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芳不自賞》第15-16集分集劇情

孤芳不自賞第15集劇情介紹

晉王對楚北捷又愛又恨,王後的規勸他不是不懂,但卻不知該不該聽從。心事重重的晉王來到宗廟之中,看著已逝母後的牌位,他的思緒飄回了許多年前。當年,晉王新皇繼位時,楚妤帶著年幼的楚北捷回到皇宮找太後幫忙。原來,身為域外之人的楚妤曾是先皇妃子,先皇駕崩時,楚妤是被點名的殉葬人。當時楚妤已身懷龍胎,太後發現這件事後,大膽地偷梁換柱,放她回了域外。

回鄉途中不幸身染瘟疫的楚妤不為族人所容,幸好遇上了白娉婷的父親,才得以保住性命。但她生活艱難,擔心楚北捷跟著自己會受苦,唯有帶著他回到皇宮求太後收留他。太後表示可以收留楚北捷,但他不能用皇姓司馬,也不能是大晉明麵上的繼承人,同時,太後暗示楚妤,她不能留在這世上。為了楚北捷能安然生存,楚妤懸梁自盡。晉王年紀尚幼,但也明白了太後如此安排的原因,他主動請求太後留下楚北捷的性命。太後本來有意滅口,見晉王宅心仁厚,便也動了惻隱之心,讓楚北捷留在了晉王身邊。這麽多年來,晉王全心全意地栽培楚北捷,將他視作唯一的心腹。如今發生的一切,讓晉王忍不住失聲痛哭,他痛心於自己那麽信任的人竟然在背後捅了自己一刀。

另一邊,娉婷在則尹和若韓等人的護送下潛入了建康城。若韓出去打聽時,看到街上已經貼出了告示,明日午時將在皇宮內處斬楚北捷。為了防止士兵動亂,晉王調派了大量人手駐守皇宮,僅憑則尹帶來的一百二十人,想要硬闖根本是不可能的。為此,娉婷找到了軍營中的楚漠然,希望她助自己闖宮營救楚北捷。可是,楚北捷進宮之前曾交代過楚漠然,不可輕舉妄動,他相信作為一代明君陛下一定會還他一個清白。楚漠然認為如果此時闖宮,一定會陷楚北捷於萬劫不複之地,所以他拒絕了娉婷的請求。

則尹和若韓,還有那一百多人都是為了娉婷不遠萬裏而來,娉婷必須讓他們安然地回到家鄉。因此,第二天,她利用在眾人連夜趕工下完成的大型紙鳶,飛入了皇宮之內,在禁衛軍的包圍下,來到了大殿之上,晉王的麵前。她完全不澄清自己被扣上的下毒罪名,隻是跪求晉王莫要聽信讒言,殘害忠良。

晉王命人鞭打娉婷,娉婷以柔弱身軀硬生生扛了下來。她以鮮血為墨,寫下家傳武侯兵法其中兩句,並表示願意全部釋義奉上,也願意以死謝罪,隻求楚北捷安好。晉王卻告訴娉婷,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殺楚北捷,他隻是要拿楚北捷引誘娉婷前來。同時,他告訴娉婷,既然她求死,那就要死在楚北捷的手裏,還楚北捷一個清白。

這時,楚北捷已經在晉王的安排下,沐浴更衣後來到了大殿。他質問娉婷下毒事件的始末,娉婷對所有指控供認不諱,楚北捷當場拔劍要殺了娉婷。千鈞一發之際,則尹也利用紙鳶飛進皇宮,他在楚北捷的劍下救下了娉婷。楚北捷轉而與則尹大打出手,招招不留情。眼看則尹原本戴著的麵具被挑落,楚北捷的劍已經逼近他,娉婷不顧一切地撲上前擋下了這一劍,她不能讓陽鳳和她的孩子失去則尹,也不能辜負則尹不遠萬裏追隨的誠意,此次前來,她就已經抱著必死之心,她隻要楚北捷安好。

孤芳不自賞第16集劇情介紹

白娉婷本就因鞭刑而身受重傷,楚北捷這一劍正中她的胸口,讓她如一張輕飄飄的紙,倒在了楚北捷的懷中。閉上眼睛之前,娉婷撫摸著楚北捷的臉頰,對他說了一句對不起。雖然小皇子並不是她所害,但藥方卻是出自她手,是她親手將這個她愛的男人推向了懸崖邊。

此時,則尹也被禁衛軍團團圍住,他孤身救友,沒想到卻目睹了有情之人相愛相殺的一幕。由於楚北捷不讓人靠近,晉王身邊的太監隻能稍遠地看了一眼,從傷口的深度判斷娉婷已經死了。晉王想殺的人就隻有娉婷,不管是為了私情還是為了王朝,他都要留下楚北捷。所以,確定娉婷已死後,晉王當眾宣布皇子遇害一事到此為止。

有人提起如何處置闖宮的則尹,楚北捷出聲求情,他希望晉王能實現當時對娉婷的承諾,讓她的屍體安然回鄉,而則尹是最適合的護送人選。晉王答應了楚北捷的請求,則尹被當場釋放,楚北捷暗中吩咐他好好照顧娉婷,則尹聞言似乎明白了什麽。

當則尹把娉婷帶出皇宮時,宮門前已有一輛馬車等著他。馬車上是楚北捷摯友霍雨楠霍太醫的徒弟醉菊姑娘,她在則尹的手上帶走了娉婷。原來,楚北捷在進宮之前就料到這次是凶多吉少,他擔心娉婷有危險,早就已經做好了當眾殺了她這個唯一救她的辦法。八年前,楚北捷出戰時不幸中箭,所有太醫都束手無策,隻有霍太醫一人看出他還有微弱氣息,最終救回了他。因為那支箭離心髒隻有毫厘,隻封住了經脈,卻未傷及性命。楚北捷持劍所刺的,就是同個位置,他希望作為神醫之徒的醉菊,能像她的師父一樣妙手回春。

與此同時,楚漠然帶兵前來麵見晉王,他表示聽聞有人闖宮,擔心晉王安危,所以沒有經過通報就直接進宮了。心力交瘁的晉王表示了理解,並未責怪他。而群臣中的張尚書見狀,暗中撤下了安排好的弓箭手。原來,張尚書早就打著弑君的如意算盤,他以晉王之名將十萬大軍阻攔在城門之外,又用楚北捷引出了娉婷,如果楚北捷不肯殺了娉婷,他就有理由以共犯之名將二人誅殺,晉王就會死於亂箭之下;如果楚北捷殺了娉婷,楚北捷就會和晉王一起死,楚北捷還會背上弑君的亂臣賊子之名。

漠然突然帶兵出現,破壞了張尚書的計劃,他隻好讓人帶消息給張貴妃,提醒她從長計議。惡毒的張貴妃已經等不及了,有毒的金丹,晉王已服用三分之二,她認為晉王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當夜,張貴妃來到王後寢宮,遣散下人後在她麵前原形畢露,不僅承認了毒害小皇子的罪行,還將王後活生生地悶死了。可憐王後一生溫順恭良,從未有半分害人之心,到頭來沒了皇子,也丟了性命。

王後的貼身侍婢早已被張貴妃收買,幾個人在王後死後,立刻獻上了王後的鳳印,還表示王後生前留下遺言,要張貴妃繼任王後之位。這意思就是,名義上,王後會是病逝,她的死亡真相將被掩埋。

此時的晉王對此事還不知情,他宣布輟朝七日,以慰人心,楚北捷在向他報備之後,帶著楚漠然離開王宮。他們去的,是東山別院,醉菊正在那裏為娉婷療傷。娉婷的傷勢頗重,雖然性命保住了,但卻一直昏迷不醒。

另一方麵,耀天回到白蘭已有些時日,這天就是她第一天上朝議事的日子。上朝之前,丞相貴常青來向她請安,並提醒她早日納駙馬,誕下皇子來穩固朝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