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人》第1-2集分集劇情

韓劇被告人第1集劇情介紹

一名犯人的越獄打破了韓國月亭監獄的平靜,被警察追趕的犯人逃到了一條公路上麵,迎麵而來的汽車照亮了他的臉,他竟然是首爾中央地方檢察廳重案組精英檢察官樸正宇。

十分疼愛女兒的樸正宇早上親自送女兒上學,途中父女兩人還親密的進行互動,這很難讓人聯想到樸正宇是一個鐵麵無私、嚴正處罰的檢察官。首爾黑社會老大金勇周被謀殺的案件由樸正宇負責,他隻身前往殯儀館並成功逮捕金勇周的手下也就是犯罪嫌疑人申哲植。

樸正宇的剛正不阿讓很多犯罪分子心生忌憚,這次樸正宇的宿敵、車銘集團雙胞胎繼承者中的哥哥“車善浩”指使律師呂聖秀到檢察院找樸正宇,他以高額的工資作為誘惑想讓樸正宇離開檢察院轉行到律師事務所上班,樸正宇巧妙的借用妻子智秀之口拒絕了他。

下班後樸正宇回到家中與智秀恩愛的給女兒夏妍過生日,雖然他留給智秀和夏妍的時間很少,但智秀很支持他的工作,臨睡前樸正宇叮囑智秀明早叫自己起床。

樸正宇的記憶就停留在了夏妍過生日的那天,進入監獄後他時常夢見自己從前的時光,這也導致了他清醒時的神誌不清,其實他已經因殺害夏妍和智秀的罪名而入獄了三月之久。樸正宇不能相信這些,他反複的清醒與掙紮已讓獄友和獄警們見怪不怪,這次他因為襲擊監獄長而再次被關禁閉。在禁閉室中,樸正宇怎麽也想不明白事情的原委,隻能留下痛苦的眼淚和野獸般的嘶叫。

作為車銘集團雙胞胎繼承者中的弟弟車民浩性格狠辣,十分囂張的車民浩把嘲諷自己的陪酒小姐帶回別墅並將其殺害。這件案子由重案組檢察官樸正宇負責,樸正宇以雷霆之勢迅速得勘察了案發現場並找到了殺人凶器---高爾夫球杆。確定了車民浩為嫌疑人後,樸正宇帶領重案組人員前往車銘集團進行調查,這讓車善浩知道了弟弟車民浩所犯的罪行。車善浩在酒店找到車民浩並勸他自首,而對車善浩嫉妒已久的車民浩卻認為車善浩勸他自首的目的是為了獨吞財產。麵對樸正宇的步步緊逼,想要逃脫法律製裁的車民浩發現自己跟哥哥因為是雙胞胎而十分相似,受到啟發的他抄起酒瓶快速地襲擊了站在自己身後的車善浩。倒地後的車善浩仍對車民浩的所作所為感到難以置信,而車民浩不僅沒有悔悟,他還將車善浩的衣服及配飾全部取下,他將自己裝扮成車善浩的樣子並把穿著自己衣服的車善浩推下了高樓。保留一絲清醒的車善浩抓住屋簷沒有馬上墜樓,喪心病狂的車民浩隻是在一旁冷眼觀看,直到車善民由於體力不支而墜下樓去。整理好形象的車民浩就變成了車善民,他還細心的以車民浩的口吻寫下遺書用來證明墜樓而亡的人就是車民浩。內心惴惴不安的車民浩離開了房間,在酒店門口車善民的助理來接他回家,因為兄弟二人極為相似,即便是車民浩表現的並不鎮定但助理也沒有看出破綻。回到家後,車善民的妻子妍熙將車民浩認出,車民浩也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看出車民浩意圖的妍熙痛苦的跪倒在地,同時電視中傳出“車民浩”跳樓自殺的新聞。車民浩以妍熙兒子並非是車善浩親身兒子作為條件與妍熙達成交易,兩個人約定要幫助對方守護彼此的秘密。此時樸正宇趕到醫院察看“車民浩”的情況,雖然“車民浩”的遺書已經擺在了眾人的麵前但他仍不能相信車民浩會自殺。檢察院部長要求樸正宇將案件交接出去,而已經尋找到蛛絲馬跡的樸正宇並不想將案件草草結束。在樸正宇拿到了檢驗證據並得知最後離開酒店的人是“車善民”後,他便到醫院對“車善民”進行試探,直覺讓樸正宇發現“車善民”的疑點但樸正宇卻沒有證據,此時“車民浩”突然醒來,樸正宇搶先聽到了他的臨終遺言。“車民浩”的死讓“車善浩”鬆了一口氣,而此時的樸正宇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直覺,這個“車善浩”才是真正的車民浩。

韓劇被告人第2集劇情介紹

車銘集團的車會長就是車善浩和車民浩的父親,馳騁商界多年的車會長似乎沒有認出眼前的車善浩是車民浩偽裝出來的,他冷漠的告訴“車善浩”不必為死去的弟弟傷心而是要做好事情的善後處理,原本還擔心被父親認出的車民浩聽到這些之後內心產生了仇恨。在醫院裏車民浩遇見了長期在醫院療養的母親,神誌不清的母親認出了他就是車民浩,這一幕被樸正宇看在了眼中。此時車會長正在看著兩個兒子的照片獨自出神,對於已經失去一個兒子的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保護好現在唯一的兒子。

申請到屍檢令的樸正宇讓法醫確定死者的身份,但法醫發現死者的指紋已經全部被破壞,樸正宇讓車民浩做指紋檢驗來證明死者的身份,車民浩隻好忐忑的接受了樸正宇的要求,這讓車民浩對步步緊逼他的樸正宇懷恨在心。

車民浩偽裝的車善浩的指紋與真正的車善民的指紋高度匹配,從而證明了死者就是車民浩,但是樸正宇仍懷疑車民浩的身份。車民浩挑釁般的在樸正宇的麵前將車善民的屍體領走,隨後法醫單獨詢問車民浩,死者是否有佩戴眼睛的習慣,車民浩表示死者喜歡佩戴墨鏡,車民浩知道法醫的細致檢驗將對他造成了威脅。

檢察廳部長請樸正宇等人吃飯,席間部長讓樸正宇做好案件總結,而樸正宇正端著酒杯若有所思。此時正在開車回家的法醫跟一輛卡車相撞,而這一切都是車民浩的安排,受到牽連的黑社會老大金勇周被撞死亡,金勇周的這起案件也是樸正宇負責的。

車民浩以車善浩的身份出現在了媒體前麵,他還主持了車善民的葬禮。剛正不阿的樸正宇發現車民浩有尖銳物體恐懼症後,他便拿著帶有尖銳邊角的結案書來到了車民浩麵前,雖然壓抑著恐懼的車民浩勉強接過了結案書,但車民浩的反應都被樸正宇捕捉到了。隨著車善民屍體的火花,車民浩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樸正宇的追查讓他仍然不能輕鬆,他似乎要對樸正宇下手了。

樸正宇的好友、同為檢察官的薑俊赫向心理醫生谘詢樸正宇失憶的事情,心理醫生表示,樸正宇是因為無法接受事實而回避事實,所以他每次失憶後記憶都會回到夏妍生日的那天。

樸正宇殺人案件發生後,檢察廳部長迫於上級和媒體的壓力的不得不將樸正宇關押進監獄,樸正宇案件的二審即將開始,但卻沒有律師願意為樸正宇辯護。倔強又認真的徐恩慧為了能夠保留國選律師的身份,便主動提出要為樸正宇辯護,隨後徐恩慧發現樸正宇竟然是那個屢次讓自己敗訴的檢察官。樸正宇在監獄的形象讓徐恩慧想起自己因為冤案而入獄的父親,這也是徐恩慧堅持要做國選律師為犯罪嫌疑人辯護的原因。

薑俊赫到監獄探望樸正宇並試圖讓樸正宇相信事實,因為隻有樸正宇接受了這一切,他才有可能喚回記憶。案件的證據顯示,樸正宇是因為發現妻子智秀出軌而殺害妻子和女兒的,但樸正宇卻對此毫無記憶,更加殘忍的是,女兒夏妍的屍體因為樸正宇的失憶而至今沒有找到。臨別前,薑俊赫將卷宗交給樸正宇,他希望樸正宇能夠找回記憶。

有著暴力犯罪前科李聖圭,是樸正宇的獄友,熱心的李聖圭幫失去記憶的樸正宇介紹了獄舍的情況,樸正宇便默默的坐在了地上。獄友安睡的夜裏樸正宇躲過獄警的檢查後拿出卷宗研讀。犯人們放風的時候,樸正宇難得的也跟著出來了,李聖圭帶著樸正宇進行了運動。此時在樓上看著樸正宇的監獄長正在跟車民浩通話,原來這一切都是車民浩對樸正宇的陷害。車民浩在眾人麵前表現的跟車善浩一樣,這讓知道真相的妍熙憂心忡忡。

監獄裏新到了一批犯人,其中犯有教唆殺人罪的申哲植就是由樸正宇逮捕的。薑俊赫拿到樸正宇殺人案一審時的法庭記錄和樸正宇家的監控視頻,他想從中找到新的證據或疑點,同樣樸正宇也在獄中竭盡所能進行思考和回憶。

Back to Top