卻發現那個人並非娉婷。隨後,楚北捷在裁縫鋪外接到了一封箭書,寫明晉王正在宮外別院。

原來,燕王那邊不知為何得到了娉婷在晉國的消息,他差人給晉王送來書信,要以十座銅礦換回娉婷。晉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交易的機會,在燕王親自來晉與他會麵時,還得寸進尺地多要了五座銅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