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11-12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11集劇情介紹

雖然陽鳳一直想方設法隱瞞,就連則尹來家書,她也不在白娉婷麵前打開。但聰慧的娉婷已經猜出了端倪,陽鳳隻好把實情告訴她,表示不希望她在則尹和楚北捷之間左右為難,畢竟,不管是幫哪一邊,娉婷都不好受。娉婷還沒有做好再與楚北捷對戰的準備,可形勢已經不容她考慮。

很快,則尹送來家書,信上寫著他若戰死,就請陽鳳改嫁他人。晉王已經兵臨城下,一旦則尹守著的堪布城被破,大涼的首都也岌岌可危。雖然則尹驍勇善戰,但涼軍還是節節敗退,他已經做好了戰死的準備。這個消息大大刺激了陽鳳,她一時承受不住,昏了過去。大夫診治後,娉婷才知道陽鳳已經懷有兩個月的身孕。為了不讓陽鳳失去夫君,也不讓她腹中的孩子一出世就沒有了父親,娉婷毅然決定助大涼擊退晉軍。

隨後,娉婷進宮麵見涼王,表明來意,請涼王賜予兵符,讓她擁有三軍的指揮權。涼王得知娉婷就是和楚北捷立下五年止戰之約的人之後,答應了娉婷的請求。拿到兵符的娉婷前往堪布城,已經從陽鳳那裏得知消息的則尹高興地迎接了她。娉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了則尹一個巴掌,並告訴他,如果他連自己的妻子和兒女都保護不好,就沒有資格保衛國家。

則尹十分愧疚,可戰況確實不容樂觀。娉婷拿出兵符表明了身份,承諾會幫助則尹打退楚北捷。借助楚北捷不熟悉地形這一點,娉婷設下了引君入甕之計,讓則尹在與楚北捷對戰之時,將晉軍引入了附近的百裏茂林,利用地形的優勢,讓晉軍吃了場敗仗。

楚北捷帶兵撤退後,楚漠然也打聽到了娉婷的消息。得知娉婷安然無恙,而且極有可能就在涼軍軍營中和自己打對台,楚北捷心中有著欣喜,也有著期待。而這場難得的勝利讓涼軍士氣大振,也讓娉婷的才智再一次得到體現。則尹在欣喜的同時,也問起娉婷是否清楚大晉出兵緣由。原來則尹在和楚北捷對戰時,曾聽到楚北捷說起涼軍打劫大晉商隊一事,但他對此事一無所知。娉婷聯想起當日在王府別院時何俠的怪異行徑,終於明白了一切。但她並沒有告訴則尹真相,而是選擇了為何俠隱瞞。

此時,何俠已經陪同耀天到了白蘭境內,第二日,耀天就要回宮了。心事重重的耀天輾轉反側,正好看見何俠也在對月長歎。何俠十分理解耀天的感受,因為他也一樣是無依無靠,一個人生活著。不知是出於憐愛,還是有意接近,何俠對耀天百般安慰,還抱著她上房頂把酒言歡。在月色下,何俠幾乎就要吻住耀天,耀天及時阻止了他。不過,耀天卻表示,她並非不願意,隻是還沒有準備好。

何俠聞言笑著告訴耀天,大涼和大晉這一戰,不管誰輸誰贏,對白蘭都沒有好處,所以他要想辦法讓兩方都輸。也因為這樣,何俠不會和耀天回宮,他答應耀天,在他入朝前,他會為她備一份厚禮。耀天高興地表示會等著何俠回來,何俠又帶著耀天趕到了雲安城外,讓她看一看即將由她接管的土地,並提醒她,在外不可攻,內不可亂的現在,她要做的就是守。

清晨時分,何俠和耀天回到落腳的驛站,貴將軍正在四處找失蹤了的耀天。發現耀天是被何俠帶走後,貴將軍私下裏吩咐手下除掉何俠。

孤芳不自賞第12集劇情介紹

涼軍與晉軍兵力懸殊,白娉婷清楚隻可智取不可強攻,所以,她在來堪布城之前,就已經讓涼王通過其放置在大晉王宮的探子,將一種可令人昏睡十天的毒藥下在晉王的飯菜裏。這種藥,不管用什麽辦法都檢測不出來。內宮一亂,楚北捷肯定會立即退兵。

隻是,兩天時間已經過去,大晉內宮卻始終沒有傳來消息,楚北捷那邊也沒有什麽動靜。娉婷心裏滿是擔憂,這時,涼軍探子來報,稱晉軍駐紮在五十裏外,但深夜總有一小隊步兵出入百裏茂林。娉婷知道楚北捷這麽做一定有目的,但她一時猜不透是什麽。於是,她拜托則尹派探子再去查探,自己則開始查看各類書籍。經過一夜不眠不休的翻找,娉婷終於發現了楚北捷意欲何為。

原來,百裏茂林裏有一種三花樹,其毒液可以引來毒蜂,樹枝則可以熬製解藥。隻要晉軍將沾有毒液的箭矢射入堪布城內,涼軍將士定會遭受毒蜂攻擊,從而死傷過半,到那時,晉軍一舉攻城,涼軍不攻自破。而為了避免傷及自身,晉軍就要在攻城之前,將三花樹的樹枝熬成解藥喝下。熬製解藥隻需要一天半,算算時間,晉軍應該完成了這個工作了。

事已至此,娉婷隻能讓則尹為自己找來一張琴,她獨自在城前設帳,撥弦奏曲。此時,楚北捷已經帶著大軍兵臨城下,但他最終沒有下令施放毒蜂攻城,而是讓晉軍後退三十裏紮營,事後,他又獨自策馬到城門前與娉婷交談。娉婷這一招其實攻的是人心,如果楚北捷在眾目睽睽之下用毒蜂之計殺了她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一來肯定會激起涼軍的悲憤熱血,正所謂哀兵必勝,就算強大如晉軍肯定也無法抵擋;二來楚北捷會落了個不光明磊落的罪名,大大打擊了晉軍如虹的氣勢。

娉婷這一招可謂膽大妄為,也是下下之策,但真正讓北捷願意退兵的,並不是她的計策,而是她本人。對於楚北捷來說,區區一座堪布城,根本不及娉婷的半根頭發。這一仗,他輸給了娉婷,因為他不管做什麽事,都絕不會讓娉婷成為犧牲品。聽到北捷這麽說,娉婷想起那日在域外口口聲聲奉鎮北王命令要殺自己的人,心中不知是悲是喜。

在出城之前,娉婷就已經讓則尹帶著涼軍撤退至百裏茂林。而楚北捷在與娉婷交談時,已經猜到了這一點,他表示三個時辰後會再度進攻。隨後,北捷堅持送娉婷前往百裏茂林。娉婷離開前承諾北捷,如果這一次他因她而死,她會隨他而去。

新的戰鬥即將打響,涼軍在娉婷的指揮下紮營典青峰山頂,楚北捷也隨即讓晉軍進入百裏茂林。戰爭的首個要素就是斷敵後路,所以,娉婷第一時間派人在連接水源的六條清泉裏下毒。緊接著,她又讓則尹吩咐士兵在茂林中尋找晉軍的蹤跡,一旦發現,就從四麵八方進行騷擾,以達到擾亂軍心的目的。

而楚北捷比娉婷技高一籌,他吩咐楚漠然將士兵分成六支小隊,分別守在六條清泉處,時不時地出沒,引起涼軍的注意,但不與之正麵對抗。他自己則在這樣的掩護之下,孤身攀爬陡峭的雲崖,通過雲崖索道直達典青峰頂襲擊涼軍軍營。

等娉婷發現晉軍都在行誘敵周旋之計時,才從則尹口中得知還有一條索道可以通往山頂。山頂雖然占據著最大的水源,也有一定的地理優勢,但卻有明顯的缺陷,就是無法屯兵。隻要晉軍攻上來,涼軍就會變得很被動。

為此,娉婷讓則尹帶著一萬精兵前往山腰包抄攔截晉軍,爭取將其阻攔在避雷峰區域。另外,她又交代若韓將軍帶著一百精兵,去割斷雲崖索道。隻是,楚北捷的速度比娉婷想象的還要更快,則尹和若韓出發沒多久,楚北捷就已經闖入了軍營。為了解開困局,娉婷獨自策馬而出,直奔懸崖。楚北捷連忙追上她,不惜將她打落馬下來阻止她。

想到楚北捷曾派人來殺自己,娉婷不由得責怪他在自己麵前惺惺作態。楚北捷心急如焚地將娉婷摟在懷中,聽她如此說,便想到了張貴妃,但他無法解釋,隻好告訴娉婷,他可以以死明鑒。娉婷猶豫再三表示相信他,也終於坦誠她厭倦了這樣與他你爭我趕地互相傷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