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7-8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7集劇情介紹

十年前,白蘭王朝與大涼戰後言和,白蘭皇室送了耀天公主到大涼作為人質。日前,白蘭新王駕崩,整個白蘭皇室隻剩下耀天公主這一血脈。白蘭現在由老丞相貴常青一手掌控,他命人帶兵前往大涼接回耀天把持朝政。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貴常青這是打算挾天子以令諸侯。耀天也並非愚笨之人,她刻意取道大晉,打算拜訪晉王。接到消息的晉王猜到耀天是有意與大晉交好,以此保自己性命無憂。

此時,以貴將軍為首的皇室車隊正在趕路,途徑何俠和冬灼棲身的茅草屋。已經無處可去的何俠心生一計,他一路跟著車隊,趁著車隊在軍營營地歇息時,偷偷潛入耀天的營帳內迷暈耀天並擄走了她。

何俠將耀天帶到了野外,等她醒來後,便當著她的麵釋放了她身上的信號彈,通知她的侍衛來救她,目的在於讓她可以放心地和自己交談。隨後,何俠不緊不慢地表明身份,表示願意為白蘭效力。耀天同情何俠的遭遇,但也對他有所保留。很快,貴將軍帶人趕來,想捉拿何俠,耀天卻表示何俠是自己的貴客,並鄭重邀請何俠到自己的營帳和自己長談。

在耀天的營帳內,耀天和何俠立下口頭盟約。雖然明知何俠的身份可能會給白蘭帶來災禍,但想到自己在白蘭的地位尚不穩固,耀天還是決定將何俠納入麾下。而何俠找到靠山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冬灼潛入鎮北王府找娉婷。

冬灼表示何俠在三分燕子崖等著娉婷,娉婷猶豫再三,還是選擇了和冬灼離開。為了保險起見,娉婷與冬灼分頭行動。楚北捷隨後發現娉婷不見了,他策馬直追,在三分燕子崖追到了娉婷,但同時迎接他的,還有帶人埋伏在此的何俠。

楚北捷認為是娉婷與何俠裏應外合設伏,娉婷並未否認,隻是希望能以此換來和楚北捷的五年止戰之約。楚北捷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她,但是,楚北捷不願意放她回到何俠身邊。麵對楚北捷的執著,娉婷能給的隻有一句對不起。

何俠承諾隻要娉婷回去,他就放過楚北捷。因此,娉婷幾乎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走向何俠。再次被娉婷放棄的楚北捷留下了自己的離魂劍,隨後離開了燕子崖。看著楚北捷離去的身影,娉婷癱坐在地上,感到心如刀割。

楚北捷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他回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晉王遞了辭呈,請求歸隱山田。但晉王卻將他的辭呈丟還給他,表示可以許他五年之約,隻是要求他走一趟大燕,拿回自己要的東西。楚北捷為了守住和娉婷的約定,唯有應允。

孤芳不自賞第8集劇情介紹

此前,燕王答應拿十五座銅礦交換白娉婷,但娉婷半途被劫,他便出爾反爾,沒有履行約定。這次晉王答應楚北捷的五年止戰之約,條件就是他要走一趟燕國,拿回十五座銅礦。楚北捷於是帶著楚漠然前往燕國麵見燕王,得知楚北捷和白娉婷立下了五年之約,又被有戰神之稱的楚北捷拔劍相向,燕王唯有將十五座銅礦如約奉上。

另一邊,娉婷在何俠安排的人的護送下回到了敬安王府的別院。這別院屬於敬安王府名下,按理說應該也被燕王查封,但這府邸卻似乎並沒有受到打擾。娉婷的心中有了第一個疑問,之後,她又在別院中的一個房間裏看見了許多寶箱,而運送寶箱的那些人有著一口白蘭口音,這使得她心中浮現了第二個疑問。

娉婷在查看寶箱時,和冬灼單獨騎馬趕路的何俠恰巧來到,他並不詢問娉婷為何在這裏出現,而是轉移話題將她帶出了房間。隨後,何俠讓冬灼將楚北捷留下的離魂劍交給娉婷。娉婷拿著離魂劍,瞬間移不開眼神,卻不知道何俠正在暗暗觀察她的表情。

娉婷覺得離魂劍應當是立下盟約的信物,何俠卻意有所指地表示楚北捷是故意留給娉婷的。娉婷敏銳地察覺到何俠對她和楚北捷的關係產生了懷疑,但她卻無法將解釋的話說出口。何俠又故意逼問娉婷是否可以親手殺了楚北捷,看到娉婷沉默,便若無其事地將話鋒一轉,言明這件事應該由自己完成。娉婷知道何俠這是在敲打她,提醒她楚北捷和敬安王府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這對青梅竹馬一個步步緊逼地試探,一個防不勝防地掩飾,兩個人之間開始有了裂痕,娉婷明知如此卻也無可奈何。這番談話過後,何俠立刻吩咐冬灼將房間裏的寶箱轉移,並告訴冬灼,現在的娉婷已經不是在敬安王府長大的那個白娉婷了。第二日,冬灼給傷勢還未痊愈的娉婷送來熬好的藥,娉婷趁機追問冬灼,想解除心中的疑慮,原來她的心中已然產生了第三個疑問,昨日風塵仆仆趕來的何俠,身上的外衣竟然是涼人的。

但冬灼卻為難地表示不能告訴娉婷,娉婷意識到何俠對她已經有了防範之心,他不再是那個對她毫無保留的少爺了。而且,何俠一直派人守著娉婷,表麵上是保護娉婷,實際上卻限製了她的自由。

另一方麵,楚北捷完成任務之後,與楚漠然趕路回晉。途中,他看見一個哼著小曲的小男孩,便詢問曲子的名字,得知是大燕的思歸曲。當年楚北捷和娉婷分別時,娉婷就哼了這首曲子送別他。想起摯愛娉婷,楚北捷心生悵然,他以葉為笛,吹奏了一曲思歸曲。

巧合的是,楚北捷正在別院的附近,別院裏的娉婷聽到曲子後衝出去想要找到聲音的來源,卻遭到衛兵的阻攔。最後曲子終了,她也沒有找到吹奏之人。不被信任的感覺讓娉婷很不好受,她讓冬灼轉告何俠,她並不是他的囚犯。

此時,耀天已經在貴將軍的護送下來到了大晉麵見晉王。貴將軍及其軍隊皆攜帶武器,被攔在殿外。耀天不卑不亢地向晉王解釋道,白蘭軍隊明文規定,軍人在外,武器不可離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