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9-10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9集劇情介紹

白蘭皇室軍隊已入大晉境內,晉王親自在大殿之上接待了耀天,還破例允許白蘭的士兵攜帶武器進入大殿。隨後,耀天命人給晉王呈上她準備的禮物,其中包括兵器和寶馬,晉王則回贈了一件以價值百兩黃金的金線縫製而成的錦服。耀天一番推辭後收下,然後故作悵然地提起絲綢在白蘭的稀缺。晉王聞言,表示隻要開通白蘭關口,連接其與大晉的商道,這個問題便可迎刃而解。耀天再三表示自己沒有足夠的權力做出這個重大的決定,話裏話外都充滿了欲言又止的意味。

這之後,耀天與賢良淑德的王後相談甚歡,晉王去看望二人時,耀天才在王後的進言下,說出了在朝堂之上沒有明說的一番話。她告訴晉王,涼白商道由大涼和白蘭共同擁有,在她離開大涼返回白蘭時,涼王曾經威脅她,不可與大涼之外的國家互通商道,而且必須和大涼保持一致,提高關稅。晉王聞言怒不可遏,在他來到王後寢宮之前,就有士兵來報,稱近日大晉進出大燕的商隊屢屢遭劫,僅存的活口都表明是涼人所為。兩相刺激之下,晉王當即承諾耀天,隻要她回國後打開關口,大晉十五日之內必出兵大涼。

事實上,所謂的涼人打劫商隊,不過是耀天和何俠裏應外合,營造出來的假象。何俠帶著一幫白蘭士兵假扮涼人打劫大晉商隊,耀天則在晉王麵前故作為難地說出被涼王脅迫一事。這樣一來,大涼滅於大晉之手,白蘭則得到了大晉這棵參天大樹的庇佑。

白娉婷日前看到的那些箱子,就是何俠打劫商隊所得。雖然何俠並沒有把真相告訴娉婷,但娉婷已經猜到了一二。她選擇了留書離開,卻被冬灼攔了下來,冬灼將她帶到了長公主和敬安王的墓碑前,何俠正在祭拜二老。娉婷跪在了墓碑前,當年她的父親臨終前要她將家傳兵書背下,又教她到敬安王府找長公主,憑著心裏這本兵書留住了自己的性命。十多年來,長公主和敬安王視她如己出,還有意將她許配給何俠。

娉婷十分感激王府的養育之恩,她也曾想過嫁給何俠,永遠在他身邊做他的軍師。但現在,她不得不承認自己愛上了楚北捷,那個一腔熱血地對月起誓,承諾永不負她的男人。她也知道,因為自己變了,何俠也變了,變得對她有了疑心,不再全心全意地相信她。所以她才要離開,她不能幫何俠殺了楚北捷,也無法為了楚北捷背叛何俠。

在父母的墓碑前,何俠質問娉婷是否真的愛上了楚北捷,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娉婷承諾不會去找楚北捷,但她也不能繼續為王府效力。到底是有十幾年的感情在,何俠沒有狠下心殺了娉婷以絕後患,而是將她斥作敬安王府的叛徒,表示王府與她從此恩斷義絕,要她遠遠地離開。懷著愧疚和感激,娉婷獨自背著行囊,離開了何俠的身邊。

另一方麵,晉王已經決定出兵大涼,他舉辦了盛大的宴會,期間宣布了和大燕的五年止戰之約,也同時下令楚北捷討伐大涼。楚北捷雖有不願,但無法違抗軍令,唯有應承下來。這時,晉王突然感到身體不適,提早離席,楚北捷心有疑慮,跟著出去,卻發現晉王遣散了隨從,拿著一個盒子,裏麵裝著幾顆金丹。晉王要吞服金丹時,手指不聽使喚,將盒子打翻在地,金丹也散落一地。

楚北捷上前幫晉王拾起,晉王慌忙服下金丹,神色這才恢複如常。他叮囑楚北捷不可將今日所見傳出去後,就離開了。暗中藏起一顆金丹的楚北捷隨後去找了王後,詢問金丹的來曆。王後表示這是張貴妃的父親張尚書,拜托一名吳姓道長給晉王研製的丹藥,太醫也曾檢查過,並確認這是強身健體的補藥。

孤芳不自賞第10集劇情介紹

得到晉王的承諾之後,耀天回到軍營與何俠會合。她非常欣賞何俠這一招借刀殺人,對他大加讚賞,並將他封為驃騎大將軍,與丞相貴常青一起統領三軍。貴將軍是貴常青之子,自然是向著貴常青的,他提醒耀天應該先過問一下貴常青,卻被耀天三言兩語駁了回來,他隻好忍氣吞聲。

出征前夜,楚北捷到晉王寢宮接調兵虎符,晉王提起會為他物色一個品貌俱佳的鎮北王妃,等他得勝歸來,就舉行大婚。楚北捷推拒不得,隻能謝主隆恩。本來要來給晉王送燕窩的張貴妃聽到了這番話,當場臉色陰暗悄悄離開了。

隨後,張貴妃扮成宮中太監的模樣跟蹤從晉王寢宮離開的楚北捷。被楚北捷發現後,她以娉婷的消息為誘餌,讓楚北捷跟著自己去了後院。楚北捷一心想知道娉婷的境況,沒想到張貴妃其實是想要借機向他示愛。他想離開時,張貴妃又趁他不備拿走了他腰間的虎符,致使他不得不留下來聽她把話說完。

張貴妃和楚北捷確實從小一起長大,當時晉王忌憚楚北捷在軍中的勢力,怕張尚書也為他所用,才納了他的女兒做貴妃。張貴妃一直喜歡楚北捷,而且她認為,楚北捷肯定也喜歡她,隻是懾於晉王的淫威所以不敢承認。楚北捷見與她解釋不清,也不顧禮數,自己動手搶回了虎符。他離開時,張貴妃突然告訴他,娉婷現在正在大涼,不出意外的話,今晚就會沒命。

楚北捷聞言方寸大亂,不管這個消息是真是假,他也不能坐視不理。於是,他即刻擊響軍鼓召集士兵,連夜趕往大涼。與此同時,娉婷正在大涼境外歇腳,身邊正好有一群同樣要前往域外的百姓在跳篝火舞。想著楚北捷,娉婷的臉上滿是哀傷,一位大嬸見她如此,主動過來與她搭訕,讓她喝酒暖身,還拉著她一起跳舞。也許是酒勁上來了,也許是悲傷過度了,娉婷隨著人群舞蹈起來。可惜沒過一會兒,就有一幫劫匪模樣的人衝了出來,對著他們痛下殺手。為首的人拿出娉婷的畫像,還說是鎮北王命他來送她上路。

幸好涼大將軍則尹的妻子陽鳳帶著家仆經過,這才救下了娉婷。陽鳳與娉婷自小相識,二人被稱為敬安雙琴,隻是後來陽鳳遠嫁到大涼,兩個人才沒有什麽機會再見麵。一見到陽鳳,娉婷就昏了過去。陽鳳把娉婷帶回了將軍府,對她好生照料。娉婷醒來後,在陽鳳麵前止不住地哭泣,陽鳳非常心疼這個兒時好友,尤其是得知她愛上的人就是大晉戰神楚北捷之後。

這次大晉與大涼開戰,則尹作為大將軍自然也要上戰場,就在陽鳳把娉婷帶回來的第二天,則尹已經帶兵出戰。陽鳳相信自己的夫君,哪怕對手是楚北捷,他一定也能得勝歸來。可是,鑒於娉婷對楚北捷的特殊感情,陽鳳擔心她受戰情影響,所以吩咐府中上下不可談論戰事,尤其是在娉婷麵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