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5-6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5集劇情介紹

從裁縫鋪趕來的楚北捷借由晉王之口得知了娉婷得救的真相,原來晉王曾暗中去過天牢探望娉婷,娉婷猜到晉王已與燕王做了交易,所以故意將行刑時辰定在了太陽光線最強烈的卯時,然後由晉王安排好的人手,在通有地道的刑場上將她與另一具死屍調換,行李代桃僵之計。

而劊子手、鄭裁縫和那封箭書,都是晉王設下的障眼法,意在拖延楚北捷的腳步。所以,等楚北捷知道這一切的時候,娉婷已經在燕王的馬車上了。晉王告訴楚北捷,如果他今天敢去追回白娉婷,就是犯了叛國之罪。然而,即便是麵對君王的威嚴,楚北捷也沒有絲毫遲疑地策馬離開。

此時,娉婷確實在燕王的馬車上。晉王不知道燕王為什麽要拿十五座銅礦換她一個侍女的命,娉婷自己卻是心知肚明。敬安王府已滅,大燕再無能與大晉楚北捷相抗衡的將軍,燕王是想從娉婷這裏得到一本珍貴的兵書,以求保住自己的王位。娉婷對燕王的不知廉恥嗤之以鼻,這個時候,馬車外傳來何俠的聲音,他來向燕王要人。

燕王的人馬與何俠展開打鬥,期間,楚北捷也策馬趕來。何俠和楚北捷都想帶走娉婷,場麵一時混亂不已,最後,他們兩個人打得難舍難分。燕王的人馬還未散去,娉婷隻好一劍將他們二人分開,將劍指向了何俠。何俠本想帶娉婷離開,娉婷卻責怪他幾次不顧自己的性命。何俠尚未明白過來,突然看到娉婷對他使眼色,這才知道娉婷是為了讓自己脫身。

情勢愈發混亂,晉軍也趕了過來,幾方人馬劍拔弩張。何俠在娉婷的示意下,借由冬灼的掩護成功逃離,冬灼卻落入了晉軍之手。在何俠走後,楚北捷想帶走娉婷,娉婷卻轉身刺了他一劍。在娉婷不知所措時,楚北捷已經喚來了自己的戰馬,將她帶上馬,趁亂離開。

楚北捷帶著娉婷逃到一個隱蔽的山洞裏,但他已經體力不支。娉婷為他把脈後發現他脈象紊亂,便細心地為他包紮了傷口。楚北捷清醒後,深情地告訴娉婷,他早已決定今日在法場劫走娉婷之後,就與她浪跡天涯。娉婷十分動容,但她也表示自己並不值得他如此犧牲。不管娉婷的婉拒,楚北捷對月起誓,今生隻愛她娉婷一人,決不相負。

娉婷感動得不能言語,卻不能給予回應,一個是大晉的鎮北王,一個是大燕的侍女,他們之間注定隔著萬裏鴻溝,隻能遙遙相望。娉婷多麽希望,楚北捷隻是一個普通人。當夜,楚北捷看著娉婷的容顏,安然睡去,可是當他再睜開眼睛,娉婷已經獨自離開了。

另一方麵,晉王收到了燕王的親筆信,燕王在信中表示要不惜一切代價換回白娉婷。晉王在張貴妃的提醒下意識到娉婷也許有著比十五座銅礦更大的價值,便親自到牢裏審問冬灼。冬灼敵不過晉王的信口雌黃,誤以為娉婷在他手中而且性命垂危,隻好說出了娉婷的秘密。原來白家有一部家傳兵書,就在娉婷的腦子裏,有傳言稱,得兵書者得天下。

得知這麽一個秘密,晉王決心得到娉婷。於是,他命人將冬灼掛在了城牆之上,並貼出了公示,意在引出娉婷。救人心切的娉婷沒有意識到這是個陷阱,在看到公示的當晚就到城牆下想救出冬灼。楚北捷及時出現阻止了她,娉婷這才發現冬灼的腳上係著細絲,而那些細絲連著是一個個鈴鐺。隻要鈴鐺一響,三百禁衛軍就會傾巢而出。

娉婷希望楚北捷能想想辦法救自己和冬灼,楚北捷一開始還在追問她為何不告而別,最後卻直接割斷了繩索,救下冬灼並將他交給了娉婷。緊接著,楚北捷喚來自己的戰馬,讓娉婷帶著冬灼離開。同一時刻,禁衛軍果然將他們三人包圍。在楚北捷的幫助下,娉婷和冬灼趕來城門關閉之前逃出了晉國。娉婷將冬灼送到安全的地方,交代他去找何俠會合,自己則策馬折返,她知道,楚北捷這是犯了叛國之罪,極有可能被處死。雖然楚北捷是敬安王府的仇人,但是娉婷不能眼看著楚北捷死,畢竟他是為了救自己。

如娉婷所料,楚北捷被關在了天牢。晉王本已封鎖了消息,三軍中卻不知為何傳出了楚北捷通敵叛國的傳言。朝野上下都懷疑楚北捷的忠心,還有人在朝上提出對楚北捷的質疑,晉王隻好謊稱楚北捷患了痘病,不宜見風,並下令如果再有人造謠就殺無赦。

下朝之後,晉王去天牢看望被囚禁的楚北捷,他表示會想辦法在三天之內抓到娉婷,到時候楚北捷隻要親自動手殺了娉婷,就可以保住戰神的名譽。楚北捷聞言激動不已,他表示自己可以為了晉王攻城掠池,也可以為了大晉戰死沙場,唯獨不能為了保住自己的虛名殺了他最愛的女人。

孤芳不自賞第6集劇情介紹

不管晉王是做出警告還是苦口婆心勸說,楚北捷都不願意為了自己犧牲白娉婷。晉王恨鐵不成鋼,他暗示楚北捷,他通敵的消息不脛而走,極有可能是娉婷和何俠串謀所為。但楚北捷並未有所動搖,晉王氣極,隻能先讓人將在被抓捕時身受重傷的楚北捷送回王府,並請了太醫為他診治。

如晉王所料,通敵一事確實是何俠所為,他故意讓人去晉軍軍營散播謠言,可惜那個人最後背叛了他,還聯係了燕軍來抓他,雖然他最後順利和冬灼逃脫了,但也一次落入了沒有援兵的艱難境地。

娉婷與何俠不同,她無意利用這次的事件對付楚北捷。所以,她連夜趕路回到了晉國,並孤身進宮麵見晉王。麵對晉王的詢問,娉婷表示自己此行是來還楚北捷的債,並主動提出讓楚北捷當眾殺了自己以正視聽。晉王本就有意犧牲娉婷來救楚北捷,畢竟楚北捷等同於他的臂膀,但見娉婷自投羅網,他卻要求她默寫兵書來換楚北捷的自由。

出乎晉王意料的是,娉婷一口答應了下來。一旁的張貴妃見狀故作為晉王解憂,請纓監督娉婷默寫兵書。晉王還以為張貴妃真的善解人意,卻不知道她分明是被嫉妒蒙蔽了心。之後,娉婷在張貴妃的芳沁殿內默寫兵書,但她卻有意無意地激怒張貴妃,致使張貴妃先是命人掌摑她後又鞭笞她,而她的兵書自然也因此沒有默寫成功。

楚北捷從楚漠然那裏聽到娉婷在芳沁殿的消息後,心急如焚地趕來時,娉婷已經滿身是傷,清秀的臉蛋上也紅腫一片。楚北捷不顧張貴妃的阻攔,執意帶娉婷離開。張貴妃火從心起,故意用花瓶碎片劃傷了自己的手臂,然後哭著去找晉王,指認楚北捷不僅帶走了娉婷還傷了自己。

晉王出宮追趕楚北捷,卻發現楚北捷帶著娉婷去了軍營。當著三千將士的麵,楚北捷坦白了娉婷的身份,並將二十年前白父為救自己而身受重傷甚至撒手人寰,隻留下娉婷孤苦伶仃一事慷慨激昂地說了出來。娉婷對於楚北捷來說,不僅僅是恩人,更是他發誓守護一生的妻子。同時,楚北捷為娉婷正名,讓將士們都知道,她並非妖言惑眾的妖女,而是心懷黎民的俠義姑娘。

不僅如此,楚北捷還立下誓言,如果晉王非要逼他親手殺妻,那他隻能先橫劍自刎。將士們都為之動容,紛紛喊話支持楚北捷,表示相信他對大晉的忠心。站在不遠處的晉王看到這一幕,心中百感交集,最後也沒有出麵。

隨後,楚北捷將娉婷帶回鎮北王府,還特地吩咐廚房給她煮了燕地小吃。楚北捷的真心相待讓娉婷感動不已,她終於喊了楚北捷一聲“王爺”,而不再是冷冰冰的“楚北捷”,兩個人之間有什麽東西正在起著微妙的變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