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13-14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13集劇情介紹

聽到娉婷的心聲,楚北捷喜不自勝地將她摟緊在懷中。隨後,他們二人一起漫步林中,享受難得的安然。娉婷問起楚北捷打算如何處置則尹,楚北捷卻反問她自己幾時說過要處置則尹。原來,楚北捷之所以孤身闖入娉婷的營帳,就是為了避免兩軍交鋒時發生不必要的殺戮。他的心和娉婷是一樣的,娉婷以一人之力護一城之人,也是希望能夠避免傷亡。

不知不覺夜幕降臨,看著天上那輪滿月,娉婷想起楚北捷曾對月起誓,她笑言當時其實曾覺得他是個滿嘴謊話的登徒子。楚北捷聞言,將娉婷帶往跟前,用一個溫柔的吻證明了自己的心意。這個誓言,他二十年前就在心裏許下了,並非是一時興起。直到這時,娉婷終於承認自己的心早就給了楚北捷,她承諾會用餘生會回報他的真心相待。

這時,則尹和若韓已經帶兵追尋娉婷而來,楚北捷將娉婷抱上了馬,帶著她一起走。他哪怕窮途末路也要帶著自己的這份執著,讓娉婷對他的稱呼又從充滿敬畏的“王爺”變成了萬分親切的“北捷”。而娉婷的一聲“北捷”,讓楚北捷感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他們二人在則尹和若韓的追趕下上了雲崖索道,可行至一半,早就被割得斷了八分的索道承受不住他們的重量,致使他們一起墜落了山崖。在掉落過程中,楚北捷一直用身體護著娉婷。崖底是一片密林,有了樹枝的阻力,他們隻是摔暈了,並沒有性命大礙。

楚北捷受的傷比較重,所以比娉婷醒得晚。娉婷受的隻是皮肉傷,她連忙撕下衣衫給楚北捷包紮了傷口。夜已深,娉婷隨即到周圍找火把來照明,回來後卻發現有蝙蝠在襲擊昏迷的楚北捷,她不顧一切地衝上去用火把驅散蝙蝠。這時,楚北捷從昏迷中醒來,趕忙上前幫忙斬殺蝙蝠。隨後,楚北捷帶著娉婷逃到小溪邊的一個山洞裏。

娉婷本想為楚北捷尋找草藥,避免傷口發炎,但外麵已經下起大雨,楚北捷擔心娉婷的安危,拉著她不讓她走。娉婷隻好就地生火安頓下來,但楚北捷傷勢頗重,不多時便發起燒來。微弱的火光已經無法為楚北捷帶來溫暖,為了救他,娉婷不惜衣衫盡褪,與他相擁而眠,用體溫溫暖他。

這一夜對於娉婷和楚北捷來說意義非常,第二日,楚北捷燒退清醒。他十分享受和娉婷的獨處時光,娉婷也不再掩飾自己的情意,她告訴楚北捷,她這麽多日一直行拖延戰術,就是在等王宮的消息。楚北捷好奇是怎樣的消息,娉婷俏皮地賣了個關子,但她也告訴楚北捷,不管那個消息是什麽,最後都會是誤會一場,她不會傷害他,也不會傷害與他有關係的任何人。

此時,若韓已經帶人找到了山洞附近,聽到他們的呼喊聲,娉婷決定自己出麵與他們離開,讓楚北捷先回晉軍軍營。走之前,娉婷許下承諾,表示會盡快到大晉與楚北捷團聚。

很快,楚北捷就帶著晉軍退兵回了大晉的建康城,則尹和若韓帶著一眾將士跪地感謝娉婷力挽狂瀾的大恩大德。娉婷交還兵符以後,感覺如釋重負,但這個時候她卻得知,楚北捷退兵並不是因為晉王昏迷導致都城大亂,而是晉王僅有的兩位小皇子死於非命。聽到這裏,娉婷一時急火攻心,昏了過去。

則尹將娉婷送回了王府,但娉婷醒來後,卻發現迎接她的不僅僅是好友陽鳳的懷抱,還有滿懷惡意的何俠。原來,娉婷給涼王的那副藥方,是她和何俠一起研製的,可讓身強力壯的成人昏迷十年,但用在幼兒身上卻是致命的毒藥。何俠發現娉婷使用這副藥方後,便暗中把藥效告訴了涼王。涼王斟酌過後決定對小王子下手,把密信和藥方寄到了張尚書的手上,由張尚書派人完成了這件事。而張貴妃對此事也是知情的,她和張尚書意圖篡位,妄想成為大晉最尊貴的人,而楚北捷不能為他們所用,就是非除不可了。

小皇子一死,楚北捷就會變成間接害死皇室血脈的人,這下子,不管他如何戰功赫赫,都難逃一死了。同時,這也極有可能會讓娉婷失去楚北捷對她的信任。何俠的這一招,可謂狠辣至極。

孤芳不自賞第14集劇情介紹

打擊了白娉婷一番之後,何俠得意地離去。他走後,娉婷與陽鳳依依惜別,緊接著便收拾東西離開了將軍府。途中,一幫黑衣人攔住了她的去路,欲將她殺之而後快。不過,早就料到何俠有此一招的娉婷已經聯係過了則尹和若韓,在他們的幫助下,娉婷安全脫身。黑衣人僅留一個活口,娉婷讓此人轉告何俠,要殺她,就親自來。隨後,娉婷在則尹及其手下的護送下往大晉趕,她要實現她對楚北捷的承諾。

與此同時,王宮裏的王後因親生皇兒的猝死而一病不起,晉王既心疼又愧疚,差點問罪太醫。王後雖悲痛不已,但仍是勸說晉王不要傷及無辜。這時,宮人來報,稱張貴妃已經找到了下毒的小太監。晉王立刻趕到天牢,逼問受審的小太監。一旁的張貴妃意有所指地提醒小太監為了他的家人著想,當心兔死狗烹,小太監猶豫再三說出了娉婷的名字。

晉王氣極,一劍殺死了小太監。當夜,他留在張貴妃寢宮,心裏眼裏滿是哀傷和內疚。他不敢麵對傷心欲絕的王後,因為怕想起死去的皇兒,畢竟他也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張貴妃趁機在晉王麵前將這次的下毒事件和楚北捷聯係在一起,想到楚北捷在晉涼之戰中竟然為了娉婷退兵三十裏,錯失攻城時機,晉王不禁也懷疑起楚北捷的忠心。

兩位皇子是晉王唯一的後人,皇子已逝,儲君之位就成了眾人虎視眈眈的目標。楚北捷作為大晉戰神,最有權力也最有聲望,如果此時他起兵造反,必定輕而易舉就能顛覆朝綱。思及此,晉王連夜宣了張尚書進宮商議。

第二日一早,楚北捷帶著晉軍回到都城,晉軍被張尚書以小皇子喪期,遠征之兵不宜進城為由擋在了城門外。同時,張尚書表示晉王要親自賞他,所以要帶他見晉王。楚北捷在回城之前,已經聽到了消息,得知小太監臨死前供出幕後主謀是娉婷。他也知道,晉王一定會將深愛白娉婷的自己與這次事件聯係到一起。所以,明知張尚書是在請君入甕,楚北捷還是義無反顧。

楚漠然也看出張尚書來意不善,他請求楚北捷讓自己陪同進城。張尚書表示漠然作為親將可以一起進城,楚北捷忍不住逼問他鎮北王府是否已經被抄。張尚書見沒能把楚北捷騙進城,狗急跳牆想用暗器襲擊他。漠然眼疾手快地打落暗器,並製服了張尚書。

其他將士也紛紛舉起兵器,表現出對楚北捷的追隨之心。張尚書見狀,直接給楚北捷扣上與人合謀篡位並因此殺害小皇子的罪名,直指他狼子野心。楚北捷對晉王的忠心日月可鑒,他問心無愧,所以遣退了漠然和將士們,孤身一人與張尚書進了城。

然而,張尚書將楚北捷關在了不見天日的天牢,命人對他嚴刑拷打,要他承認下毒的罪行。楚北捷要求見晉王,張尚書卻表示晉王已經將這件事全權交給他處理了。至此,張尚書的野心可見一斑,他要的不僅僅是位極人臣,而是讓張家登頂王位。他早就在給晉王的金丹裏麵做了手腳,現在隻要沒有了楚北捷的庇護,晉王就如一隻沒有爪牙的紙老虎,任他處置了。

另一方麵,得知楚北捷被懷疑的王後不顧身體未愈,親自麵見晉王,以整件事的疑點勸說晉王不要被憤怒迷失了心智,造成親者痛仇者快的遺憾,畢竟,小皇子走後,楚北捷就是晉王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親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